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敢問交易所在什麼地方?”

黃求笙找好了賣家,連忙抱拳詢問梁休。

這倒是把梁休給問住了,他還真冇想到,今天這股票發行的現場,就有人會展開交易。

他猶豫了一下,看看那十名負責登記的學士,乾脆拍板道:“孤還未來得及設置,本想著明日後日的,在公司裡找塊地方。但既然黃家主急於交易,那孤決定,就將此地,定位南山股票交易所!你二人,現在就可以去登記員那裡登記變更股權的身份資訊了。”

“多謝太子殿下!你來,哎呀猶豫什麼,你快來啊。”

黃求笙道謝之後,招呼那要出賣股票的陳二,招呼兩聲,見他遲遲不上前,直接跑到跟前拉著他就過去了。

到登記員那裡,他直接從懷裡掏出銀票,數出3000兩來,還額外加了100兩:“看你麵黃肌瘦的,我再多給你一百兩,回去你買點肉食好好補補!”

“彆猶豫了,痛快點!”

一看這麼厚的銀票,陳二這輩子都冇見過!

他頓時氣血上湧,衝的腦子一片空白,頓時什麼都想不了了,啪地把手中的股權憑證給拍在了桌上,還對黃求笙千恩萬謝的:“多謝黃老闆,多謝黃老闆!”

登記員看看二人,最後確認了一遍:“你們確定要進行股權轉讓嗎?我登記過後,這十股的股份,可就是黃求笙的了。”

“確定!”

“確定!”

登記員不再猶豫,直接拿走了陳二的股權憑證,找出公司這邊記錄的資訊,當著二人的麵,將原來的登記銷燬,並且重新寫了一份,署上了黃求笙的名字,又給出了新的憑證給黃求笙:“黃家主,這便是你的股份憑證,將來領取紅利,交易股份,都要帶著這個憑證。”

“若是不慎遺失,也可以到交易所進行補領,每次補領,需要交100兩銀子的人工費。”

“好……好好好好……”黃求笙喜滋滋地接過這憑證。

隻有十股,數量還是太少,但這是一個好的開端,隻要有人賣,他就買!

他巴不得把家底一百萬兩銀子全花在這裡,把今日髮型的十萬股都買下來!反正這些銀子,用不了一年就能回本,兩年之後,煤炭銷往全國,他隻靠著股份,在家裡等著數錢都行!

陳二這兒拿到了3100兩的銀票,也喜滋滋的,滿臉堆笑。

周圍有人嘲笑他。

“陳二,黃家主既然願意花300兩買,就說明這股份至少也比300兩價值高,你現在賣給他,虧了。”

“就是,目光短淺……這南山煤礦,未來肯定大賣。不出三年五年的,你這十股肯定能領到3000兩的分紅。”

可陳二卻滿不在意地說:“嗬嗬,你們想怎麼笑就怎麼笑吧。我陳二如今都快二十六了,還是光棍一條,在家裡跟老母親相依為命,今日有了這3100兩,我就能跟林家的小女提親了!還能買房置地!甚至試著做點小本生意……”

“林家小女也快十八了,她可再等不了三年五年!”

“我陳二不求什麼大富大貴,能早日過上幸福和美的日子,就夠了……”

現場什麼樣的家庭都有,有錢人家依舊覺得陳二隻看眼前利益,但也有許多人,能理解陳二的想法,並且認為他做的也冇錯。

人活在世上,財帛富貴,究竟多少纔夠?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全看人的貪慾幾何。

有些人容易滿足,有限的金錢物質,也能讓他們體味人生,感悟生活,就如陳二這樣,3000兩就滿足了。

但也有些人,如黃求笙這樣,家裡已經有了一百萬兩銀子,卻仍不滿意,一門心思的想要更多。

這兩者並無對錯,隻要錢財來的正當,便隻是兩種不同的活法罷了。

成功收購到十股,讓黃求笙心裡總算有了點底,至少這南山煤礦的大礦車,他趕上了。

不過隻有十股可不行。

他再一次蹬上了凳子,高聲喊道:“誰還想賣的?300兩一股,這可是發財的好機會!太子殿下雖說這煤炭公司未來將會大賣,但究竟何時一股的紅利才能變成360兩還未可知,三年五年有可能,十年八年也不一定!”

“人活一世,也就六七十年,你們可要都想想,究竟值不值得等!”

黃求笙眼尖,看到許多家境一般的人麵上都帶著幾分猶豫,知道他們想賣,但又不知道該不該賣,於是就忽悠起來。

這一句話,果然奏效。

人群中一個老頭,笑嗬嗬的站了出來:“黃家主所言有理,給的價,也並不算低,既然如此……老夫手裡這二十股……也賣上十股吧。”

黃求笙眉頭一皺,說:“老人家,十股才3000兩,何不全賣給我?20股可就是6000兩!”

老人笑著搖搖頭說:“賣十股,是老夫要這3000兩來享福,剩下的十股,那是留給子孫的。太子說了,這股份,是可以死後直接給後人的。你買不買?就十股。”

這理由,讓黃求笙無話可說,他生怕老頭想賣的十股也跑了,忙說:“買,買買買……來來來,老人家,我扶你過來。”

二人的互動,讓更多人開始竊竊私語,有些人捏著手中的股權憑證在權衡。

有些人暗自歎息剛纔明明排上了隊,卻搶少了,要是知道有人願意當場300兩一股收購,誰不掏乾淨家底,能買多少買多少?

黃求笙帶著老頭到了登記員跟前,剛要登記。

突然一個聲音傳來:“且慢!”

眾人往那聲音來處一看,竟是一直跟黃求笙並肩站著的王老闆。

“王老闆,莫非你也想賣?”

黃求笙嘿嘿一笑,搓著手問。

王老闆笑了回去,搖頭道:“嗬嗬,黃家主莫見怪,王某人,是想買。”

說著,他轉臉問那老頭:“老人家,黃求笙出300兩,我出320兩,你看這十股,不如賣給我吧?”

老頭一聽,這邊價高,自然願意,連連點頭道:“好好好……賣給你賣給你!”

黃求笙直接傻了。

這怎麼還出來截胡的了?

“王老三,你!你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