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看看左右,指了指桌上的銀票,對錢寶寶道:“寶寶,你能不能在最短的時間裡,把這些銀票換成現銀?”

“行是行……可為什麼?”

錢寶寶十分不解,現在萬寶樓的生意,凡是大宗的買賣,都用銀票。

比起現銀來,銀票便於攜帶,而且也可以直接拿來當成銀子使用,就是想要白銀了,也可以到銀子莊自行兌換,比銀子方便多了。

她就是考慮到這一個季度的利潤金額不小,才特意帶了銀票過來。

冇成想,梁休居然想要現銀。

“當然為了視覺效果!”

“你自己想想,你們幾個站在台上,給你們每個人發一張銀票和給你們一人發一箱銀子,哪個讓人看了更興奮?”

梁休這麼一說,眾人就明白了。

發銀票,一張紙送到他們手上,底下的人就是看了,也不會有什麼反應。

但若是現銀,箱子一開,白花花的晃眼睛,是人就會喜歡!

“行,那我去換。”

過了冇多久,銀子寶寶把現銀換了回來。

一遝大額銀票換成現銀,直接裝了兩大車,視覺衝擊力簡直爆表,連梁休自己看著,都覺得興奮的不行。

這麼多的銀子,倒出來都能躺上麵當床用了。

“好,萬事俱備,咱們出去吧!”

……

南山煤炭公司門外的廣場上,聚集而來的京都百姓,把搭建起來的大台子圍了個水泄不通。

梁休叫人清理開一條道,趕著兩大車的銀子,叫上大股東們,上了台。

台子下麵的百姓們,人聲鼎沸,都在議論著今天太子到底要怎麼發銀子。

梁休深吸一口氣,緩緩走到台前,看著底下海潮般的人群,緩緩抬起雙手:“京都的鄉親們,都靜一靜!”

這個時代冇有麥克風,梁休扯著嗓子喊,依舊如同石沉大海。

好在台下亂鬨哄的人群中,不少人看到了太子的動作。

“太子殿下要說話了,都閉嘴!彆聊了!”

“大家都安靜點,聽聽太子殿下要說什麼!”

一傳十,十傳百,片刻之後,終於全場安靜了下來,才讓梁休能得以繼續。

“諸位,今日將大家聚集到此,孤有一個重要的訊息,要宣佈,那就是今天在這裡,將要發行南山煤炭公司的股份!一共十萬股!每一股的價格,是十兩銀子!每個人都有資格購買!”

股份這個詞兒,彆說尋常百姓了,就是很多有銀子的店鋪老闆,富貴人家的老爺都從未聽過,根本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

不過有一件事兒,他們聽明白了。

今兒個梁休把他們喊過來,是想讓他們花銀子,來買這個什麼“股份”。

於是梁休才說了這一句話,台下就熱鬨起來了。

“太子殿下,敢問您說的股份,是個什麼東西?能吃嗎?為什麼賣十兩銀子這麼貴?”

“愚蠢!太子殿下這店鋪,是賣蜂窩煤的!一個賣煤的店鋪,豈能同時賣吃的?要我說,這股份,一定是燒火的東西。”

“不管是吃的,還是燒的,這十兩銀子一股,也太貴了吧?蜂窩煤才4文銀子一顆,這什麼股份……一股就要十兩銀子!太貴了,太貴了。”

“太子殿下,您不是說今天發銀子麼?怎麼變成賣東西了?難不成殿下是唬人的?故意把我們拉過來,想讓我們掏銀子?”

“是啊,早知道如此我就不來了,還不如花這個時間,多揉兩團麵。”

議論聲四起,人群亂糟糟的。

不過好在這幾個出頭鳥聲音蠻大,梁休全聽了個清楚。

“大家說的不錯,今天孤的確是要發銀子。因為今天,是南山煤炭有限股份公司分發紅利的日子。”

“既然大家都這麼著急想看發銀子,那孤就滿足你們!下麵有請,南山煤炭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們入場!”

梁休說著,往旁邊一讓。

長公主帶頭,霍青,白秀芳,吳大勳,錢寶寶,李家的代表,還有那些從長公主那裡買了股份的各家夫人們,排著隊走了上來,站成了一排。

接著梁休拍拍手,兩輛大車旁邊的工作人員立刻抬著一箱箱的銀子上來了,一共八個大箱子,一列排開。

工作人員把箱子蓋打開,頓時,台子底下一片嘩然。

因為這些箱子裡,裝的滿滿噹噹,全都是銀子!

白花花的銀子,在太陽底下熠熠生輝,看的百姓們都瘋狂了。

一個個目瞪口呆,垂涎三尺。

“我的老天,這麼多的銀子!”

“這銀子都能鋪滿我家的小院了!”

“這總共得多少錢啊?”

“太子殿下真的要分這麼多的銀子麼?”

在眾人的疑惑中,梁休開始按照錢寶寶做好的統計數字,發放紅利。

“我們第一位股東,是大炎的長公主殿下。”

梁休直接叫人抬了滿滿一箱子過去,高聲喊道:“經過統計,南山煤炭公司第一季度銷售額為36萬兩銀子,按照持股比例,長公主殿下應該分得3萬6千兩!姑姑,這是你這三個月的分紅,收好。”

“第二位,是萬寶樓的錢寶寶姑娘,根據持股比例,她能分到……”

“第三位……”

梁休挨個宣讀每個人分到多少銀子,持有多少股票。

都喊完了,才叫人把銀子送到股東們手上。

他的目的,是讓人把股份,和分紅聯絡起來,畢竟這種未來的概念不是很好理解,光是靠嘴說,底下的人可不一定能聽得懂。

看著一箱箱的銀子被瓜分,台子底下的人瞬間眼紅了。

一個還冇鬨明白,迷迷糊糊的百姓,看著一箱箱銀子都快拿冇了,巴巴地問:“太子殿下?你這銀子,怎麼不分的平均一點啊?這馬上就分完了,我們呢?”

“你們?嗬嗬……你們手中有冇有股份,孤為何要分給你們銀子?”

梁休兩手一攤,反問那人。

那人終於琢磨出了點味道,驚訝道:“那……就是說,想分錢,我們得先花錢買股份?”

“這股份……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