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梁休有無限的求知慾,但對於和尚的無理要求,他隻能斷然拒絕!

強大的男人,從來不屑於男上加男!

比試繼續。

一炷香的時間很快就要到了,身為虎賁騎兵營的大統領,統禦著大炎最強的一萬騎兵,宇文雄不允許自己落敗,哪怕是平手也不行。

隻是陳修然所展示出來的手段,在他眼裡太不正常了,甚至有幾招,還真真切切威脅到了他。

這在他的軍旅生涯中,幾乎是從未出現過的事情。

他怎麼可能知道,陳修然在比試中用出來的,根本不是這個時代的武功。

而是經曆了幾千年的沉澱,改良,提煉,在千年之後的世界,廣為流傳的技擊之術!

正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後來者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吸收了前人的經驗,總體上來看,是在慢慢進步的。

十年八年或許顯不出來,但百年,千年呢?

內功,氣理,的確因為古代宗門,家族之間的敝帚自珍,最終冇能完美的傳承到後世。

但武技這些隻要夠聰明,光是偷看都能學會的東西,不但傳下去了,而且還在曆史進程中不斷改良,並且不斷淘汰掉其中不適應時代發展的部分,留下的,全都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動作。

後世的擒拿術,格鬥術,放在古代不一定就能稱得上最強。

但絕對,極有競爭力!

隨著時間越來越少,宇文雄終於放棄了最初想要用壓倒性的實力,讓陳修然認輸的想法,打算將陳修然扔出圈外,招式變成了以推,撞,扔,摔為主。

過手四五招之後,陳修然看穿了他的打算,立刻該換了步伐。

他不再穩穩地站著,而是不停踮腳,一下往前一下往後,整個人看上去就跟跳舞一樣。

虎賁營的人一看,又議論開了。

“哎?這個陳什麼團長,怎麼步法突然變得輕快起來了?明明剛纔很沉穩的!”

“哼!他這是堅持了這麼一會兒,覺得咱們統領奈何不了他放鬆警惕了吧?”

“學武之人,最重要的就是下盤要穩,我敢打賭,姓陳的再撐不了多久了,最多十息的時間,必然落敗!”

“哈,這野戰旅,畢竟是一支新軍,從上到下,心態還是不夠沉穩啊……”

虎賁軍士兵,多半瞧不起陳修然,但場上的宇文雄,卻凝重起來。

因為陳修然這步法,看上去不穩當,可他試探了兩次進攻,卻發現陳修然靈動至極,不論是進攻,後撤,都比先前一板一眼的時候要強多了,原本他還能抓到陳修然,或推,或摔。

可陳修然突然改換步法,讓他看不透陳修然的移動意圖,之後再出招,居然屢屢失手,放空,連衣角都難摸到了。

宇文雄越來越著急,幾次猛衝,終於在最後一次,成功抓住了陳修然,可正當他要將陳修然扛起來扔出去的時候,觀戰的梁休高喊道:“宇文統領,可以停了。這一炷香,早就燒完了。”

宇文雄隻能不甘心地把陳修然給放下。

陳修然喘著粗氣,向後稍稍退了一步,雙手抱拳對宇文雄說:“宇文統領,承讓了!咱們這應該,算是平手。按照約定,今日起,你們虎賁營在座的三千位士兵,可就歸我陳修然管了!”

“願賭服輸!虎賁營騎兵聽令!”

“有!”

“今日起,包括我在內,我們三千虎賁,接受陳團長的訓練指示!他怎怎麼安排,咱們就怎麼做!誰也不能有絲毫牴觸,更不能有絲毫懈怠,聽懂了嗎?”

“謹遵宇文統領之命!”

虎賁是驕傲的,越是高傲的對自己的顏麵看的就越重。不過他們人人都知道,顏麵是靠自己掙來的,今日既然輸了,那就要輸得起才行!

梁休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也隻有這樣比試一場,這些高傲的虎賁士兵才能真正聽從號令。

畢竟不是自己帶出來的,心不在自己這兒,先製服了他們的頭頭,剩下的兵才能服從安排。

這也是梁休非要把宇文雄也給點出來的原因。

陳修然平複了一下呼吸,到梁休麵前,臉上掛著得勝者的笑容:“司令,屬下慚愧,冇能贏了宇文統領!”

“無妨,宇文統領勇猛無雙,力量出眾,你能打個平手,孤已經非常滿意了。”

他拍拍陳修然的肩膀,走到宇文雄跟前:“怎麼樣?宇文統領,孤這野戰旅,還是有點意思的吧?”

“敢問太子殿下,方纔陳團長所用的技巧,難道是野戰旅全軍都會的嗎?”

“那當然,這些都是在日後的訓練項目中的。你們,也都能學到!你們這三千人,雖然是孤從父皇那裡借來的,但在孤這南山大營一天,咱們就做一天的兄弟,孤,還有南山大營所有野戰旅的成員,都將真誠相待,絕不藏私!”

宇文雄頓時咧嘴笑了起來。

“太好了!不瞞太子殿下,剛纔跟陳團長交手,有幾招真叫我無法可解,都是仗著自身的蠻力強行破開的,換了旁人,絕不能好受了。可惜冇怎麼看明白,野戰旅若真的願意將這些絕學教授給虎賁的每一個人,宇文雄真的感激不儘!”

宇文雄雙手抱拳,單膝跪地:“我替這三千虎賁營騎兵,謝過太子殿下!”

“哈哈哈哈,先不著急謝。聽聽出征之前,野戰旅的訓練內容吧。”

梁休笑了幾聲,末了摸著鼻子小聲嘟囔道:“聽完之後,你們彆罵人就行了。”

“陳修然!”

“到!”

“跟咱們的新戰友,仔細說說!”

“是!”

陳修然立刻從懷裡掏出來一個本本,上麵是野戰旅一團每天的訓練日誌,接下來的訓練內容,野戰旅早就確定下來了。

“野戰旅訓練,以七天為一個週期!第一天,早起後,從大營出發,跑十公裡。回來之後,仰臥起坐,俯臥撐,深蹲等基礎動作各200次,分兩次進行!”

“用過午飯,休息一刻,訓練武技半個時辰,一對一實戰對抗練習半個時辰,軍陣演練一個時辰。”

“用過晚飯,休息一刻,再從大營觸發,跑十公裡,睡覺!”

“第二天……”

七天一個週期,每個週期有一天訓練減半,一天休息,每個士兵都參與學習軍事理論。

讀完,陳修然合上本子:“都聽明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