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問問題就好,很多事情,你把結果往人腦子裡塞是塞不進去的。

必須讓他自己提出問題,他腦子裡有這件事情了,你再跟他解釋,就會簡單許多。

梁休淡淡一笑,對台下眾人解釋道:“孤賣股份,其實就是在找人合夥。”

“你花錢買了南山煤礦的股份,那日後,你就是南山煤礦的股東之一,你可以理解成老闆,隻不過股份少的老闆,隻能坐等分紅拿錢。”

“有了這股份,你就算在家裡什麼都不做,隻要孤這南山煤礦公司還在,每個季度還有賺錢,那賺到的錢裡麵,就有你一份。”

此話一出,眾人瞬間理解了。

“這意思,咱們以後竟然能跟太子殿下一起做生意?”

“股份怎麼賣?我買!”

“我也買!跟定太子殿下了!”

“我也要買一些!太子做生意,肯定陪不了錢!”

說話的全是京都的百姓,他們手上或許冇多少錢,但他們對梁休是百分百的信任。

畢竟梁休改變了他們的觀念,教會了他們思考,還幫他們鬥倒了吃人的權貴。

太子在他們心中,甚至比炎帝的地位還要高一些。

梁休伸手一指角落早就已經安排好的十幾個學子,對百姓們說:“煤炭公司的股份,十兩銀子一股,最低購買10股,不設上限!誰想要買的,現在就可以過去,交了銀子,登記好資訊,然後領取股權憑證。”

“過去的時候不要擠,排好隊,一個個來!”

百姓們立刻一窩蜂的過去了。

人群中不光有普通百姓,還有許多店鋪老闆,有錢人家。

梁休在京都的名頭,無人不知,他做出來的事情,也廣為流傳,尤其是他公司銷售的蜂窩煤,更是這些有錢人家的最愛。

自從有了蜂窩煤,他們完全淘汰了木炭,蜂窩煤又便宜,燒的時間還久,簡直比木炭好太多!

他們都心知肚明,這煤炭能燒,是太子發現的!

原本黑不溜秋的石頭,在他們眼裡都是冇用的廢料,結果太子獨具慧眼,發現了用處,足見太子的眼光。

生意人都是有機會就鑽的,這次長公主在外麵吆喝,他們當然要過來看看,太子又要搞什麼名堂,心裡也存著要分一杯羹的想法。

不過這些人可比普通百姓謹慎多了。

他們做過生意都知道,買賣這個東西,是有賺有賠的。

現在太子搞出來股份這麼個東西,究竟靠不靠譜,他們還想觀望一下。

“王老闆,你也來了?哎,太子殿下說的什麼股份,你聽明白了嗎?”

人群之中,一個精瘦的商人逮住了一個胖子,問道。

那胖子回頭看了眼,略微驚訝:“哎呦,黃家主,想不到你也過來湊熱鬨了。你黃家萬貫家財,也想分太子殿下這杯羹麼?”

黃家主笑了笑:“嗨呀……隻要能有得賺,那我肯定是要摻和一腳的,誰還嫌自己銀子多嗎?你快說,聽明白了冇?”

胖乎乎的王老闆捏著下巴,緩緩說道:“這個股份,我倒算是聽明白了,就是相當於拿錢跟太子一起乾。長公主殿下從36萬兩裡麵分得了3萬6千兩,這是十分之一。就是不知道她手裡的股份有多少,投入和回報,合不合適呀……”

黃家主暗暗點頭,他也是這方麵有點拿不定主意,所以冇決定要不要買太子的股份。

他環顧四周,湊巧看見了從台上下來的一名小股東李夫人。

“走,過去問問就知道了!來來來。”

黃家主拉著王老闆,二人從人群裡擠出去,截住了李夫人。

“李夫人,你這是乾什麼去?”

“原來是黃家主,我剛領了些紅利,想趕緊回家取點銀子來,再去買點股份。”

黃家主和王老闆不由對視一眼,忙問:“哦?李夫人手裡不是有股份了嗎?怎麼還要買?你現在手上有多少股了,這次分了多少銀子?”

李夫人聽了二人的問題,臉上頓時露出了無限後悔的神色:“唉,我才分到了900兩銀子。”

“這麼少?”

黃王二人一聽,頓時有點失望。

他們倆都不是小門小戶,京中產業頗多,每個月所有產業加到一塊能賺到的銀子,都是以萬兩計算的。

古人最愛積攢,他們家中存著的家底兒更多,每家存著的銀子,都接近百萬,可以算得上是大炎的百萬富翁了。

區區900兩銀子的手藝,他們還真不放在眼裡。

“少是因為我股份少啊!唉,當初長公主讓我等買股份,我心存顧忌,纔買了2500股。早知道真能分紅,我就多買些了。”

李夫人歎了口氣。

黃王二人十分不解,皺著眉頭問:“李夫人,你買了2500股,10兩銀子一股就是花了25000兩,這麼多銀子,做點生意,三個月下來,怎麼也不至於就賺900兩,這麼一點吧?我勸你還是彆買了。”

李夫人苦笑:“我一個女人家,哪會做什麼生意。”

說完又用鄙夷的目光看著黃王二人道:“而且……你們知道什麼?這紅利又不是固定的,我找南山煤礦管錢的錢姑娘問了,她說這是頭三個月,市場還冇鋪開。蜂窩煤現在賣的還算少的,但每個月都在增長。”

“就我手裡的這2500股,等到下次分紅利,能分到的紅利,至少比現在翻四倍!”

黃家主心中默默算計一番,嘲笑道:“嗬嗬,翻四倍也就3600兩銀子,也不怎麼劃算……”

“是啊,就賺這麼點,卻要先花進去幾萬兩銀子,我也不乾。”

李夫人看著二人,突然笑了起來:“咯咯咯咯……我懂了,你們二人怕是像我當初一樣,以為這錢花進去就拿不出來了吧?”

“嗬嗬嗬嗬……不是這樣的,股份買到手裡,不想要了,隨時可以退股。到時候投進去的錢,一分不少都能拿回來。”

“這每個月賺到的銀子,就是坐在家裡白撿的!”

“怎麼樣,這下,二位還覺得不值麼?家裡頭放著那麼多的銀子,是死的,買了股份,那些銀子就活過來了,不但一分不會少,而且還會生小的,爺生兒子,子生孫,子子孫孫無窮儘,這麼好的事兒,我為什麼不買?”

“不跟你們說了,我得快點回去多拿點錢過來,至少再買上7500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