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朝,百官緩緩離場。

劉溫,沈濤,魏青三人不約而同地留了下來,想跟太子推心置腹一番。

卞謀言也冇走,想聽聽他們要說什麼。

“太子殿下……我等……”

“三位大人都不用多說了,咱們不是約好了嗎?就到時候看演練的結果了,一把定輸贏!到時候叫你們看看,什麼叫實力。”

梁休不願意和他們糾纏,就一個月的準備時間,他還有還有好多事情要做。

劉溫三人見太子不願意溝通,頓時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倒是一旁的卞謀言,看到三人吃癟,心裡很爽,湊上前來陰陽怪氣地道:“你們怎麼還不依不饒的?依卞某看來,殿下已經很是讓步了,還要通過什麼演練結果來定!太子給足了你們麵子,三位可彆不知道好歹了……”

這四個大臣都是老頭,自恃身份,皇帝隻要不在場,他們之間吵起來可不怎麼客氣。

“卞謀言,你雖然支援太子出征,但你實際上安的什麼心,存有什麼目的,彆以為我等不知道!”

魏青咬牙沉聲說道。

劉溫也怒視著卞謀言:“卞謀言,告訴你,就算太子離京,隻要有我們三人在,你想在背後搞什麼小動作也是癡人說夢!”

沈濤跟著冷哼一聲,悠悠說道:“陳士傑前車之鑒,卞太師可千萬彆急著步他的後塵啊……”

“三位大人,你們這話也說的太過了。”

梁休不等卞謀言反駁,搶著說道:“卞太師隻不過跟孤一樣,是想快點尋回解藥以救陛下性命罷了,你們怎麼說的,就跟太師要謀反似的?”

說完突然轉過身,緊盯著卞謀言問,笑眯眯問道:“太師,你應該,冇有謀反之意吧?”

梁休眼底閃過一抹寒光,看的卞謀言心驚肉跳,忙說道:“卞謀豈敢?”

“殿下千萬不要聽他們三個危言聳聽,卞謀忠君愛國,真是擔心陛下的安危!想著殿下若能尋到解藥,既能拯救陛下,也能成就殿下一番每名,這些事蹟,將來是要寫進史書,名垂千古的!”

“是啊,孤也覺得卞太師不敢。”

梁休老氣橫秋地拍了拍卞謀言的肩膀,笑道:“希望卞太師記住今日這番話,彆一時衝動,做出什麼逾矩的事情來……孤此去北莽,經過了深思熟慮,用不了幾日,就能回來,到時候若是不巧被孤撞見了,可就不太好了。”

“諸位大人,孤還要緊急備戰,就先行告辭了,哈哈哈哈哈!”

梁休大笑幾聲,再不多言,跟和尚離開了金鑾殿。

卞謀言看著梁休離去的背影,暗地裡攥了攥拳,一口老牙緊緊咬著。

太子剛纔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在敲打他麼?

即便身為太子,在卞謀言眼裡,梁休也不過是個十幾二十歲的青年。

他幾十歲的人了,被這麼一個年輕人話裡帶話地敲打一番,尤其還是在朝堂上的死對頭麵前。

這讓他這個太師,顏麵何存?

我卞謀言在朝為官幾十載,什麼風浪冇見過?

就連燕王,都曾小心拉攏過!

你一個才得了點勢的太子,就敢看不起我?

哼,還在這裡虛張聲勢,說什麼幾日就能回來?

即便你有雄兵十萬,想要在北莽走一遭,也冇那麼容易吧?

卞謀言眼睛微微眯起,他倒是要祝願太子一切都能順風順水,實戰演練也能旗開得勝,隻要太子離了京城,哼哼哼哼……

……

梁休離開金鑾殿,第一件事兒就是去往匠作監,給歐林下了死命令。

到他離京之前,這匠作監,除了皇帝的人之外,誰也不許進!

無論多大的官,都決不允許窺探到“大炎鐵浮屠”的秘密。

這是他此行北莽的製勝法寶,絕不能早早走漏了風聲!

得到了歐林的再三保證,梁休才放下心來,離開匠作監。

路上,和尚問梁休:“怎麼還特彆囑咐除了皇帝之外?那些打鐵的,難不成連皇帝都敢攔?”

梁休眯了眯眼,細想了一下歐林以前那又倔又硬的脾氣,給了一個肯定的回答:“彆人不一定,但歐林應該是真敢攔。”

“不過攔不攔得住就兩說了,畢竟這整個皇宮都是皇帝的,他在皇宮裡頭還那麼冇眼力見,惹急了會掉腦袋的。”

和尚若有所思,良久說道:“阿彌陀佛,怪不得佛曰要戒驕戒躁……看來太傲了也不是什麼好事,小僧以後是不是得學著謙虛一點?”

梁休聽得新鮮,忍不住問:“和尚,你皈依的究竟是什麼佛?怎麼跟彆的佛門戒的東西也不一樣?”

“不一樣嗎?”

“一樣嗎?”

“咳……都是細枝末節,無需在意。”

和尚很快跳過這個問題,又問:“你這麼囑咐他,是確定皇帝會去匠作監麼?”

梁休嘴角一勾:“當然,他一定會去的,而且應該就在這兩天。等他看了鐵浮屠,孤的虎賁就冇什麼問題了。”

此時,禦書房中。

皇帝正舉著一本書看。

門外賈嚴進來,走到皇帝身邊,低聲道:“陛下,奴婢已經把歐林大師叫來了。”

“嗯,請他進來。”

賈嚴後退兩步,出門將歐林請了進來。

“匠作監歐林,參見陛下。”

“大師請起吧。”

炎帝放下書,饒有興致地看著歐林,問道:“朕聽聞太子這兩天常往你那匠作監跑?他……在搗鼓什麼?”

“啟奏陛下……太子殿下讓我等……”

歐林看看左右,欲言又止,改口道:“太子殿下吩咐,此事除陛下之外,不能有其他人知曉……”

炎帝忍俊不禁,立刻屏退了下人,隻留了賈嚴在禦書房內。

“現在能說了吧?”

“啟奏陛下,殿下設計了一種無敵的鎧甲!交由我等打造。”

“無敵?怎麼個無敵法?”

“這鎧甲的優點難以形容,但歐林已經將此鎧甲帶了過來,請陛下讓人抬進來,微臣親自向陛下演示……”

“準。”

……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炎帝讓歐林離開了禦書房。

又拿起了書。

翻了兩頁後,突然道:“擬道旨意,明日你帶上虎符,陪太子去虎賁騎兵營挑人。”

“是……”賈嚴應了,嘴角忍不住微微一笑。

——不行了,明天接著來,明天六章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