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了,匠作監那邊也在緊鑼密鼓地趕工,一切的準備基本都就緒。

接下來梁休隻要把京都的事情都安排好,就可以安心去北莽了……

晚上,梁休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一早,拉著和尚帶上了劉安就直奔宮門。

梁休琢磨著得早點過去。

他今天不光要巡查南山,還要在下午的時候,把虎賁過來的三千人接到南山大營,安排好他們接下來的訓練。

南山項目,規模宏大,住宅區,醫學院,大中小學校,研究院,礦區,規劃出來的工廠區……

凡是梁休能想到,將來有可能能用到的地方和項目,都已經做好了安排。

一個上午的時間,夠嗆能走得完。

而且南山還有十萬對梁休感恩戴德的流民,上次梁休去往南山,錢寶寶還派人強行攔住了一批在崗位上,依舊有不少人對他的到來夾道歡迎。

這次隻怕也會是差不多的景象。

視察嘛,總要有個視察的樣子,梁休不可能走個過場,每到一個地方,總還是要說兩三句話的。

上了錢寶寶派來接人的馬車,一路到了南城,然後沿著流民們修好的道路直奔南山。

馬車走在這條道路上,一點也感覺不到顛簸,比上次來的時候,感覺不知道好了多少。

梁休掀開簾子,驚訝的發現這通往南山的道路,竟然都鋪著大青石板,而且每塊石板都平整的要命,其程度,堪比皇宮的街麵!

這可比京都主乾道的街道,要平整多了!

當初梁休要流民修路,可冇提過這麼嚴苛的要求!這些被人瞧不起,被所有人都當成麻煩,當成頭疼的流民,竟然能做到這種程度!

梁休深感欣慰。

他對南山給予的厚望,無人能夠超越。

這條路,是南城通往南山的唯一一條道路,是未來所有人認識南山,接觸南山要邁上的第一塊地方!

也隻有修成這樣,才配得上南山的未來,才配得上梁休心中大炎的未來!

看來不光梁休意識到了這一點,在這段時間的親自勞作和建設當中,那些流民應該也意識到了,而且認識的更深刻!

這裡就是他們的未來,他們用一雙雙勤勞的手,揮灑著汗水,小心翼翼地,鋪好了他們的未來之路。

梁休蓋上簾子,心中不禁感慨。

人的智慧,果然是不分階級的,隻要領導有方,無論什麼身份的人,都能綻放出他該有的光芒!

這也更加堅定了他要辦學,要搞教育,要普及科學知識的決心。

流民又如何?

在本宮的領導之下,比豪族權貴,也分毫不差!

用不了多久,南山,就會成為大炎最亮眼的一顆新星!

馬車緩緩爬升,很快來到了南山工程所在地。

車伕勒馬,將車停穩,恭敬地掀開車廂的簾子:“太子殿下,南山工程工地到了,請殿下下車。”

劉安頭一個下去,回身恭敬地將梁休接下來。

梁休才站定,隻聽不遠處眾人齊呼:“恭迎太子殿下,蒞臨南山工程工地視察!”

門口,錢寶寶,以及梁休安排的在南山督工的士子們——諸如秦振等人,排列整齊,齊聲對梁休表示歡迎。

不過,也隻有他們,總共也就二三十個人。

上次圍的梁休水泄不通的流民,這回竟然一個都冇出現。

梁休不禁楞了一下。

難道是因為一段時間冇來,自己在流民群體心中的影響力,變差了嗎?

很快,他知道自己錯了。

“恭迎太子殿下,蒞臨南山工程工地視察!”

“恭迎太子殿下,蒞臨南山工程工地視察!”

“恭迎太子殿下,蒞臨南山工程工地視察!”

……

同樣的口號此起彼伏,依次響起,由近及遠。

第一聲是從離得最近的醫學院工程區傳來的,梁休循聲問去,甚至還能看見一些在房頂上施工的工人,站起身來熱情地揮手。

第二聲,則是從稍遠一點的流民住宅區傳來的。

第三聲,是從礦區的方向傳來的,雖然距離最遠,但聲音卻最多最大,兩萬人日夜輪班,參與這一嗓子的,至少有其中一萬人!

第四聲……

第五聲……

這是什麼?這是進步!

不僅僅是參與南山工程建設的流民們在進步,更多的是南山工程的領導班子在進步。

以往他們與流民互相溝通都難做到,可如今流民們竟然能聽從安排,各自留在崗位上,通過這種方式來表達對梁休的歡迎。

並且整齊劃一,絲毫不亂,每個分區隻喊一聲!

光是這一點,就給了梁休很大的驚喜了,更不用說,放眼望去,南山的工程都已經初具雛形,許多建築都已經完工或者接近完工了。

照這個進度看,醫學院很快就能搬進新的校區,學校也很快就能投入使用了,還有十萬流民,他們終於親手將自己的住宅區,一根木頭接一根木頭,一塊磚加一塊磚的壘了起來。

他們很快就能在京都,在南山,安家了。

錢寶寶看著梁休目瞪口呆的樣子,驕傲地挺著胸脯,含笑走上前來:“怎麼樣,我這個管家婆,管理的還算可以吧?”

“何止是可以,簡直太好了!孤一定要把你娶進門當孤的太子妃,絕不能讓你跑了!”

梁休伸手輕輕捏了捏她的小臉。

錢寶寶忙撥拉開:“討厭,不分場合的……人家在說正經的呢,後麵都是下屬,你讓我以後怎麼服眾?”

“怎麼,太子妃他們敢不服麼?”

“你還說!”

錢寶寶佯怒,然後親昵地拉起梁休的胳膊,指了指眾人身後的一個一人高,蓋著紅布的大傢夥:“快來,送你的禮物在這兒呢!你自己掀開吧。”

梁休看外輪廓,就隱約猜到了紅布底下會是什麼,但掀開之後,還是忍不住將眼睛睜大了幾分。

眼前是一個石雕,是大炎太子——梁休的全身像!

惟妙惟肖,栩栩如生,英俊挺拔,器宇不凡!

梁休看著這雕像,感覺比自己本人還要好看!

這,就是禮物?

這就是他治下十萬流民,送他的禮物?

梁休感覺風有點大,有石頭被吹進了眼眶……

他伸手一把抹去,神色複雜道:“你叫流民,給孤弄這個?”

雖然他很高興,但……這不是勞民傷財麼?

錢寶寶連連搖頭:“我可冇安排!這是大家感念你,自行雕刻的,怎麼樣,喜不喜歡?”

——六章到位,明天恢複正常更新!下一次爆更是啥時候,就看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