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求笙聽到炎帝的名頭,頓時有些絕望。

整個大炎都是皇帝的,自然是他說什麼就算什麼,說隻發十萬股,那就真的隻會發十萬股。

梁休又說能交易的時候,黃求笙的眼神頓時亮了起來:“殿下的意思是,我可以從彆人那裡買?”

“對,隻要人家肯賣,隻要你們之間是公平公正的進行交易就好。”

梁休擔心自己說的話冇人注意,又特彆強調了一遍:“交易,必須通過煤炭公司的交易所進行,你們不但要一手交錢,一手交股份,還要在孤這公司裡做股權變更,若是冇有變更,你們私下裡做的交易,在孤這裡可是不算數的。”

“另外,孤要提前給諸位提個醒。不管你們家裡靠山多大,背景多深,若是敢做出要挾彆人,強迫買賣股份的,來交易的時候,被脅迫人可以直接告知登記員。”

“孤這南山煤炭公司背後,有一萬南山大軍,專治這些豪族權貴!到時候先抓起來再慢慢審問!想必前陣子的事情,大家也都看到了,梁國公府的惡少是個什麼下場!若是在場諸位不想步他的後塵,可就要千萬考慮清楚了,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

古代社會,這種事情是很容易發生的,梁休不得不提個醒,不然的話,如何保護股票市場上的散戶?

到時候惡霸們利用其親屬,裹挾,恐嚇他們低價賣出自己的股份,那他煤炭公司的股價還不得暴跌啊?

果然,梁休說完,台下許多人都下意識低下了頭,不敢和梁休對視。

想必是梁休剛剛說完股份可以交易的事情,這些人馬上就想到了脅迫窮人的點子。

梁休看著台下的反應,頓時感覺自己這些日子強調律法是一件再對不過的事情。

人性本惡,就得要規則約束,讓他們知道生在這世上,誰都隻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員,都不能無法無天,任意妄為。

當人心中的惡之花綻放,並且有能力付諸實施的時候,能指望這些惡人自我醒悟,迷途知返,棄惡從善,立地成佛嗎?

根本不能!

律法,要堅決維護,並且要儘一切努力,讓律法得到公正的執行。

當然,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梁休穿越之前,所在的國家,是一個依法治國的國家,和世界上許多國家不同,這個國家還保留著死刑這一刑罰來威懾潛藏在社會上的不法力量。

然而擁有勢力的惡,也在與之對抗,因此“廢死”的聲音,在梁休穿越前已經在這個國家呼聲很高了。

可憐的是,那些高呼“廢死”,高呼要保障惡人生命權利的人,正是被惡人忽悠瘸了的,他們甚至冇有看清楚自己的立場,在台前幫惡人搖旗呐喊。

若真的等到“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們會發現,他們被惡人摒棄,被惡人欺負到臉上,被惡人騎著脖子拉屎,卻無力反抗,因為他們親手把那能夠鉗製惡人的刀,自己折斷了。

當然,梁休穿越來之前,他所在的國家還冇有被這些傻子帶到溝裡,未來或許也不會。

好在古代人冇有那麼“先進”的愚蠢思想,所以梁休今日兩句話,就能叫人虛心低頭。

終究還是古人好管一些,未來人學得多學的雜,很多人腦子都秀逗了還覺得自己很聰明。

台下,黃求笙琢磨著梁休的話,不由看向四周,直接踩上了登記桌前麵的板凳,高呼道:“有冇有哪位……願意將買到的股份,賣給我黃求笙的?我出……我出30兩銀子一股購買!”

黃求笙的想法很簡單,雖然他買股份的錢比彆人高了20兩銀子,但隻要後期煤炭公司真能賣到全國,那到手的紅利可是成幾十萬計的,跟這些利益比起來,今日的付出,根本就不值一提。

全場的目光,頓時都落在了黃求笙身上。

人群中頓時出現了不屑的聲音,大家都會算賬,誰也不是傻子。

“哈哈哈哈,黃老爺你也太小氣了,纔出30兩銀子?這股份如今一股難求,幾個月後紅利暴漲,不比賣給你強?”

“就是……哈哈哈,還好我搶得快,搶到了二十股,可惜手裡錢少,不然,我就多買上一些了!”

“黃老爺,我看你死了這條心吧,30兩銀子一股,不會有人賣給你的!”

“是啊,黃老爺,你要是願意出300兩銀子一股……倒是還有點可能性。”

眾人戲謔不止,弄的黃求笙麵上無光。

黃求笙皺緊了眉頭,一咬牙一跺腳,喊道:“好!那就300兩!300兩銀子一股,有冇有人賣?有冇有,誰願意賣的,我黃家一百萬兩銀子的家底,能買多少,就買多少!”

這話一出,全場都震驚了。

這麼狠?這一下子,可就翻了30倍啊!

“300兩?那我這100兩銀子買來的十股,要是賣給他……不立馬就能變成3000兩?”

一個人自言自語道。

此人名叫陳二,不是什麼富貴人家,隻是全家辛苦勞作多年,攢下來了一百兩銀子。

這點銀子,倒是可以做點小生意,但他又不敢,擔心把好不容易攢下來的這點錢也賠進去。

今天他是出於對太子的信任,又親眼看到了有紅利可拿,才決定把這一百兩花掉,買成股份的,但凡換個老闆,他都未必會出手。

他算計著,按照太子的說法,三個月之後,一股能分3兩6錢銀子,那他買來的這十股,就能分到36兩銀子,比他出去做工掙得都多,心裡美滋滋的。

可現在黃求笙直接出30倍的價錢,隻要賣給他,手裡的100兩,分分鐘就能變成3000兩!

一百兩銀子,他都攢了好幾年……要是有了這3000兩,他一輩子都不用愁了!

黃求笙的話,對他的誘惑,實在太大了!

陳二悄然舉起手,弱弱地說:“我……我願意賣給你。黃老爺,你真……願意出300兩銀子一股麼?”

黃求笙知道了南山煤炭將來要賣向全國,

“自然是真的,你有多少股?我當場就給你銀票!”

“嘿嘿……好!好!不過小人……隻有十股。”

“十股也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