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回到東宮,正好中午。

青玉早就做好了一桌飯菜等著。

今天在朝堂之上,梁休一番慷慨激昂,可是冇少費力氣,這會兒早就餓的前胸貼肚皮了,坐下來就開始扒飯。

這吃相看得一桌四女皺眉不止,太子這是經曆了什麼?

她們不知道,梁休現在是一寸光陰百寸金。

炎帝身上的毒藥不解,就隻有兩個月好活。

按照梁休自己的計劃,他最多也就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

這一個月,他不光要準備好出征,還要把京都安排得妥妥噹噹的,免得自己回來之後,京都就變了形勢。

南山工程走之前他必須看一眼,煤炭公司的股份也不能再拖了,吊胃口可以充當宣傳效果,吊的時間太久就適得其反了。

股份必須儘快賣出去一些,一是為了能回攏一些現銀,二是股份賣出去,入了股的家族就相當於上了梁休的船,京都不管出什麼亂子,這些人大抵都會站在梁休這一邊。

這就相當於把京中的勢力用一條無形的鏈子給鏈到一起,到時候,如卞謀言之流想要搞什麼破壞,這些人會自然而然站在梁休這一邊。

哪怕梁休不在京都。

隻有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了,梁休才能放心離開。

吃完飯,梁休正盤算著先乾什麼好的時候,賈嚴手下的小太監來傳話,悄悄告訴了梁休炎帝讓他去虎賁營挑人的事兒。

“哎呦嗬?這麼快?”

梁休本來想著,炎帝跑一趟匠作監親眼看到自己的傑作之後,怎麼也要明天才下決心給人。

畢竟那虎賁騎兵,一個個都是炎帝重金打造的寶貝疙瘩。

他根本冇意識到,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炎帝對他的認知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以前他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來,炎帝會不解,會生氣,往往到了最後出了結果,炎帝纔會恍然大悟,明白梁休根本不是在胡鬨。

而現在,無論梁休做什麼,有了之前的例子,炎帝都不會十分生氣和牴觸,隻會自己暗地裡猜自己這個兒子又要搞什麼把戲,猜不出來,自然會去主動求證。

歐林秘密帶著一副“大炎鐵浮屠”到了炎帝麵前,親自穿上,讓人在炎帝眼前刀砍斧劈,證明瞭鎧甲的防禦之強,又將馬鎧甲給炎帝看。

炎帝帶兵多年,看著鎧甲,腦子裡就已經能出現一隊騎兵穿上它們在戰場上衝殺的效果。

人和馬都刀槍不入,這樣的騎兵,豈非無敵?

炎帝也頓時明白了梁休一定要虎賁的原因。

這大炎的軍隊,乃至天下的軍隊,除了他精心培養出來的虎賁,恐怕冇有哪支隊伍的軍人能穿得起這樣重的鎧甲。

“你回去告訴賈公公,明日一早,我便去找他。”

“奴婢遵命,殿下還有什麼彆的要囑咐的嗎?冇有的話,奴婢就先告退了。”

“冇了,去吧。”

打發走了小太監,梁休立刻定下了今天要做的事情——該去一趟南山了。

“寶寶?”

錢寶寶正幫著青玉收拾碗筷。

東宮現在住著四個女人,除了羽卿華因為身份的原因跟其他三女不怎麼能玩到一起之外,其他三個算是相處的和樂融融的。

相互之間平時也不分階層,以姐妹相稱,幫著收拾碗筷都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看著眼前的景象,梁休不禁心中快慰,就算這四人以後都成了自己的太子妃,照這個形式,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勾心鬥角的。

到時候,他這個太子會很省心,不用擔心自己的穿越變成一出宮鬥戲。

聽到梁休的召喚,錢寶寶不免抬頭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乾嘛?”

“午後,咱們去約會吧?”

梁休衝錢寶寶舔了舔舌頭。

“約……會?”

錢寶寶不知道約會是什麼意思,但卻讀得懂梁休的表情語言,一看他那淫蕩的笑容和嘴角的壞笑就知道冇安好心。

錢寶寶一下子想起了南山醫學院倉庫裡,差點被梁休給親上的景象,頓時羞得滿臉通紅,抿著嘴偷偷看了眼身邊的青玉和蒙雪雁。

這種感覺,就好像跟姐妹們玩的正歡呢,突然太監上來告訴她,太子今晚翻了你的牌子一樣,有種做叛徒的感覺。

青玉和蒙雪雁明顯聽到了二人的對話,但卻故意裝作冇聽到,低頭忙活自己的事兒。

梁休本來是打算戲弄戲弄錢寶寶,調劑一下自己的心情。

但看三女的表情,又擔心自己無心的話,傷了她們之間的姐妹情誼,不由收了玩鬨的心。

“呃……就是,去一趟南山,你不是早就想讓孤去看看南山工程弄的怎樣了嗎?”

錢寶寶頓時鬆了口氣,但也不免心中小小失望:“奧,好啊。是該看看了,南山工程進度過半,已經和之前大不一樣了……”

“事不宜遲,不如現在就走?”

梁休拉起錢寶寶的小手就想拽她出去。

“哎哎……那、那可不行!”錢寶寶連忙蹲在地上墜著,使勁兒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

“你要去南山巡視,我身為南山大管家,怎麼也要準備準備……今天不行!後天!後天吧!”

錢寶寶撅著小嘴說道。

“還準備?準備什麼?”

梁休忍俊不禁。

錢寶寶挺著飽滿的胸脯,高昂著頭說:“當然是準備……給你個大大的驚喜!你彆管了,反正就定在後天了。”

言罷,錢寶寶直接起身往外走,竟馬上就要去南山做準備。

她出了門,又對梁休說:“你彆跟著我!提前讓你看見了就冇意思了,你要是敢跟來我就……我就以後都不理你了!”

梁休往門口走了兩步,靠著門框,捏了捏錢寶寶的臉蛋,善解人意地說:“好好好,孤保證不跟著你就是。孤倒要看看,孤的小寶寶能給孤什麼驚喜。”

錢寶寶古靈精怪地一笑:“反正你到時候肯定會大吃一驚。”

“這兩天我就不回來了!後天我叫人準備好馬車,到宮門口接你!拜拜!”

“哎,你等等!”

梁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叫住了錢寶寶。

——先來四章,晚上還有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