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趕到南山腳下,果然,紀律嚴明的三千虎賁軍,已經按照他的要求,除掉兵器鎧甲,在山下列隊等候了。

統領宇文雄也在其列。

梁休直接勒馬掉頭,對宇文雄道:“宇文統領,叫所有人徒步跟上,隨孤去南山大營!今日起,你們三千人,都要接受孤替你們準備的……魔鬼訓練!”

宇文雄臉色不怎麼好看。

虎賁軍隻要出大營,就從來冇有不著玄鎧的時候,玄鎧是他們的標誌,是他們的驕傲,是他們虎賁的榮耀。

可太子偏偏要他們三千人就隻穿著內襯在這南山下等了足足一刻鐘!

好在南山這地方本就冇多少人經過,就是有,也都是從南城到南山的流民。

不過……宇文雄今天一早,去皇宮進見過皇帝了,跟炎帝告狀,把太子昨日對虎賁軍的所作所為全都說了一遍,請炎帝處置。

他本以為,炎帝怎麼也會把太子叫過去,對質一番,然後再做處理。

冇想到,炎帝直接揮揮手說:“朕既然把虎符給了太子,那便是心中有數。太子對你們的安排,也定然有他的意圖。宇文統領,無論太子要求你們做什麼,你們隻管聽就是了,這……是朕的意思。”

宇文雄當是聽得一個激靈,心中萬分後悔,覺得自己就不該跑皇宮一趟。

仔細一想,聖旨都下了,難道炎帝會不知道太子要做什麼嗎?他來這裡向皇帝稟報太子的所作所為,完全就是多此一舉,自取其辱……

好在炎帝並冇有多說什麼,宇文雄立刻告退離開,匆匆回營,把名單上的三千人全都點名列出來,按照太子的要求,除去鎧甲武器,親自帶著來到了南山。

隻是他萬萬冇想到,昨天太子要他們跑,今天,居然還是跑!還是追著馬跑!

人能跟馬比速度?

可宇文雄敢怒不敢言,隻能服從命令,帶著身後的三千虎賁精銳,一路追著梁休的馬屁股進了南山大營。

錢寶寶安排的馬車已經先一步到了。

陳修然得知馬車上的東西,是梁休讓準備的練兵物資,立刻安排人卸了下來。

梁休到地方的時候,剛好卸完。

陳修然看見梁休,立刻到他跟前:“野戰旅一團團長,陳修然,參見總司令!”

“嗯,東西都卸下來了?”

“報告總司令,全都卸下來了!”

陳修然敬了個軍禮,然後看著梁休身上也套著一副跟孝服似的“練兵道具”,猶豫著問:“不過……總司令,這究竟是什麼東西,來人說是練兵用的,就幾片布拚在一起……怎麼練兵?”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梁休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把身上這一副摘了下來,對陳修然道:“大營門口有虎賁軍的三千騎兵,以及騎兵統領宇文雄大人,你去把他們接進來。”

“虎、虎賁?”

陳修然瞪大了眼睛。

身為陳國公家的公子,這虎賁軍的威名,他早已如雷貫耳。

而且京都動亂那天,他率領野戰旅一團拚儘全力才擋住的霍雲濤大軍,在虎賁出現之後,不占而降。

這支隊伍,可是大炎的傳奇!

三千虎賁來野戰旅大營?乾什麼來了?太子是要他們學習虎賁軍的訓練方法麼?還是要過來跟野戰旅打一場,檢驗一下野戰旅這些日子的訓練成果?

陳修然腦子裡一瞬間閃過無數種想法。

“愣著乾什麼?快去!”

梁休見他不動,抬腳踢了他一下,指了指“孝服”一樣的沙袋,催促道:“把他們接進來之後,安排到大校場,每個人都發上一副這個東西。”

“遵令!”

陳修然敬了個禮,就去辦了。

出來大營,陳修然一匹馬都冇看見,隻看見了僅穿了內襯的一排排士兵。

標誌性的玄鎧,還有威武的戰馬都不見蹤影。

這真是虎賁?

要不是太子親口告訴他的,他真不相信。

不過宇文雄他是見過麵的,知道長相,看見宇文雄,忙迎了上去:“太子麾下,野戰旅一團團長陳修然,見過宇文統領!”

麵對這個虎賁騎兵營的老大,陳修然多少還是帶點尊敬的。

宇文雄雖性情高傲,但該有的禮數還是有,抱拳道:“陳將軍,久仰。”

陳修然頓時興奮的不行,這可是虎賁軍騎兵營的老大,居然稱他為陳將軍!

擱在以前,他非得興奮得蹦起來。

但這裡是南山大營,陳修然可不能讓外人把他們野戰旅看扁了,連忙壓著心中喜悅,平靜地抱拳道:“宇文統領,太子有命,要在下引領諸位到我野戰旅大校場領取物資,請宇文統領帶隊隨我前去!”

“嗯,陳將軍請。”

三千虎賁軍,正式進入南山大營。

大校場上,陳修然安排人給這三千人人手發放了一副“沙袋”。

虎賁軍從冇見過這種東西,拿到手之後,都翻來覆去地看。

“這什麼玩意?”

身邊士兵直搖頭:“誰知道,太子殿下可真有意思,大老遠把咱們從虎賁營調到這裡來,還不讓帶鎧甲兵器。我還當殿下這裡有什麼寶甲神兵呢,居然就發這玩意,布的……”

“是啊,這東西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眾人都不解之時,虎賁營裡一個性格開朗的,已經將沙袋套在了身上:“哎,你們看,這玩意是不是這麼個用法?”

“這……這是乾嘛?叫咱們披麻戴孝,到北莽人麵前大哭一場麼?”

“我看不像,你們瞧,這兩麵都是有開口的,我猜……這東西大概是為了藏兵糧的。冇準這次開赴前線,需要咱們自行攜帶兵糧!如此一來,能省下一支隊伍!”

“嘶……有點道理啊。”

宇文雄也研究了一會兒,冇研究出個所以然來,遠遠看見梁休過來了,咳嗽兩聲,命令身後:“都彆亂猜了,安靜點!”

“這東西既然是太子發的,太子殿下就一定會給咱們個解釋,聽著就是了。”

“是!”

身後三千人立刻安靜了下來。

梁休趕到眾人跟前,自己也拿起一副沙袋,高高舉起。

接著抓起一把校場上的黃沙,滿滿地塞了進去。

“所有人,像孤這樣,把沙袋塞滿,穿在身上!”

“現在!立刻!馬上!做!”

——先來一章!不出意外,以後都會分開釋出了!目的是讓大家有時間就可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