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梁休的命令,所有人都愣住了。

這袋子裡麵,要裝的居然是沙?

“太子殿下,我虎賁軍是百戰之師,太子殿下能說服陛下調用三千人,我們自然不敢不從,但殿下總該好好解釋解釋,這是要做什麼吧?”

“我等來到這南山大營,難道不應該緊鑼密鼓的進行操練麼?為何要給我等穿上這形同枷鎖的東西,還要往裡麵填沙子?”

宇文雄從昨天開始,就憋著一肚子的怨念。

他一個虎賁騎兵營的大統領,位高權重,以前是可以直達天聽,直接跟皇帝對話的。

可現在,倒成了太子的手下,還要被他指揮過來指揮過去,連在做什麼都不知道。

心裡彆提多憋屈了。

梁休看了他一眼,悠悠地道:“宇文統領照做就是,孤叫你們往袋子裡裝沙子,就是為了更好的操練!”

“從今日起,你們就要接受我南山大營的訓練,從早到晚,孤的野戰旅是怎麼做的,你們就給孤怎麼做!知道了嗎?”

“現在都不要多問,裝沙子的時間,孤讓野戰旅給你們展示一下,平日裡,他們是如何訓練的!陳修然!”

“到!”

“出列!給虎賁營的前輩們,列舉一下,我們南山大營每天的訓練計劃!”

梁休一聲令下,陳修然立刻站在了這三千虎賁騎兵的前方。

“諸位前輩!在下野戰旅陳修然,現在,我向各位前輩介紹一下,野戰旅每天的訓練計劃,並且向各位親自示範,希望前輩們能認真仔細地看好了!”

陳修然說著,一項一項地進行了起來。

跑步,俯臥撐,深蹲,仰臥起坐,單杠,雙杠,軍體拳,擒拿等等等……

這些動作,在未來世界都是司空見慣的健身動作,但在古代,冇有這些,每日就隻有根據兵種不同進行的武器操練。

但這些,都是士兵的素質基礎,不可或缺。

跑步就不用做示範了,跑就完事。

陳修然隻介紹了不同的類型,比如衝刺跑,長跑,負重越野等需要跑的路線,距離,以及規定時間。

而其他的動作,陳修然都是親自示範。

這些動作,都是梁休精挑細選出來的,陳修然作為野戰旅的統領,學得非常到位,做的自然非常標準。

單杠,雙杠,更是被他玩出了花來。

不過這些在三千虎賁騎兵眼裡,卻是新奇得很。

“這位陳將軍,到底是在乾什麼?”

“誰知道,整天練這些?上了戰場能殺人不成?”

“哼哼……我看,太子殿下這野戰旅,就是鬨著玩的。陛下也真是,竟然叫咱們虎賁騎兵,陪著太子過家家,唉……”

“就這種訓練方法,還想著出兵北莽?真是可笑……”

眾人小聲議論著。

梁休兩隻眼睛,一直盯著騎兵營的陣列中,發現有人不專心看之後,立刻叫停了陳修然,隨後把虎賁營裡那幾個交頭接耳的,點兵叫了出來。

“你們幾個,剛纔在談論些什麼?為何陳團長在前麵示範,不專心看?還是說,你們已經都掌握了動作要領了?”

梁休言語冰冷地問。

幾個人雖然心中不屑,但梁休畢竟是大炎太子,他們虎賁營再厲害,放到個人上,他們也不過是大炎的一名小兵罷了。

身份地位上的懸殊,讓他們不敢太過放肆,互相看了一眼,推了一人出來回話。

“啟稟太子殿下,我等在議論太子殿下的訓練方式,有冇有用。”

“哦?那你們議論的結果怎樣?”

梁休挑了挑眉毛:“不妨說給孤聽聽,你們對這訓練方法,有什麼高見?”

“嗬嗬嗬……”

那虎賁騎兵撓著頭說道:“呃……太子殿下,我虎賁營士兵,一向是有話直說。若是接下來的言語,冒犯了殿下,還請殿下恕罪。”

“不要緊,孤提前恕你無罪,你暢所欲言就好。”

梁休淡淡一笑。

太子千歲,一言九鼎,有這話,那士兵就不怕了。

“咳……那小人就鬥膽直說了,依小人之見,這種訓練方法,對戰場廝殺,毫無用處!”

虎賁騎兵昂首挺胸道:“尤其是對我們這些騎兵來說!我等隻需要練好槍術,到了戰場上,策馬奔騰,就能將敵人衝殺得七零八落!”

“這位陳將軍……哦不對,好像是陳團長是吧?剛纔那些動作,我反正看不出來放到戰場上會有什麼用。”

梁休不斷點頭,轉臉對陳修然,嘖嘖咂嘴道:“陳團長,咱們野戰旅,可是被小瞧了啊。”

那邊陳修然早就火冒三丈了。

這套訓練方法怎麼樣,他是深有體會。

這些動作,大部分雖然都不是擊技,但自從他們野戰旅的人跟梁休學會了,每天堅持,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加強壯了,而且比起他們以前雜亂無章的自行鍛鍊,明顯更加安全。

軍隊裡的士兵,為了保命,除了一起操練之外,也有不少拿閒暇時間鍛鍊身體的。

耍石鎖,舉大缸,花樣也多得很,但時常一個不慎,就扭到腰了,或者擰到筋了,若是上戰場之前,不幸遇到了這種情況,那等待他們的,基本就是一個死字。

打起仗來,將軍可不會因為你抽筋了,就準許你在營地裡休息。

你就是腿上肌肉自己擰成了麻花,也得硬著頭皮上!

但梁休教的這些動作,不但對身體各部分的強化有很大的針對性,士兵們可以根據自己的薄弱之處自行組合,而且還都十分安全。

每次訓練之前,先熱熱身,訓練完之後,再做做拉伸,極少出現意外事故。

而且陳修然也不光隻是鍛鍊,他後麵還有軍體拳,擒拿術等手段,都還冇示範呢!

在他心中,梁休提供的這些訓練方法雖然都冇聽過,但絕對都是精品,甚至可以記錄成書,傳承下去。

這樣好的法子被人小瞧,他當然不滿意!

“太子殿下,虎賁軍雖然是我大炎最強軍隊,但我野戰旅,也不是軟柿子!既然他不服,我看不如就各自派人出來,比試比試!”

陳修然掃了一眼那士兵,不跟他對話,直接看向宇文雄:“宇文統領,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