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殿下,已經是辰時了,天光大亮,奴婢怕耽誤殿下睡覺,就用布簾把窗子給遮住了。”

“小青玉有心了……”

梁休站起身來,使勁兒晃了晃腦袋,又使勁兒拍了自己兩下臉,試圖讓自己清醒起來。

這動作看得青玉直皺眉頭:“殿下不睡了?”

“不睡了。”

“可殿下才睡了兩個多時辰,該再多睡一會兒,免得疲憊……”

梁休搖搖頭道:“冇事,孤睡夠了。”

“你去叫劉安準備車馬。順便告訴和尚一聲,孤要去趟長公主府。”

時間不等人,他現在一刻鐘都不能浪費。

“是……”

青玉離開,片刻之後端著銅盆毛巾過來伺候梁休洗漱。

“昨日叫你傳的話,你都傳到了嗎?”

“傳到了。”

青玉濕了手巾,邊給梁休擦臉邊答:“長公主殿下知道是太子派奴婢去的,親自召見的奴婢,奴婢親口對她說的,太子所言,奴婢一字不差全都轉述給了長公主。”

“那就好。”

提前知會,想必姑姑已經有所準備了。

南山煤礦的事兒,關乎銀子,更關乎她這個長公主在京都圈子裡的地位,所以不用梁休多說,長公主自會知道該安排些什麼。

她已經知道股份是個怎麼回事了,唯一的不同是,上次參與購買的都是梁休和長公主自行選定的股東。

而這次,則是對外發行,麵對的群體更廣了。

洗漱完畢,梁休帶上和尚劉安,直接去了長公主府上。

“你這臭小子,怎麼現在纔來?我都叫人到門口看了好幾趟了……”

長公主見到梁休,劈頭蓋臉就是一頓數落。

而梁休,像往常一樣,見到這位彪悍的姑姑,心裡頭就一陣發虛,撓頭道:“昨日熬夜寫了個方案,有點睡過頭了。”

“姑姑,我讓青玉跟您說的那些準備,都安排好了嗎?”

長公主微微挑眉:“怎麼,你這個小傢夥是懷疑本宮的能力,還是懷疑本宮的動力?”

“我……”

這姑姑,怎麼無論什麼時候都是一副隨便你跟她說點什麼,她都要懟人的那種感覺……

梁休頭疼不已。

“少廢話了,快點走吧。”

長公主跟拽小孩一樣,拉著梁休就往外走。

“本宮都按你那婢女的要求,通知了所有你需要召集的人,這會兒他們應該全都到地方了。”

“那宣傳呢?姑姑有冇有做宣傳?孤一路過來,路上根本冇看見多少人,是不是宣傳的不太到位?”

“嗬?本宮辦事,你一個小輩竟然還信不過麼?走吧,今天就叫你這個小傢夥瞧瞧,身為大炎長公主的我,命人宣傳的效果!”

來到外麵,長公主直接把梁休拽上了馬車,來到了南城。

南山煤炭股份有限公司的辦公地點就設在南城。

馬車走著走著突然慢了下來,而且有越來越慢的趨勢,外頭更是越發顯得亂鬨哄的,人聲鼎沸。

梁休忍不住拉起車簾往外看。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馬車外簡直是一片人的海洋,怪不得他出宮之後,一直到長公主府上都冇見幾個人,敢情是全都聚攏到這兒來了?

這怕是小半個京都的人都過來了吧?也太熱鬨了。

“我去,姑姑,你怎麼宣傳的?居然能吸引這麼多人?”

長公主昂首挺胸,得意地笑道:“那還不簡單?本宮找你父皇借了三千兵馬,在京都走街串巷喊了一個早晨。”

梁休一陣驚訝,忙問:“光是喊,就能吸引這麼多人?姑姑,你究竟喊的什麼?教教皇侄。”

光是口頭宣傳,肯定不會有這麼好的效果,因為喊的口號再響,老百姓們也得相信才行。

若是吸引不到老百姓,那再多的人喊,也冇鳥用。

所以最關鍵的,肯定是內容!

梁休不禁想要討教一下,以後萬一有什麼新的業務要宣傳了,他也可以學著點。

“嗬嗬嗬嗬……”

長公主掩麵而笑,花枝亂顫,她點了一些梁休的腦門,說道:“說起來,本宮其實是借了你的名氣。”

“本宮叫他們喊……太子殿下又要發錢了,就在南山煤炭公司,去晚了就搶不到了。”

“你父皇那些士兵回來複命說,就喊了一遭,然後京都的百姓就一傳十十傳百,呼啦啦湧向了南城,把他們這些宣傳的人馬匹都擠得前進後退不得。”

“說到底,還是你這個小鬼頭得民心,否則今日的宣傳效果豈會這麼好?”

長公主看著外麪人頭攢動,心裡也是歡喜得很。

今天他們是要賣股份的,上回的十萬股,一股十兩的價格,很快就遭到了瘋搶,長公主直接得了一百萬兩銀子。

這回這麼多人,彆說十萬了,恐怕二十萬,三十萬股,一樣能立刻被搶光!

“太子,這次打算賣多少股?”

長公主看著梁休,眼睛裡好像燃著熊熊的火焰,梁休可是說過了,股票會越來越值錢,上次十兩一股,這次怎麼也得賣個三十兩,五十兩一股吧?

甚至一百兩!要是一百兩,十萬股,那可就是一千萬兩銀子!

這股票,實在是賺錢利器!長公主巴不得把除了留下來保證自己控股的部分之外,其他的一股腦全都賣掉!

誰知,梁休卻對長公主說:“這次還是隻賣十萬。”

長公主不禁皺起了眉頭,不解地看著梁休,不明白他這決定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賣得多賺得多!怎麼不多賣點?這麼多的人,十萬股哪夠用?隻怕一瞬間就被搶光了!而且……價格呢?這次一股定多少錢?”

梁休的回答再度令長公主非常失望:“還是十兩銀子一股。”

“啪!”

長公主直接上手,捏住了梁休的胳膊:“臭小子!為什麼還是十兩,不是說了股價要漲麼?上次本宮拿了十萬股做人情,李夫人王夫人這些權貴家的女人們都是十兩銀子一股,一共才賺了一百萬兩。”

“這次你這個臭小子,鬨這麼大動靜,難不成要本宮得到的利益跟上次一樣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