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遊四海的話,瞬間勾起了梁休一絲興趣,好奇地道:“莫非這顆珠子,還真有什麼神秘來曆不成?”

遊四海摩挲著手中的串珠,抬頭望著天穹,悠悠歎道:

“此事,還要從泰皇山的來曆說起。”

他突然回過頭問道:“不知殿下,可知道三百多年前,北莽尚未入主中原,東土大陸的曆史?”

“當然。”

梁休略作思量,回答道:“如今本朝是定興二十二年,推到北莽未能入主中原之時,就是三百八十年前。

“那個時候,神州陸沉,天下紛爭不斷,整片東土大陸,被分為大大小小數十個國家。

“那些國家君主,因為自己的貪婪和野心,彼此征伐,殺戮不休,害得百姓流離失所,蒼生倒懸,生靈塗炭。”

幸好這個時空的少年太子,之前還算博覽群書,這才讓梁休應對從容。

“儘管已經過去三百多年,但今人對於那個殘酷的時代,依舊記憶深刻,習慣稱之為戰國。

“戰國戰國,戰亂不休,都說那是個英雄輩出的年代,但,孤卻並不喜歡。”

說到最後,少年太子不禁長歎道:“一將功成萬骨枯,也不知道當年,到底枉死了多少無辜百姓?”

“好個一將功成萬骨枯,殿下說的極是,這天下打來打去,最後受苦的,終究還是老百姓。”

這個話題似乎有些沉重,遊四海歎息一聲,隨即轉移話題:“不過,那個時代,英雄輩出也是事實,比如……”

他突然變得一臉崇敬,連聲音也放緩:“當時威臨天下的那位帝皇——泰皇,龍軒轅。”

“是啊。”

提到這位泰皇龍軒轅,連梁休也露出神往之色,情不自禁念道:

“掃平九國,統一天下,北驅韃奴,南滅藤蠻,在位三十餘年,開疆拓土之功,古今未有比肩者,兵鋒所向,四海臣服,泰山封禪,威震寰宇。”

一口氣念下來,令人豪氣頓生。

儘管已經過去三百多年。

但整箇中土大陸,上至王公貴族,下至販夫走卒,熟悉龍軒轅生平事蹟的人,依舊數不勝數。

哪怕後世的統治者有意淡化他,至今也冇人成功。

無他,實在是這位泰皇陛下,太過傳奇。

他不僅開疆拓土,古今第一。

論起武功修為,也是當時的天下第一。

那個時候,東土武林,可不像現在這樣人才凋零。

連年征戰,讓老百姓受罪的同時。

也讓一批批武道中人,飽經血與火的洗禮。

其中一些天資不凡之輩,於無數次生死之間,終於領悟出了武道真諦。

於是,三百六十年前的戰國時代,幾乎在同一時期內,天下接連誕生了十位大宗師。

而擁有這些武道宗師坐鎮的國家,相當於擁有了核武器,立刻一躍成為當時的強國。

十位宗師,就是十大強國。

在接下來短短不到十年內。

靠著這些武道宗師撐腰,十大強國,各自出擊,將其餘幾十個國家,全部瓜分。

人類的**總是無止境的。

弱小的吞滅完之後,就會本能地將目光瞄準更強者。

很快,擴展到極限的十個國家,終於不可避免地發生了衝突,衝突很快又升級成戰爭。

在雙方交戰之後,雙方的武道宗師,也不得不被迫加入其中。

也就是這個時候,幾乎所有武道宗師,都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平衡被打破了。

因為在此之前,彼此之間很少交手的緣故。

這些武道宗師,都有一個類似的想法。

那就是。

十大宗師,同為武道巔峰,凡人極限,大家的實力,應該都在伯仲之間。

就算有一些差距,隻要不是生死相搏,雙方哪怕交手幾百上千招,也很難分出勝負。

可是,很快就有人因此想法吃了大虧。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直到後來,交手頻繁,所有宗師才發現,他們竟然,都在同一個人手下吃過虧。

而這個人,就是當時的玄國皇帝,龍軒轅。

天下十大宗師,其餘九人,全是他的手下敗將。

每個和龍軒轅交過手的宗師都發現,自己和龍軒轅的差距,簡直比品級武者,和武道宗師之間的實力差距還大。

隻要龍軒轅願意,可以在彈指之間,滅掉他們的性命。

隻不過,當時龍軒轅為了開疆拓土,似乎有意招攬他們,所以每次對上,都冇有下狠手。

基本都是,傷而不殺,還會給予他們逃走的機會。

這樣的事情多了,後來通過有心人的宣揚,便慢慢流傳開來。

都說玄國皇帝龍軒轅,修煉了一種仙家功法,已經達到陸地神仙之境。

比其餘九大宗師,實力高了不止一籌。

再加上,每次滅國之戰,身為皇帝的龍軒轅,都是親自率軍出征。

這就導致,其餘九國,單憑自己一國之力,根本無法抗衡玄國的攻勢。

偏偏,這片大陸又冇有蘇秦和張儀,搞不了合縱連橫。

而各國的武道宗師,據說屢戰屢敗,每次都被龍軒轅放一條生路。

最終,眾人感念他的仁德寬厚,接二連三投靠了他。

有了武道宗師的加入,玄**隊更是如虎添翼。

在短短十餘年的時間裡,便將各自為戰的九個大國,一個個全部滅掉。

建立了一個,古今未有的大一統皇朝。

“隻是可惜。”

回憶完泰皇龍軒轅的生平,梁休忍不住唏噓道:

“據說,泰皇統一天下,功德太大,加之,他修煉的又是神仙功法,所以,立國才十年,就修煉到羽化飛昇,連跟隨他的九位宗師也被接去仙界。”

“若是他能多主持幾年,玄國後來,也未必會是分崩離析的下場。”

聽他這麼說,老太監猶豫了下,終究還是說道:“殿下,你錯了,玄國的覆滅,早就命中註定,逃脫不掉的。”

頓了頓,大有深意道:“殿下不會真的相信,泰皇和那九位宗師,是一起舉霞飛昇了吧?”

“哦?”

梁休敏銳地抓到話裡的關鍵,眼珠一轉,直接問道:“難道這其中,還另有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