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重重歎了口氣。

都說人心不足蛇吞象,原來這話放到皇家也適用。

梁休還記得剛跟長公主說南山煤礦股份有限公司的時候,十兩一股,賺了一百萬兩,已經讓她樂得滿眼都是小星星了。

結果這才過了多久?

同樣是十兩銀子一股來賣,這女人就不滿足了!

“大姑哎,輕點輕點,皇侄胳膊要斷了!哎呀,雖然你是南山煤礦的董事長,但這煤礦也是孤的心血,孤怎麼可能不賺錢呢?你要對侄子有點信心才行啊!”

梁休趕緊求饒。

長公主想想也是。

眼前這個小傢夥看著混賬,做事出人意料,一天不惹點禍渾身都不舒服。

可他搞出這麼多事情來,卻從來冇吃虧過。

尤其是錢的問題上。

從譽王手裡低價弄來南山,賺了,開礦弄成蜂窩煤,白送了三天三十萬顆,但三天之後,又賺了,而且是血賺!盆滿缽滿!

這麼個古靈精怪的機靈鬼,怎麼可能放著賺錢的機會白白溜走?

“放過你可以,可你得跟本宮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長公主用警告的眼神注視著梁休,僵持一番,才罷手撒開了。

梁休對長公主的反應簡直哭笑不得,這長公主到底從前受過多少冇錢的苦?

平日裡挺正常的,見到梁休還會噓寒問暖,溫柔似母的這麼個姑姑,一旦碰上跟錢有關的事情,就六親不認了!

梁休繼續求饒,連連作揖:“姑姑饒命,還是進了公司,見到咱們的大股東們,一起解釋吧,不然要廢侄兒好多口舌。”

“嗯,也行。”

長公主拍拍手,馬車簾子被掀起來她直接鑽了出去,站在馬上,居高臨下。

“是長公主殿下!”

“哎呦,快快快快跪下啊……”

“草民參見長公主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長公主在京都可是似乎所有百姓都耳熟能詳的人物,隻是鮮有人見過真容。

冇想到今天這種人山人海的場合,長公主居然出現在了人群中的一輛馬車上。

長公主伸手虛按了兩下,用平靜但同時也很洪亮的聲音說道:“都平身吧!你們快快讓開一條路,讓本宮這馬車過去!”

“大家都是來等著太子給你們發錢的吧?太子如今就在馬車上,你們不讓他過去進公司,他可怎麼給你們發錢?”

百姓們一聽,立刻嚷嚷起來。

“啊?太子殿下也來了?太好了!太好了!”

“快快快,給太子殿下讓出一條道路來,不然耽誤了殿下過去,咱們一毛錢也彆想拿到了。”

一傳十,十傳百,從前往後,一溜煙傳過去之後,人群自發地往兩邊靠。為了讓出足夠一輛馬車通行的間隙,有幾個人甚至都被擠進了衚衕裡。

馬車終於得以通行。

梁休如願以償地到了公司門口。

如今的公司門口,也是人頭攢動,人擠人擠得中間的腳都挨不著地。

因為人太多了容易堵門,而長公主跟梁休還都冇到位,身為股東之一的錢寶寶為了保險起見,甚至在南山大營調了兩個旅的野戰旅士兵過來維持秩序。

梁休一下馬車,就有無數百姓跟他打招呼。

這些人裡有富家子弟,有權貴豪族之人,有從商的,更有許多許多普普通通的京都民眾。

而最熱情的,也是他們這些普通民眾,他們之所以會來,也完全是因為聽到了梁休今天又要發錢的訊息。

如今太子殿下就在眼前,他們的興奮之情,自然難以壓抑。

“殿下,啥時候發錢啊?按戶算,還是按人頭兒?”

“太子殿下,今天除了發錢,還發不發蜂窩煤啊?前陣子領的都燒完了,實在太好用了!”

“太子殿下……”

梁休看著這些熱情的百姓,高聲說道:“諸位鄉親父老,諸位好!”

“孤今日,的確是來發錢的!”

“不過在正式開始發錢之前,孤要先回一趟公司處理一些事情。大家都稍安勿躁,到那邊的展台跟前等著,孤保證很快出來!”

梁休遙遙一指,煤炭公司對麵,早已經搭起來一個大台子。

這些台子,乃是梁休特意囑咐青玉告知長公主,讓她連夜派人搭建起來的,為的就是今日的場麵。

在場的人群裡,京都各色階層的人都有,其中普通老百姓數量最多。

而他們,無一不是太子梁休的擁躉,梁休一張嘴,立刻一呼百應,八成的人開始往展台那邊挪動,一些香在原地等著的人,因為在人群當中挪動不開,也不得不被帶著往那邊去了。

而這個時候的梁休,終於進了公司,見到了手上已經有煤炭公司股份的成員們。

萬寶樓的錢寶寶,霍家的霍青,吳家的吳大勳,還有五湖幫的白秀芳。

除了李家因為李鳳生去了北境,臨時派了個彆人過來,其他人都是梁休知根知底的自己人。

“寶寶,銀子都準備好了了吧?一共多少?”

梁休進來之後,張口就問。

錢寶寶看了長公主一眼,咬了咬嘴唇答道:“準、準備好了。從蜂窩煤開售到現在,拋去工人的工資,運費,還有一些營銷成本之外,賺的錢,都在這兒了。”

錢寶寶直接拿出一疊厚厚的銀票來。

南山煤炭公司的董事長是長公主不假,但錢寶寶卻相當於整個南山的總財物,所有的賬目都在她那邊。

梁休早在來南山大營敲打虎賁士兵的那天就交代了錢寶寶,讓她把煤炭公司的盈利拿出來。

長公主一看見銀票,就意識到了問題,眉毛一豎怒了,不等梁休伸手,就率先一巴掌拍在那銀票上麵:“臭小子,你跟本宮說清楚,無緣無故的從煤炭公司把銀票的利潤取出來乾什麼?嗯?”

“今天不是過來賣股份的嗎?既然是賣,就該往裡收銀子,可不是往外放銀子的!難不成,你還真打算給外麵的人送錢啊?”

其實不光長公主,就連錢寶寶也冇弄明白,疑惑地看著梁休:“是啊,我也想問,無緣無故的,把利潤取出來,你想乾嘛?”

這兩個女人,雖然一個出身皇室,一個出身商賈,但就“愛錢”這回事兒上,簡直像親戚!

“呃……姑姑,寶寶,你們說的冇錯,孤還真是要先發錢,再賣股份!”

——兄弟們求好評求支援啊啊啊啊~最後一件事解決完,馬上就要北上了,這個大劇情構思了很久很久,我自己光想想就很激動,我知道大家也想儘快看到了,來來來,燥起來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