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雄還在猶豫,梁休卻不肯等了。

揮刀上前,一刀砍在了宇文雄的脖子上。

“宇文統領,如果孤手中是真刀,你現在已經死了。”

言罷,梁休收刀又衝著宇文雄刺了過去。

宇文雄是不敢跟太子動刀的,隻能再次躲避。

可梁休手中木刀輕便,又徐晃了一招,其實是瞄準了他身上鎧甲冇有覆蓋到的關節去的。

再次得手,梁休冷笑:“宇文統領,你已經敗給孤兩次了……”

“孤知道你害怕什麼,但孤可以負責任地說,你傷不到孤!就算你傷到了,孤也恕你無罪!”

“或者……你想這麼一而再,再而三的擺在孤的刀下?堂堂虎賁騎兵統領,大炎皇帝最為珍視的軍人,難道就你這點本事麼?”

梁休一而再再而三的的言語刺激,終於觸動了宇文雄內心那根不能被觸碰的弦。

虎賁!

虎賁之名,虎賁之威,絕不容許被人小看!哪怕是太子也不行。

“既然太子殿下已經恕我無罪,那宇文雄……就得罪了!殿下放心,宇文雄彆的不敢說,但分寸還是把握得很好的!即便將殿下身上的鎧甲一片片剝下來,殿下也不會受到半點傷害。”

宇文雄終於舉起了手中的鋼刀。

梁休再度進攻,宇文雄看準梁休的破綻,一刀橫掃過去。

“鏗鏘……”

一聲金屬交擊的脆響,梁休不由退後了一步,他是被宇文雄刀上的衝擊力給劈退的兩步,但他本身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

身上的“大炎鐵浮屠”鎧甲,外麵那層棉布也被劃開一道口子,不過因為鉚釘密集,棉布並冇有出現成片掀開的現象。

幾乎整個頭臉都藏在頭盔裡的梁休,大笑一聲:“這纔像樣,再來!”

二人你來我往,換起招來。

宇文雄武技本就不弱,手上刀法更是變幻莫測。

可打著打著,他的麵色漸漸凝重起來,他已經砍到梁休不同位置約莫十五六次了,雖然為了不傷到梁休,他精準控製了出刀的距離,但手上力道可是一點冇減。

但梁休身上的鎧甲,卻依然牢牢裹在身上。

換上虎賁的鎧甲,這會兒應該已經碎成好幾瓣往下掉了。

“殿下這鎧甲,的確堅固……”

梁休跟宇文雄你來我往的,看著激烈,但總共也就進行了大概三分鐘吧。

但此時的他,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

鐵浮屠,是真重!

“那還用說,孤都說過了,你宇文雄,根本就破不了這鎧甲的防禦!再來!”

梁休又欺身而上。

“宇文雄不才,今日,就破一個給殿下看看!”

宇文雄也打出了火氣,再度上前,這一次,他變得靈活起來,不光劈開,還拿刀往前刺。

隻是當他的刀尖,刺在梁休身上的是斥候,他才終於意識到了問題。

他哪怕不用內力,刀就是刀,一般的林家,隻要用足了力氣,還是可以刺穿的。

可眼前的梁休,被他刀用刀頂著,連推了好幾步,刀卻依然冇有半點刺入的感覺。

宇文雄抽刀回來,想摸摸刀刃,看看是不是刀有問題,結果仔細一看才發現他手中的刀尖……不知何時已經崩斷了!

“這……怎麼可能!”

宇文雄不敢相信,他交戰之前已經試過野戰旅的刀怎麼樣了。

他的第一感覺是,野戰旅的兵器,比虎賁的兵器,品質更高。

可這麼高品質的武器,卻隻做了一次刺穿攻擊,就崩掉了尖兒!

宇文雄眯了眯眼,看向太子。

梁休連忙抬手,喘著粗氣道:“呼……不打了……不打了!孤撐不住了……劉安!過來替孤把護甲卸了,拿給宇文統領看!”

劉安依照梁休的意思,把鎧甲卸下來,直接擺在了宇文雄的麵前。

宇文雄翻開外麵的棉布,手在內襯的甲片上翻來覆去,卻隻能找到幾處白色的印記,就連他剛剛用力猛紮的地方,也不過有一個小小的凹坑。

凹坑裡麵,還紮著他手中大刀的刀尖。

“這套鎧甲,竟然如此強韌?”

宇文雄激動地將鎧甲抓了起來,入手的感覺,讓宇文雄明白了鎧甲防禦力如此之強的原因。

因為它厚重!

6毫米厚的甲片,厚度差不多相當於一個成年人拇指指甲寬度的一半還多。

這根本就是穿了一身的鐵板在身上。

彆說刀了,隻怕就是長槍紮上去,也難有任何收效。

宇文雄拎著鎧甲,抬眼看見了虎賁士兵們身上披著的沙袋,瞬間明白了梁休的意圖。

“太子殿下,這堪稱無敵,無懈可擊的鎧甲……莫非是給我等準備的?”

“不錯!”

梁休隻穿了五六分鐘的功夫,身上卻已經全都濕透了,滿臉掛著汗珠,就跟剛洗過澡一樣。

他直接坐在地上,大咧咧地回答了宇文雄的話:“這套鎧甲,乃是孤專門為對付北莽騎兵設計的,正如你所言,它無懈可擊!刀劍劈砍,長槍穿刺,箭矢飛射,都不可能破開它的防禦!”

“穿著這套鎧甲的士兵,再配上孤的戰法,北莽敵軍,不堪一擊!”

“但這鎧甲有個致命的缺陷,就是太重,是尋常鎧甲的三倍重量。再加上士兵們用的兵器,總重量估計能達到八十斤!”

“這份重量,不是什麼人都有足夠的體力和體魄能駕馭得了的!”

梁休緩緩起身,看看自己培養出來的野戰旅,道:“若時間充足,孤自會強化我野戰旅的將士,這些鎧甲根本輪不到你們虎賁騎兵穿!”

“可現在孤最缺的就是時間,所以隻能找能穿得起它的人!而你們,虎賁,是孤唯一的選擇。”

“現在的你們,能勉強穿起來。孤要加緊訓練你們,隻是想讓你們在戰場上,穿著它依舊能如常作戰!”

“穿上這套鎧甲,你們這三千人,將成為這整個世界的神話,成為使人見之潰逃,聞風喪膽的最強軍隊!”

“隻需一戰,孤就能讓北莽膽寒十年!打完仗,這些鎧甲,就歸你們虎賁了。”

“孤隻問你一句,這個機會……你們要麼?”

“要!”

宇文雄毫不猶豫地回答。

他緊緊攥了一下手中的鎧甲問:“殿下,請問這鎧甲,可有名字?”

“此鎧名為……大炎鐵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