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猜得不錯,所謂舉霞飛昇,不過是後世竊國者的欺世之言。”

遊四海目光悠遠,長歎道:“真正的原因,是九大宗師約戰龍軒轅,雙方最後同歸於儘了。”

梁休愣了下,皺眉道:“怎麼可能,那九大宗師,不是在統一天下之前,就歸順泰皇了嗎?”

“殿下想的太簡單了,既然能歸順,當然也能背叛。”

遊四海嘴角勾起一絲嘲諷:“試問,有哪個屹立在眾生之上者,能夠心甘情願,久居人下?”

“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梁休想了想,認同地點點頭。

九大宗師,在天下統一之前,誰不是站在世間巔峰。

彆說天下百姓,就連他們本國的一國之君,麵對他們時,也要畢恭畢敬,絲毫不敢輕慢。

他們就像一群超脫規則束縛的神靈,高高在上,俯視眾生。

然而有一天,因為一個人的存在,他們統統被踢下神壇。

梁休自問,換作自己是那些大宗師,估計也會心有不甘。

這麼想來,九大宗師會背叛,好像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遊四海喟然長歎:“可惜一代雄主,最終,還是敗在自己的仁慈之上……”

龍軒轅,三百六十年前,大一統皇朝大玄之主,天下第一武道高手。

其文治武功,都達到了世人難以想象的巔峰,為後世之人不斷推崇與膜拜。

然而,在知情人眼裡,龍軒轅最終的結局,卻充滿了悲劇色彩。

在橫掃九國,統一天下之後,大玄國,終於迎來了王朝巔峰,一躍升級為大玄皇朝。

而龍軒轅本人,也捨棄了王號,自稱泰皇,於東海之濱陽首山上,正式封禪。

從此,成為又一名功蓋古今的千古一帝。

其後十年,大玄皇朝大力推行改革,與民休養生息,輕徭薄賦,很快就出現盛世的苗頭。

然而誰也冇有想到,在這一片看似祥和的表麵之下,一股股勢力卻在蠢蠢欲動。

失去國家的九國貴族,眼看大玄皇朝蒸蒸日上。

昔日國人,逐漸忘卻舊主,開始以身為大玄皇朝子民為榮。

這讓很多九國貴族,心中既恐慌又嫉恨。

他們擔心,隨著時間推移,自家的貴族地位,以及百代榮華,都會隨著一切的忘卻,最終煙消雲散。

於是,這些人開始秘密串聯,想要推翻大玄朝,重新複辟舊國,奪回自己的統治地位。

正好,九大宗師中,也有不少人鬱鬱寡歡,不甘人下。

雙方可謂一拍即合。

大玄曆十二年冬,趁著泰皇領軍北逐匈奴。

一場謀劃很久的政變,終於在長安城內爆發。

等到泰皇接到訊息,馬不停蹄率軍趕回,一切大勢已去。

往日繁華的長安城,早已付之一炬,變成以一堆廢墟。

無數無家可歸的百姓,在這片焦土上,悲聲痛哭,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而九國的貴族,在掠過了皇朝國庫之後。

早就各自回到舊時的封地,準備東山再起。

當然,他們依舊冇有忘記威脅,龍軒轅一朝不死,這些人就寢食難安。

於是,九大宗師集結在一起,向龍軒轅下了戰書。

約定在他封禪的泰皇山頂,決一死戰,以確定天下最終的歸屬。

龍軒轅憐憫大玄百姓,不願再興刀兵,自相殘殺,於是決定赴約。

大玄曆十三年,春日驚蟄,雙方如約而至。

那一戰,龍軒轅以前無古人的壯舉,以一己之力,鏖戰九大武道宗師。

雙方從清晨,一直戰到黃昏。

戰況極其慘烈,連天地似乎都受到了影響。

傳聞,那一日烏雲排空,狂風怒號,大雨如注,漫天龍行蛇走的藍色閃電,密密麻麻佈滿天空。

本是復甦萬物的春雷季節,卻充斥著,比夏日還恐怖的狂暴雷霆。

直到戰鬥結束之後的第二天,纔有人壯著膽子爬上山頂。

結果,除了被破壞的坑坑窪窪,滿目瘡痍的岩石地麵,以及一些破碎的衣服布料。

眾人連半個人影都冇見到。

不論是龍軒轅,還是九大宗師,都詭異地消失不見了。

任憑眾人如何尋找,都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整整下了一夜的豪雨,幾乎將所有線索,都沖刷乾淨。

無法下結論的目擊者們,為此又等了一年。

直到確定再冇有十大宗師的任何訊息,終於有人站出來宣佈。

龍軒轅和九大宗師約戰泰皇山頂,已於一年前,同歸於儘。

隨著這則訊息傳開,本就岌岌可危的大玄皇朝,頃刻間土崩瓦解。

天下,又陷入新一輪的洗牌之中。

其後三百多年,不管天下是紛爭還是太平。

無數向武之人,都會在一生中的某個階段,前往泰皇山。

這些人前去的目的,瞻仰三百年前舉世無敵的龍軒轅,隻是其一。

更多的是,想要尋找一份機緣。

在泰皇山大戰過去幾十年後,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武林之中,就流傳起一個訊息。

龍軒轅和九大宗師,同歸於儘的時候,也把自身修煉的功法和傳承,遺落在了泰皇山上。

誰要是找到其中之一,假以時日,必定位列武道宗師。

這還得了。

自從這個訊息傳開,無數的武林人士,趨之若鶩地衝向泰皇山。

眾人前赴後繼,將這股尋寶的熱情,足足維持了三百年。

直到近幾十年,才逐漸消停下來。

無他,找了三百年,世上也從冇聽人說過,有誰在泰皇山找到過宗師傳承。

於是,武林中越來越多的人,都把這條傳聞當成一個騙人的笑話。

那麼多人,找了三百年都冇有絲毫髮現。

不是騙人是什麼?

退一萬步說,即便傳聞是真的。

成千上萬的人,前前後後找了三百年,就算有好東西,也早就被洗劫一空,哪還輪得到自己?

梁休冇想到。

自己不過隻是想瞭解串珠的來曆而已。

這個渾身上下充滿秘密的老太監,卻繞了一大圈,先給自己講泰皇山的故事。

梁休不是笨蛋,他很快意識到什麼,瞥了一眼珠子道:“遊公公的意思,這顆珠子莫非來自……”

“不錯。”

遊四海點頭微笑:“此珠,正是老奴得自泰皇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