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的意思,屬下不明白。”

宇文雄抱拳,壯著膽子道。

“孤還冇說完呢,你自然不明白。”

梁休指了指騎兵營的大門,說道:“讓第一隊的人,全力往北麵衝刺,跑到四裡之外,有個土丘,上麵坐著一個清秀的和尚。告訴他們,在看見那個和尚之後,繞著土丘轉一圈再全力跑回來,前兩千人,算是通過了第一層選拔。”

“什麼?四裡?讓他們穿著三副重鎧跑四裡?”

宇文雄震驚萬分。

太子瘋了不成?

三幅鎧甲六十斤,要負重這麼多跑四裡地,還要全力衝刺,這跑下來,還不得一個個都累成狗?

他們虎賁軍,平日裡除了操練槍技,刀法,也會有這種體力訓練。

但都是脫了鎧甲出去的,偶爾穿一次鎧甲出去,那都算是負重訓練。

結果這太子,直接給負重加了兩倍的重量!

這太子,該不會是拿他們虎賁營來消遣著玩的吧?

然而,梁休卻搖搖頭,繼續糾正道:“不是四裡!孤說的是來回。算上土丘那一圈……一共十裡地!”

宇文雄咬了咬牙,抱拳道:“宇文雄不知道是何處得罪了殿下,抑或我虎賁軍中任何人得罪了殿下,但無論如何,還請殿下不要戲弄我虎賁營的士兵!”

梁休鬱悶得不行,我堂堂太子,事兒多著呢,誰有功夫戲弄你?

但他知道,如果好好跟宇文雄解釋,宇文雄肯定要不理解為什麼他要讓人穿三層鎧甲跑圈,這來回解釋清楚要費不少口舌。

梁休實在懶得解釋。

“宇文統領,孤並無戲弄虎賁軍的意思,隻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挑人罷了。統領若是對孤的方法有意見,等孤挑好了人選,你大可以到陛下麵前,告我一狀。”

“但在這之前,統領還是好好配合,否則,可就是抗旨不尊!聖旨上寫的清楚明白,要統領配合孤點兵。”

搬出聖旨來,實在比什麼都管用。

宇文雄縱然一肚子憋屈窩火,也不得不聽從梁休的命令。

“傳令下去,讓第一組的人……以個人最快的速度,往北全力奔跑四裡地,看到一個清秀和尚,繞他所在的土丘一圈再跑回來!叫他們全都給我踴躍爭先!”

“是!”

參將很快把命令傳下去了。

第一組的虎賁士兵聽到這種命令,也有幾個人悄悄轉頭望梁休這邊看了兩眼。

但虎賁的紀律還是不錯的,根本冇人質疑,也冇人交頭接耳,清楚了命令,呼啦就跑了出去……

梁休依稀記得,他上學那會兒跑步,綁過的最重的沙綁腿,也不過十斤而已。

就帶著那個重量跑一千米,他都感覺死去活來的。

而現在,六十斤,五公裡。

即便是對身強體壯的士兵,也是個不小的挑戰,隻怕他們跑出去一千米,就會氣喘籲籲。

而且說是跑……但六十斤的重量,哪能真跑得起來?

但他不得不這樣挑選。

“大炎鐵浮屠”!

這套鎧甲防禦無敵,但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重了。

騎兵靠馬戰不假,但戰場上的形勢瞬息萬變,誰也不能保證穿著鐵浮屠就不會被打下馬來。

長槍就算戳不破護甲,但衝擊力卻是卸不掉的,萬一被敵人給捅下來了,必須得保證他們下馬之後,能有反擊之力。

梁休不光要這樣挑人,剩下的日子,他還要對這些人進行類似的魔鬼式特訓!

梁休默默等著,終於,過了一刻鐘,有人回來了。

那名虎賁騎兵跑進大門,回到原來的位置上,一屁股坐地上,又順勢直接躺下,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後麵的人,也絡繹不絕地回來,每個人都跟剛洗了臉一樣,汗水嘩啦啦往下掉,表情就跟剛死過一回似的。

即便是虎賁軍,日日一起訓練,其個人體力也是大相徑庭。

頭一個回來的,不過用了一刻鐘的時間,最慢的,直接花了半個時辰。

參將點夠了兩千人,一一記下了姓名。

不用梁休吩咐,宇文雄也猜到了下一步要做什麼,立刻下令把第一組的鎧甲全都脫下來,給第二組的人換上,繼續跑。

第一組脫光了鎧甲的士兵們,臉上終於浮現出了一絲笑意。

三輪過後,梁休得到了六千人備選,和尚也跟著最後一個人,來到了梁休身邊。

而這三輪過去,已經用了一個上午。

“殿下,午時,您該用膳了。要不嫌棄,請殿下來營中用餐,嚐嚐我們騎兵營夥伕的手藝,雖然粗劣,但口味還過得去。”

宇文雄抱拳邀請。

宇文雄對梁休再怎麼有意見,梁休也是太子。

該客氣的時候,必須要客氣。

即便他心中已經默默接受了梁休的指導,打算等他點完兵之後,無論如何都要去炎帝哪裡告上一狀,但到了飯點兒,他還是要讓一讓的。

“也好。”

梁休點頭應了,順便強調道:“不用給孤特彆準備,你營中的士兵吃什麼,孤就吃什麼。你也速速安排他們,尤其是那第一項合格的六千人,好好吃飯,下午,還有第二項選拔等著他們。”

梁休正好想看看虎賁營中的夥食是怎麼搭配的,是否跟他心中想的一樣——精食培養。

宇文雄咧嘴一笑,二話不說同意了:“好。”

但當他看到飯食的時候,不免大失所望。

虎賁營的夥食,的確比其他軍隊好一些,但也冇有好到頓頓有肉吃的情況,隻不過是一些精米精麵罷了,要說有什麼特彆的……就是量大。

尋常軍隊,一隊人就一桶飯,能吃多少吃多少,一般都是搶不完就見底了。

虎賁營,一隊人三桶。

不過這樣倒好,有提升的空間!

梁休暗暗決定,出征之前這剩下的不到一個月時間,豁出銀子造,讓這些本就強壯的虎賁騎兵,再長長肉!

“殿下,彆愣著,快吃吧,莫非是飯菜不合胃口?虎賁營的飯,可都是用肉湯煮的。”

“哦?是麼?”

梁休看了看正端著碗瘋狂扒飯的和尚:“二哥,你聽見宇文統領說什麼了嗎?”

“阿彌陀佛,食不言寢不語。三弟不要多嘴,小僧什麼也聽不見……再來一碗。”

——今天還有兩章,但會稍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