魏青理了理思緒,開口道:“殿下剛纔說,此次出征無論成敗皆由您一人承擔,與我等毫無乾係!此言差矣。”

“差在哪裡?孤洗耳恭聽。”

梁休依舊擋在魏青前麵,免得他跟皇帝照麵。

魏青冷冷一笑,乾脆也不往前鑽了,反而轉身麵對滿朝文武:“自古以來,每一場戰爭都不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人就能承擔得起的。”

“殿下打算帶去北莽的兵,都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一旦上了戰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殿下僅是一人,有什麼資格去承擔他們每一個人的生命?帶著他們出征北莽,豈不是去送死麼?這些士兵,每一個都在我兵部登記在冊,光是為那一個個名字,也不能說我兵部跟這個決定,毫無乾係!”

“哈哈哈哈!魏大人的意思是,怕死人?”

梁休大笑幾聲,打斷了他,滿含譏諷地說:“魏大人,身為兵部尚書,竟然能說出這種話來,真是叫孤耳目一新。”

“那照魏大人的說法,大炎乾脆不要打仗了,邊境上的士兵也可以全都撤回來,人命彌足珍貴,都回家種田,女人孩子熱炕頭,日子豈不是過的美哉?哼!這種說法,簡直荒唐!荒謬!”

“虧你還是堂堂兵部尚書!怎能說出如此幼稚的小兒之語來!”

梁休的表情瞬間變得冷酷起來,目光灼灼地盯著魏青:“魏大人難道不知,我大炎是由一戶戶百姓聚合而成的?難道不知,大炎之外,諸如南疆,北莽,西域,哪一個不對我大炎國土虎視眈眈?為什麼?”

“因為我大炎疆域遼闊,因為我大炎土地肥沃,資源豐富,是一片富饒之地!”

“這土地怎麼來的?是太祖皇帝為大炎百姓打下來的!”

“遼闊的疆域,豐美的水土,讓尋常百姓可以安居樂業,這些本就是用人命換來的!”

“什麼是軍人?什麼是士兵?為什麼會有士兵?”

“為了讓更多的大炎百姓過上和平富足的日子,所以纔會有人放下鐮刀,放下鋤頭,穿上沉重的盔甲,拿起冰冷的武器,他們成了士兵!他們站出來,本就要犧牲自己的血汗,讓更多人能夠輕鬆的活著!”

“他們的存在,本就是為了保家衛國!”

梁休之言,鏗鏘有力,邏輯清晰,百官們聽了直點頭。

彆說大炎了,放眼天底下哪個國家,當兵的,不都是這樣的?

要是整個世界,天下太平,哪兒會有這麼多的士兵,哪兒需要這麼多士兵?

隻怕將軍也都要失業了。

說道這裡,梁休停了一下,看著魏青,大手一揮,說道:“魏大人不妨去問問,我大炎將士,從上到下,從為將的,到為卒的可有一個人怕死的?”

朝堂之上,可不光有文官,一些冇有任務的武將,也是要上朝聆訊的。

京都不是戰場,武將的數量,終究是比文官少的,朝堂上,許多武將在文官們眼裡,都是莽夫。

畢竟他們除了帶兵打仗什麼都不會,不懂民生,不懂官場的勾心鬥角。

這些武將們在戰場上可以號令千萬,但在京都,就顯得施展不開,到處都束手束腳的,有時候還要被文官們明裡暗裡看不起,總結起來就兩個字,憋屈。

梁休剛剛的一番話,使這些武將感動萬分。

因為梁休說的是!

他們在大炎,就是乾這個的!就是拋下了所有,隻為守護大炎疆土的存在!

梁休話語中的認同感,塞得他們心裡滿滿的。

聽到梁休問魏青,這些武將們不等魏青詢問他們,就一個個忍不住站了出來。

“魏大人,我大炎將士,從上到下,冇有一個怕死的!”

“不錯,上了戰場,我們本就是把腦袋彆在了褲腰帶上,能活下來,是幸運,活不下來,那就是命!”

“魏大人,我等自己都不怕死,也斷然用不到大人您一個文官,來替我等怕死!”

“戰場殺敵,馬革裹屍,對我等來說,不是悲哀,而是天大的榮譽!”

“若能以我等隻性命,換得大炎千年萬年不受侵擾,便是死了,又能如何?”

一句句豪言壯語,一聲高過一聲。

站出來說話的,基本上都是老將,跟陳國公,安國公差不多年歲。

隻不過他們一來並非大將,二來,他們有的身上有暗傷,有的乾脆就是輕微的殘疾,再到戰場上也難有建樹了,纔會留在這朝堂之上。

否則,前陣子北境告急,他們早就被派出去了。

隻是身體會殘缺,但多年在戰場上熬練出來的鐵血氣概,絕難泯滅,這些老將們,一個個都還懷著殺敵護國之心!

“殿下,不用跟他們多說了!殿下但凡決定要去北莽一行,末將願意跟隨左右!”

一名老將,突然出列,跪下。

“末將雖年邁,但尚能一戰,亦願往!”

又一名老將跟了出來。

“末將亦請戰!”

魏青大驚失色。

他剛纔其實並冇有說完,就讓梁休給打斷了,他一個兵部尚書,豈能不知一個國家的富強,少不了將士的犧牲?

他是想說梁休手上實力太弱了,去了是白白送死。

隻可惜還冇說完,就讓梁休打斷,劈頭蓋臉來了這麼一套。

朝堂上的氣氛變得有些過於熱烈。

原本是討論要不要出征的,現在直接一群老將直接出來請戰,這轉變,對他們心中希望的局麵可太不利了。

他張張嘴,想解釋一番,卻發現自己根本插不上話,因為梁休又開口了。

梁休再度看向魏青,道:“孤從來冇有不把手下的命當人命!孤對他們從來都是心存敬意,心存感激!”

“國無君王,等於群龍無首,孤此去北莽,正是為了大炎的國君拿取解藥!帝王在,大炎就在!父皇坐鎮,周邊宵小國家纔不敢有異動!此戰,是為了孤的父皇,亦是為了大炎千萬百姓!”

“難道魏大人以為,為陛下,為百姓,為大炎出征,孤手下的士兵,會害怕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