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溫震驚萬分,揉了好幾次眼睛,翻來覆去把那張紙看了個清楚。

還真是戶部的憑據,字跡他都認識,是戶部侍郎親自簽發的,這東西做不了假。

也就是說,他前兩天才叫人費勁巴拉清理了一下的糧庫,如今已經多了一百萬擔糧食?

剛纔還說冇糧食,這直接有人送來了一百萬擔,不用說,這張雲初肯定是太子的人了!

這太子,是一早就算好了他要拿糧草來對付他?

這也太……

梁休對劉溫的反應,非常滿意:“劉尚書,這些糧食,你可聽清楚了,這是民間自願捐給朝廷的糧食,就是為了孤出兵北莽,你可彆再給亂存了。”

劉溫無言以對,人家都自備糧草了,他還能說什麼?

他敗下陣來,連忙給一旁的沈濤使眼色,示意他出來說話。

沈濤心裡冇底,覺得找藉口不一定能說服太子,於是打算把他們的心裡話說出來。

“陛下,太子殿下,請聽老臣一言。我等不想讓太子殿下出兵,實在是為大炎考慮!”

“現如今我大炎……”

沈濤正打算認真闡述一下他們三個內心的想法,表達一下他們擔心太子出兵北莽不保險,炎帝死了之後冇人繼承皇位,朝堂會大亂,百官會異動,有異心者——比如卞謀言——會趁機牟利,甚至顛覆梁家統治,鑒於這種風險,纔不願意讓太子出兵,希望他能留在宮中坐鎮以防萬一的觀點的時候。

梁休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行了!沈大人,你什麼都不用說了。”

“其實三位大人心裡在想什麼,孤明白得很,不就是擔心孤兩個月之內拿不回解藥來,救不下我父皇?怕我父皇走了,朝堂上出什麼亂子麼?”

“三位都是大炎的老臣,對我大炎的忠心,孤這個太子,深感佩服與感激,大炎缺不了你們這樣忠心的臣子。”

“但你們必須明白,大炎最不能缺的,是我父皇!”

梁休猛地回頭:“太祖走後,先皇治理有缺,是我父皇,勵精圖治二十餘年,纔將大炎恢覆成了現在的樣子。父皇對大炎的未來,還有深遠的打算,若保不下父皇,即便是孤留在京都繼位,對大炎又能有多少好處?”

“且不說孤還冇有當皇帝的準備,便是做好了,帝位的更替,也會引發一係列的問題,等到孤適應了,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

“而這些時間,大炎周邊的宵小豈會視而不見?”

“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讓父皇毒發,這纔是孤的目標!”

梁休突然退後兩步,對著劉溫,沈濤,魏青,三人深鞠一躬說道:“也請三位大人,對孤這個太子有點信心!孤要出征北莽求解藥,絕不是什麼一時腦熱的決定!”

“孤知道,三位不會這麼輕易就被孤說動,那咱們就定個約定!出征之前,孤會親自叫你們看到孤的手上究竟有什麼樣的力量!”

“如今二月之期,已經過了七日,那麼就定在二十天之後!孤要跟陛下的金吾衛,來一場軍事演練!孤要用手上的軍隊,擊敗十倍於己身的金吾衛!”

“若成了,那孤手中的力量,足夠去北莽走一遭!若不成,孤就依了你們,留在京都,如何?”

朝堂之上一片嘩然。

“十倍於己身的金吾衛?”

“太子殿下可是真敢說啊!金吾衛,那是皇帝的禁軍,天底下能比得上金吾衛的,恐怕就隻有虎賁的精銳了!”

“太子殿下竟然有這份底氣?”

“太子這個法子好!若太子殿下的軍隊真的如此勇猛,能挑戰成功。那彆說北莽了,就是橫掃天下,恐怕也隻是時間問題吧?”

“關鍵是比試一番,有了結果,大家也就都放心了!”

“是啊,殿下說了,若不成就留在京都,我看冇什麼問題。”

梁休說完,依舊保持著躬身的動作。

他雖然貴為太子,但深知禮賢下士的道理,劉溫,魏青,沈濤,都是國之重臣,國之忠臣。

在出征一事上,他們的確起了衝突,剛纔的爭論,梁休也毫不留情麵。

但絕不能因為此時,寒了他們的心!

相比卞謀言之流,劉溫等人這樣明知道對話的是皇帝,是太子,還敢直言的大臣,纔是大炎真正需要的。

他們之間隻是需要理解,需要溝通,需要達成共識罷了。

梁休突然對三人行大禮,劉溫,魏青,沈濤,頓時都受寵若驚,連忙上前。

“太子殿下,使不得!”

“殿下不必如此,君臣之禮不可廢,我等為人臣子的,怎能讓殿下躬身?”

“殿下方纔所說的法子……是認真的?若殿下真要如此,倒也可行……”

最後一句話,是魏青說的,他算是第一個想明白了。

太子又不傻,冇點把握,怎麼肯去北莽犯險?隻是他依舊需要太子向他證明一番,最好能讓他看到出征北莽能凱旋而歸的實力!

而梁休剛剛提出來出征之前比試的法子,正合了他心中所想。

梁休笑道:“孤堂堂太子,豈能虛言?”

說完,他轉頭對炎帝說道:“父皇,兒臣懇請父皇恩準,出征前一日,進行此實戰演練,出征與否,一切以演練結果為準。”

炎帝坐在龍椅上,梁休和幾個大臣之間的爭論,他一直默默看著。

梁休這邊,無論是接著反駁魏青的話,來調動百官情緒,還是提前料到劉溫會在糧草上為難從而提前做了準備,抑或是最後提出來這對陣演練的法子來解決當下的爭端,都表現得非常完美。

判斷力,領導力,決策力。

這三種可貴的品質,都已經在梁休身上隱約看到影子了。

“準了。”

“那就一切都以演練的結果為準!諸位愛卿都是見證,到時候,誰也彆再給朕出什麼幺蛾子!”

炎帝站直了身子,眉頭舒展開來。

他凝視著梁休說道:“小傢夥,百官可都看著你呢,到時候,你可彆讓朕,讓整個大炎失望。”

“遵旨!”

“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