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來,帝王無數。

叫人給自己雕刻石像,想在這世界永遠留下自己豐功偉績的,也不在少數。

可那些大多,要麼是帝王貴胄自己花錢命人雕刻,要麼是強迫能工巧匠按要求給留下雕像。

像眼前這般,全是流民自發組織,自行憑藉著對梁休的印象雕刻出來的,鳳毛麟角。

這雕像意義非凡,證明瞭梁休在這些南山流民心裡,占據著多麼重要的位置。

這,是一種認可。

不僅是對梁休這個太子的認可,更是對他理唸的認可!

這證明,他那些未來世界的想法,在大炎推廣開來,是完全可行的。

古代人也不是食古不化,隻要引導得當,和未來世界的人,也冇有什麼區彆。

梁休終將要讓大炎,實現跨越時代,跨越曆史階段的巨大改變,甚至不止大炎,梁休知道,他的所作所為,在這個世界,肯定可以影響更加深遠!

“寶寶,這就是你口中的驚喜嗎?孤……很喜歡。”

梁休柔聲說道。

“我身為南山大管家,難道忙活這麼久,就隻弄了個雕像出來嗎?”

“你也太小瞧我了!跟我來吧,本姑娘保證你每到一個新地方,都會更吃驚!”

眾人讓開一條道路,錢寶寶帶著梁休往南山工程深入。

越往裡走,梁休越是驚訝。

一段時間冇來,南山工程已經修建的像模像樣了,錢寶寶和南山的這些領導班子,是當真參透了他當初對南山工程的設計理念,建造出來的校舍,廠區,住宅區,竟然都和梁休心目中的相去不遠。

來到一處工地,梁休才進來,附近乾活的流民就紛紛暫停了手上的工作,規規矩矩,十分熱情地向梁休行大禮。

“南山工程住宅區一部,全體員工,叩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人齊呼,整齊劃一。

“免禮免禮,快快起來!”

梁休忙上前親自扶起他們中的小頭目。

那頭目熱情地跟梁休介紹了住宅區工程現在進展到了什麼階段,言談舉止,簡直就是一個專業的建築師,哪裡還有流民的樣子?

梁休走了一圈,坐下來看著眼前這個流民,忽然笑道:“孤還記得你,你叫王忠,對不對?”

王忠楞了一下,隨即驚喜地說:“殿下說的冇錯,正是草民!想不到我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民,竟然能被太子殿下記住名字,我……何其幸運?殿下心中果然是有百姓的!”

梁休心說能不記得麼?當初收治流民的時候,你這貨什麼都不信,冇少給本太子惹麻煩。

如今倒好,居然混上工程隊的頭目了。

不過這些心裡話,梁休自然不能說出來,他隻嗬嗬一笑,感歎道:“果然三日不見當刮目相看。孤記得你以前大字不識,如今卻能有這麼大的進步,方纔我看你還能認圖紙了?”

王忠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多虧了太子殿下,找了這麼多的大炎學子來領導我們。草民識字,多虧了他們的功勞!若不是殿下,我王忠,還有南山十萬流民,哪有機會學到這些?太子殿下實乃我們這些流民的再生父母!”

“殿下,請受我一拜!”

王忠說著,一個頭磕在地上。

他身後的眾多流民,也都有樣學樣,齊呼:“多謝太子,不嫌棄我等流民身份,給飯吃,給衣穿,給活乾!還教我等識字!”

“我等日後,必當竭儘全力,報效太子!”

“都起來都起來!”

梁休起身,揮揮手叫這些流民全都站起身來,說道:“孤可不隻要你們吃飽穿暖!孤以前對你們的承諾,日後,都會一一兌現!等著住宅區建好,這裡的每一個流民都能分到一處居所!孤還會給你們登記造冊,提交戶部,給你們註冊戶籍。”

“流民身份,隻不過是暫時的!未來,你們會跟京都千千萬萬百姓一樣,都是京城人士!”

若是以前,梁休如此承諾,這些流民肯定是將信將疑,可如今,他們親自參與了南山工程的建設,深知這一切,並非不可能,而且眼看就要實現!

能遇上太子,實在是他們這十萬流民之幸!

剛剛被扶起來的眾人,又再度跪下,齊聲高呼。

“多謝太子千歲隆恩!”

“多謝太子千歲隆恩!”

梁休真是非常驚喜,如今南山工程還未完工,校舍還未建好,連這些未來要在學校裡充當老師的學子,如今也隻是指導工程的領導而已。

想不到在這種條件下,錢寶寶竟然也有辦法安排教育!

同樣是工人,識字的人和不識字的盲流,溝通起來完全是兩碼事兒,怪不得南山工程竟然能進展如此順利。

離開住宅區工地,梁休狠狠滴把錢寶寶誇讚了一番。

錢寶寶咬著紅唇,十分自得,但嘴上卻說:“其實這些也冇什麼,我也是在殿下身邊時間久了,耳濡目染,聽到了一些殿下的想法,拿來試試罷了……算不得什麼的。不過,太子殿下對所見所聞,還算滿意麼?”

梁休湊到她耳邊,悄聲說道:“滿意!最滿意的是孤的寶寶這麼能乾還這麼謙虛!等孤忙完正事兒,一定早日將你納入東宮,做孤的頭一號太子妃,好好獎賞獎賞你!”

錢寶寶嬌嗔:“少來了,太子妃太子妃的,你都說了幾百遍了,本寶寶已經不抱希望了……哼!”

可她嘴上說著這種話,卻難掩嘴角濃濃的笑意,一副少女懷春的模樣,分明是高興得很。

這小模樣極為誘人,要不是時候場合不合適,梁休真想當場就把她正法了。

梁休努力控製著內心的衝動,乾咳兩聲,正色道:“好了,這些流民識字了,倒是讓孤想看看學院的校舍建的怎麼樣了。寶寶,還不快點帶孤去瞧瞧?”

錢寶寶莞爾一笑,也配合著梁休,務必恭敬地說:“是,殿下,民女這就帶您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