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武將,許多文官也暗暗讚歎。

“殿下說話有理有據,鞭辟入裡,確實如此。”

“如此說來,倒是幾位尚書大人把殿下想得太過簡單了。”

“哎,身份不同,尚書大人官位高,但也是臣子。但殿下是太子,見解,角度,豈能同日而語?”

“不錯,是這麼個道理啊……”

被梁休懟了的當事人魏青聽著這些文武百官添油加醋,不由陷入了沉思,一言不發,眉頭緊皺。

劉溫不明所以,隻以為他是被懟硬直了,連忙站出來跟梁休對線。

“太子殿下所言,皆有道理。隻不過,出兵與否,不光要看殿下的意願,還要看有冇有這個條件。”

“行軍打仗,可不是有人有計謀就行,還要有錢有糧,得看我大炎,能不能做好後勤的支援。”

劉溫朝太子拱了拱手道:“下官不希望太子出征,實在因為國庫空虛,無錢無糧,三五個月內,根本無法滿足太子行軍的需求。”

劉溫是戶部尚書,管錢,管糧,是戶部的一把手。

他說國庫空虛,那應該就是國庫空虛。他說冇錢冇糧,那應該就是冇錢冇糧。

可梁休知道,這根本就不可能!

梁國公府的案子,纔過去多久?

這案子牽扯出來這麼多的世家大族,一半以上都抄家了,雖然隻抄了一半,但對這些豪族權貴來說,抄出來的東西,絕不能少了。

大炎如今是農業社會。

銀子的確有流通,對大炎來說也非常重要。

但要論最最最最最重要的,還是糧食,大炎的硬通貨,有兩種——銀子,和糧食。

萬一碰到災年,糧價暴漲,有銀子不一定能換到足夠的糧食吃,但有糧食的,就能安枕無憂,甚至可以趁機牟利。

豐年呢?

大炎農業技術水平目前還較為低下,即便真遇上了豐年,也不會增產多少,糧價會下降也不會降太多。

所以糧食甚至比銀子來說,在通貨屬性上,其實還更硬一些。

所以大炎的豪族權貴,家裡金銀存的有多有少,但家家都必然有自己的糧庫,而且地位越高的豪族,糧庫月充盈,幾乎年年都是滿的。

滿到要把陳糧拿去賣,騰地方給新糧。

那麼豪族權貴家中的糧食,能多到什麼程度呢?

打個比方,突然哢嚓一下,來了個連續十年的災害,年年顆粒無收。

不考慮賑災的情況下,窮苦百姓們靠著家裡那點餘糧撐不了一年就能都被餓死。

但權貴們靠著倉庫裡的糧食,養活一家人外帶家裡的下人們,依舊能生生把這十年給撐過去,而且頓頓都能吃飽。

就那麼多。

上次案子抄家,至少抄了有十幾個豪族,每家雖然隻查抄了一半,但那些糧食,也是真真兒的都充公了。

戶部冇糧食?搞笑呢?隨隨便便拿個十萬擔糧食出來,不跟玩似的?

但梁休知道,劉溫這是故意找茬。

他既然這麼說,就肯定已經準備好了,早就叫下麵的人,把國庫裡的存糧,要麼藏,要麼鎖,有人問就說冇有。

單純就是不想給糧草,不想讓梁休出兵罷了。

他大笑幾聲。

“嗬嗬嗬嗬嗬,我竟不知,國庫竟然如此匱乏,連萬數人出征所用的糧草都拿不出來了?劉大人,前不久牽扯梁國公府案子的那些豪族權貴,不是被查抄了麼?抄出來的糧食都存哪兒了?”

劉溫不慌不忙,緩緩說道:“殿下不理戶部政務,不知其中曲折。戶部的糧食,並非所有的都可以拿去做軍糧用,還有一部分要存起來,以備災年賑災所用。”

“前年大水,不少地方的莊稼都澇死了,陛下開國庫放糧賑災,用了不少,所以這次抄家回來的,已經都被存入了賑災糧庫之中,不能輕動了。”

劉溫麵上不顯,但心裡得意。

這兩天他們三個湊在一起想怎麼才能讓太子不出征北莽,想的腦袋都破了,各自想出了不少點子,就他這個,算是最實用的。

行軍打仗,冇糧食怎麼能行?殿下要出征,去吧,反正我這兒不給糧草,看你怎麼辦。

好在梁休早有準備。

他點點頭,連道三聲:“好,好,好!”

“劉大人這理由找的可比魏大人強多了。”

梁休稱讚一番,話頭突然一轉:“不過,既然國庫如此匱乏,身為太子,孤自然不能視而不見,畢竟國庫關乎我大炎國力。”

梁休看向龍椅上的炎帝,開口道:“父皇,兒臣想叫一個人上殿,送劉大人一件小禮物。”

炎帝不知道梁休又要玩什麼把戲,但他見梁休嘴角勾笑,就知道劉溫這糧草一事,根本冇難住他。

他想看看梁休要怎麼破局,便點頭:“準。”

“啪啪啪!”

梁休突然拍了三下手:“二哥,帶他進來吧。”

早就等在門口的和尚,帶著張雲初走進了大殿。

張雲初是張家家主。

所在的張家,也是豪族,可跟皇家比起來,那就是個屁。

他頭一次走上這金鑾殿,雙腿緊張得直打顫。

好不容易纔捱到了殿前,張雲初頭也不敢抬,直接跪在地上,三跪九叩:“草民張雲初,叩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和尚站到梁休身邊,梁休側身問:“都弄好了?”

和尚輕輕點頭,分開合十的右手,衝比了個OK的姿勢——跟梁休學的。

“抬起頭來。”

聽得炎帝召喚,張雲初戰戰兢兢把頭抬起來,但還是不敢看皇帝。

古代直視皇帝是大大的禁忌,身為張家族長,這點他還是知道的。

“張雲初是吧,太子說你有禮物要送給劉大人,拿出來瞧瞧吧。”

“是……”

張雲初取出一張單子,看清劉溫在哪兒,雙手奉上。

劉溫疑惑萬分地拿過來,順口問:“這是什麼東西?”

“我京都張家,唐家,李家……”

張雲初一口氣報了十幾個名字:“這些京中的小家族,聽聞太子殿下要出征北莽,特意募捐收集起來的一些糧草,總數一百萬擔,如今已經全都存進了戶部。大人手上的,就是……戶部的入庫憑據。”

“這這這……”

PS:晚上還有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