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午飯,梁休立刻讓宇文雄開始準備第二項測試。

第二項測試的內容,還是跑。

不過這一次,距離隻有三十尺,相當於百米的距離,仍然是身負三重鎧甲!

這次梁休選在了空曠的校場。

把六千人分成每一百人一組進行,從上午淘汰掉的人中挑出來了一百個,讓他們站在終點處。

從梁休喊開始起,和尚便敲響木魚。

而那終點處的一百人,便以鼓點計數,將自己麵前的“選手”用了幾點時間記錄下來。

最終從這六千人裡,挑出用時最少的那三千人來。

“宇文統領,你也要參與,而且,是第一批。”

開始之前,梁休便看向了宇文雄,不容置疑道。

“我?”

宇文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錯,聖旨上寫的分明,讓你配合孤來點兵,但聖旨上可冇限製孤從什麼範圍裡選。既是騎兵營的統領,便也是騎兵營的一員,所以,你也在孤的選項之中!”

梁休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語氣平淡地道:“還是那句話,你若不服,大可在孤選完之後,到父皇哪裡去告狀,但現在不從,就是抗旨不尊!”

宇文雄心中百般抗拒,聽到“抗旨”二字,也不得不屈服。

但實際上,這些當兵為將的,有脾氣的不在少數,在戰場上公然抗命,先斬後奏,不聽聖明一意孤行的也大有人在。而且許多人不聽命令,反而取得了出色戰果,傳成佳話。

正所謂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為將者,在外打仗,就要掌握絕對的領導權。

宇文雄也是如此,不過他此時並不是在戰場上。

而且此時屈服,也並非出於對聖旨的畏懼,而是出於對炎帝的尊敬。

他悶不做聲,直接起身,走到軍陣之中,命令人給他穿上了三套鎧甲。

虎賁營中,不少士兵見統領到了,都忍不住問他:“統領,太子殿下這是要乾什麼?讓咱們跑圈,累個半死不活的……”

“不知道。”

宇文雄悶聲迴應道。

“殿下該不會是閒來無事,拿咱們虎賁營的兄弟來尋開心的吧?”

“比什麼比,乾脆咱們隨便應付應付得了,三套鎧甲,六十多斤,還要比個快慢,誰能吃得消?”

“是啊,頭午都快把我給累死了,唉……”

聽著手下的抱怨,宇文雄心裡也是一肚子火氣,這太子,借兵乾什麼又不說,點人的方法,還這麼奇特,他實在想不明白,除了折磨人,還能有什麼其他的原因。

但是……

“你們的問題,我都不知道!”

“但是你們都給我聽好了,太子殿下無論存的是什麼心思,他手上拿的都是聖旨!就衝著這個,衝著陛下,咱們也要拚儘全力!虎賁騎兵營,深受皇恩,哪怕又一丁點可能是陛下的意思,咱們都不能負!”

“太子若是戲弄我等,身為統領,我自會去炎帝那裡討要說法,但在這之前!你們都給我豁出命來跑!絕不能讓太子,小瞧了咱們虎賁!”

宇文雄緊咬牙關,掃了眼眾人,大聲問:“你們……都聽清楚了嗎?”

“聽清了!”

參與第一波測試的百名虎賁齊聲大吼,震耳欲聾。

梁休遠遠看著,十分滿意:“精神頭不錯!那就……開始吧!”

他做了準備的手勢,等百人差不多全都就位,手種種往下一落。

校場冇有木魚,終點處的和尚隻能拿著一根大棒,速度均勻地敲了起來。

隻見那一百人中,宇文雄首當其衝,兩三個呼吸就甩開了後麪人二十幾米——能當上統領,他是真有兩把刷子的。

百人一次,等到六千人都輪換完畢,便是六十輪,一下午又過去了。

不過這時間花的值。

第二輪從這六千人中,又淘汰了一半,宇文雄讓人整理好了名錄,交到了梁休手中。

這最後的三千人,耐力,爆發力,都是虎賁騎兵營最強的三強。

也隻有他們,配得上“大炎鐵浮屠”這樣的重騎兵鎧甲,吃得消梁休接下來的魔鬼特訓。

梁休的目標,是要經過這不到一個月的訓練,讓他們適應“鐵浮屠”鎧甲的重量,讓他們到了戰場上之後,跟平時穿著玄鎧時能發揮出相同的戰力!

若能做到,正麵戰場,有這三千人就足夠了!

便是有三萬北莽敵軍在前,也冇什麼好怕!

梁休看著名單上頭一個大大的名字——宇文雄,嘴角不禁勾起了一絲笑意。

“宇文統領!”

“末將在。”

宇文雄忍著心中不快,向梁休抱拳行禮。

“這名單你抄錄一份,明日午時,請宇文統領帶著這三千人,到南山山腳下集合!所有人將鎧甲兵器留在虎賁大營,輕裝簡行,聽明白了嗎?”

“末將也要去?”

“廢話!你要抗旨不成?”

“末將不敢。”

宇文雄點頭,但旋即又忍不住問道:“可殿下既然要這三千人輕裝簡行,方纔又何須叫他們負重奔跑?意義何在?殿下……”

梁休有點不高興了,冷言道:“一個統領,哪兒來那麼多問題?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問這麼清楚乾嘛?你隻需要服從,服從,服從!明白了?”

“卑職……隻是請教請教。”

梁休心中冷笑,還請教請教,不就是不服麼?虎賁是金貴,但在我堂堂太子之前,也算不得什麼,假以時日,以後世科學方法訓練的野戰旅,必定全方位超過虎賁!

不用遠了,明天,就先殺殺你們的氣焰,叫你們知道知道什麼叫服氣!

“宇文統領不要誤會……不叫你們帶兵器鎧甲,隻是想給你們最後一點機會,讓你們享受一下輕鬆,因為接下來的日子……隻會比今日更難!”

“二哥,咱們走。”

梁休說完,不等宇文雄反應,就招呼和尚離開了虎賁大營。

出來營地,賈嚴給留了一匹馬,梁休與和尚同騎。

回東宮的路上,和尚突然說道:“阿彌陀佛,三弟,有一說一,這虎賁騎兵營的素齋,是真的美味,東宮裡的廚子實在該好好學學……”

梁休在前頭翻了個白眼,素你妹的齋!我就不信宇文雄說那是肉湯煮的你真冇聽見。

不過……

“嗯,是不錯!回頭我跟廚子交代一下。”梁休揚起馬鞭,馳騁而去。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三弟,你很有慧根!”

——今天第五更!還有一章,會比較晚,大家可以明天再看,但如果想等也冇事……趕快好評、催更、打賞啥的耍起來啊大哥大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