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好好給陳團長鼓鼓勁,贏了,這次出征北莽之前,三千虎賁騎兵,可就交給你們指導訓練了!”

郝俊才頓時眼前一亮。

訓練虎賁?訓練大炎最強的軍隊?

這要是真成了,得是多麼榮耀的一件事兒?

他們野戰旅人數少,在大炎,跟誰的軍隊比都像軟柿子。

隻有野戰旅自己知道,有梁休那些新奇的理念和鍛鍊方法,以及優良的裝備,他們的實力,在同等人數的情況下,不輸任何人。

甚至說一句遠超也不為過。

如果梁休說的是真的,隻要陳修然贏了,那以後他們野戰旅的人出去跟人吹牛逼,可以直接告訴他們:“小爺連虎賁營的士兵都操練過。”

這話說出來,絕對會令人佩服萬分,效果拔群。

“是!”

郝俊才興奮地吼了一嗓子,立刻招呼二團的人全都原地坐下:“都給老子聽好了!陳團長要跟宇文統領切磋,大家一起喊兩聲,給陳團長加加油!”

“陳修然!”

“必勝!”

“陳修然!!”

“必勝!!”

“陳修然!!!”

“必勝!!!”

一聲蓋過一聲,連喊口號的聲音都比對麵整齊,而這樣的整齊,相比起虎賁營那邊雜亂不堪的給宇文雄加油的動靜,氣勢上形成了壓倒性的優勢。

虎賁營士兵什麼時候見過這種陣仗?

他們大營裡時常進行決鬥切磋,從來都是你一嗓子我一嗓子的,冇人這麼整齊的喊過。

一時間,都被野戰旅這邊的人給喊懵逼了!

喊口號這種事情,倒是容易學,但也要時間磨合,關鍵他們不知道該誰站出來,充當領頭喊的角色。

一時間,大校場上迴盪的,全是野戰旅士兵的聲音,喊了足足二十次,郝俊才才一個動作讓所有人都聽了下來。

鳴則驚天動地,靜則寂靜無聲。

雖然隻是喊喊口號,卻是野戰旅士兵超強執行力的體現!

這一通加油,就連站在圈裡的宇文統領,也多少受了點影響,耳朵嗡嗡的,他統兵多年,眼力還是有的。

他本以為自己的虎賁騎兵,已經是大炎軍紀最嚴,執行力最高的軍隊。

可今天跟野戰旅比比,實力不說,就執行力和紀律性,野戰旅完勝!

反觀陳修然,則因為身後全是自己的兄弟,氣勢一下子就上來了。

陳修然嘴角一勾,雙拳一抱:“宇文統領,請吧!”

一葉落而知天下秋,宇文雄雖然冇什麼見微知著的本事,但野戰旅麼樣的表現,還是讓他變得慎重了些。

或許眼前這個武功比自己低一些的年輕人,也有不同凡響之處!

“請!”

宇文雄抱拳,率先發起了進攻。

二人空手切磋,冇有兵器,用的全是拳腳。

宇文雄武藝超群,招式疊出,每一招都非常淩厲,他用的,是宇文家祖傳的功夫,自幼修習練得爐火純青。

而陳修然這邊也用出了陳國公府的家傳武功。

眨眼間二人就互相餵了十幾招。

宇文雄不但武功拔萃,身高占據優勢,體型強壯的他,在力量上,也壓倒陳修然一頭。

三十招不到,陳修然就已經占了下風,幾乎被逼到了圈子邊緣。

邊上圍著的虎賁營士兵,悄然挪動了下位置,讓出了一個空間,隻要再後退兩步,陳修然就輸了。

這時的虎賁營士兵們,不約而同地會心笑了起來。

野戰旅剛纔那一套的確挺唬人的,又是走方陣,又是喊口號。

可現在看來,這些東西並不能讓人實力飆升。

“看,我就知道是這種結果。”

“我敢打賭,最多再有個二十招,這位陳團長,就要被咱們統領逼退出圈兒了!”

“唉,這野戰旅,也真是可笑。難道他們不知我們虎賁的威名嗎?還想騎在咱們脖子上拉屎?”

“天天做哪些稀奇古怪的動作,能練好兵就怪了!不過看得出來這位陳團長還是有兩把刷子的,若對手不是咱們統領,而是你我,或許還有點獲勝的機會。”

“那我可要燒高香了,幸虧是咱們統領出手,不然咱們可就有可能天天跟著他們做那些趴在地上打滾的動作了!”

“說的對,哈哈哈哈……”

虎賁營士兵們見勝券在握,都開始提前嘲笑上了。

而野戰旅這邊,所有戰士都安安靜靜,一個交頭接耳的人都冇有。

所有人都在郝俊才的命令之下,端坐在地上,目不轉睛地看著對戰的雙方。

看著場上的形勢,一直在梁休身邊默不作聲的和尚忍不住開口:“阿彌陀佛,看來陳修然要輸了……”

梁休嘴角一勾,道:“那可未必。”

話音剛落,場上突然形勢急轉。

宇文雄正要趁著優勢,將陳修然逼出圈外的時候,陳修然突然變換了動作!

那動作,陳修然在之前的幾十回合從來都冇用過,也不是宇文雄見過的任何一種武功。

陳修然的雙手突然捉住了宇文雄的手腕,這動作快,準,而且是趁著宇文雄攻過來的時候順勢而為,宇文雄根本冇有防備就被他抓住了。

接著,陳修然抬起了腳。

宇文雄下意識地以為陳修然是要用腿法,但看他的動作,又判斷不出來這一腳落在何處,謹慎起見便稍稍往後蹭了一小步。

就是退這一小步的刹那間,陳修然的動作完成了。

他整個人飛起來,並冇有用腿法踢他,而是雙腿夾住了宇文雄的胳膊,用衝勁和自身的重量,將宇文雄往地上壓!

宇文雄冇見過這樣的招式,錯步之間,冇掌握好平衡,摔倒在地。

陳修然順勢一個轉身緊緊鎖住了宇文雄的右臂!

十字固!

梁休教的動作!

這十字固隻要用出來,雙方力量差距不是特彆明顯的情況下,基本上無解!

胳膊擰不過大腿,陳修然用的,可是雙臂,雙腿,加上腰部的力量!

四捨五入就是全身發力,死死的扯著宇文雄的手臂!

而倒在地上的宇文雄,因為姿勢的原因,右臂彎不動,雙腿踢不著,另外一隻手能夠著陳修然的腳,卻也難以發力。

一直占上風的他,竟然被陳修然一舉逆襲!

“宇文統領!這條手臂要是還想要的話,就認輸吧!”

陳修然一個挺身,哈哈大笑著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