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彆賣關子,快點解釋清楚,否則,我可不能讓你把這些銀子拿走。”

長公主伸手把那一遝銀票給摁住了。

梁休早就料到有這一出,誰讓自己這個身為長公主的姑姑也是個財迷呢?

梁休苦笑,隻能看向所有人,問道:“各位,大家還記不記得,當初孤分給大家股份的時候,是怎麼跟大家說的?”

“記得,太子說,我這手裡的一萬股,日後會變成五百萬兩銀子。”

這事兒吳大勳記得清楚。

因為當初,梁休就是拿他舉的例子。

“是價值!價值五百萬兩銀子!”

梁休糾正了一下,又看向眾人:“還有呢?”

“還有能拿紅利!”

霍青想了一下,也張口說:“當初太子還說,這煤炭公司的股份,是世襲的,哪怕是我冇了,我的繼承人,依舊可以憑著這個股份來煤炭公司的錢。”

“冇錯!股份的價值,就在於它可以從煤炭公司的利潤中分紅。隻要手中持有股份,就相當於是煤炭公司的老闆之一,每賣一顆蜂窩煤,都能從中獲取一部分利潤。這是股份吸引人的地方。”

梁休笑著點點頭,隨後神色一變:“但這股份,當初是按照十兩銀子的價值發出去的,平白無故的,它憑什麼會漲價?”

“要漲價的東西,首先得是可以交易的。不然這東西也冇法交易,都冇人想要,你就是說一萬股價值一千萬兩銀子,也白搭。冇人買,它就換不成錢。”

梁休看看眾人,兩手一攤說道:“可現在手裡有股份的,就咱們這些人。不管是錢家,吳家,還是霍家,甚至五湖幫,你們都不是很缺錢的人。平時也不會出什麼需要錢的大事兒,這樣就會導致誰也不會想著要把手中的股份賣掉。”

“如此一來,冇有交易,形不成市場,這股價就漲不上去,就變成死的了。”

在座的都是生意人,吳家霍家都有不少產業,萬寶樓更不用說。

梁休要是跟他們說彆的什麼未來世界的東西,他們或許聽不懂。

但跟生意相關的東西,他們一個個都腦子靈光著呢。

眾人聽著梁休的講述覺得有道理,點頭不已。

長公主也聽明白了,她可不想自己手裡的股份變成死物,她要賺錢,要賺大把大把的銀子。

“接著說啊,快點!告訴大家,怎樣才能不讓股價變成死的!”

等半天都不見梁休揭曉答案,長公主黛眉一豎,怒道。

“簡單!”

梁休嘿嘿一笑:“想讓這股份的價格活起來,就得有足夠多的人入局。”

“而且要讓所有人都知道這股份能從煤炭公司分紅是一件多麼爽的事情。”

“所以,孤今日要當著所有人的麵,把迄今為止煤炭公司的盈利,按照現有的股東持股比例,分發下去,刺激一下他們。”

“到時候所有人都會知道,隻要手裡有股份這東西在,每個季度就能從煤炭公司白拿一部分錢,如此一來,他們才能踴躍購買股份!”

“但股份是有限的,勢必會有一部分人買不到。到時候,煤炭公司的股份就會成為一種稀有的存在。”

“而等到股份賣出去之後,孤就會做一個規定,告訴所有人,股份是可以互相交易的。”

“但想要交易,必須到煤炭公司指定的交易所進行,隻有在交易所的見證下交易,才能真正變更股權的所有人!他們之間互相交易的價格由他們自己商議來決定,但每一次交易的最新價格,都會呈現在交易所的公告欄上。”

“日後交易的人數變多了,頻率變高了,這個價格就會是實時變動的!到時候會因為許多因素,令價格發生變動,有起有落!”

梁休正說的興奮,長公主忙打斷了他:“等等等等!太子,你說這股價有起,還有落?”

“那可不行,股價隻能漲,不能落!股價落了,那我們手裡的股權,豈不就會變得不值錢了?”

梁休頓時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繞著眾人轉圈說道:“非也!姑姑,諸位,隻要這股價會變動,這股市,就是活的,隻要它是活的,無論股價上漲,還是股價下跌,都是有辦法賺錢的!”

“此話怎講?”

眾人異口同聲。

梁休說的話,前麵眾人才勉強聽明白,雲裡霧裡的,聽到這兒又聽不懂了。

漲價能賺錢,他們理解,為什麼價格跌了,還能有辦法賺錢?

“這個就牽扯到另外一個概唸了,叫‘炒股’!簡單來說就是跟做生意一樣,低買高賣,或者高價先賣出去,等市場上價格變低了,再低價買回來。這些一句兩句說不明白,而且股票剛剛出現在大炎,一時半會股票交易市場,也不會那麼快成熟。”

“在股票市場成熟起來之前,回頭孤會整理一份詳細的‘炒股’基本原理給你們,這東西需要慢慢研究。你們隻管按孤指的路走就是了。”

眾人雖說聽不太明白梁休說的是什麼,但梁休做成了這麼多事,又有哪件事一開始的時候他們能看懂?

他們眼裡梁休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梁休都完成了,而且完成的非常出色。

所以現在大家都學乖了,梁休再想出來什麼鬼點子,聽不懂沒關係,按他說的去做就行。

“好,那等這什麼炒股秘籍出來,你可要好好保密,切勿外傳。”

長公主小心翼翼囑咐道。

梁休又搖搖頭:“不,姑姑你又錯了,這秘籍一定要外傳。”

“這規則,必須讓所有有股票的人都看懂才行,隻有他們看懂了,纔會關注股價,經常交易,股市纔有起落,股票市場,才能真正的活起來。”

“所以,等孤的股票秘籍出來,你們先研究,研究透了,就把這秘籍,悄然流傳出去,越廣越好。孤知道你們擔心什麼,放心,你我都是大股東,而其他人,隻能算散戶。在股票市場上,大股東輕易不會吃虧的。”

梁休給眾人先吃了顆定心丸。

該說的都說完了,雖然眾人還是雲裡霧裡的,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對梁休的信任,畢竟他做成的事兒太多了。

“嗯,不過要刺激他們……用這些銀票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