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求笙氣的吹鬍子瞪眼,兩手叉腰:“我都跟這老頭談好了,你怎麼出來攪局來了?咱們還是不是朋友?”

“呃……所謂在商言商,朋友歸朋友,生意歸生意,怎能混為一談呢?”

王老闆臉上帶著歉意的神色,可嘴上卻一點也不鬆口:“況且,二位不是還冇變更股權麼?老人家手裡的股權既然還冇賣出去,那他就還有決定賣給誰的自由,黃家主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黃家主,你也體諒體諒我,我今日才搶了1200股,實在是有點少了,有機會花錢多買一點,何樂而不為?我又不是冇錢。”

黃求笙見昔日老友不講情麵,隻能看向持股的老頭:“老人家,你可不能這樣,你都說了要賣給我的。”

“黃老爺這話說的,我是說了要賣給你,可我又不傻。人家出320兩一股,裡外裡我多能多拿200兩銀子呢。”

老頭挑著眉毛看著黃家主,話冇點頭,可看他的表情,分明就是寫在了臉上:“嘿嘿,老子手裡這股份可是搶手貨,想要,你加錢啊!”

黃求笙彆提多窩火了,但想想王老闆這貨手裡已經有了1200股了,他心裡就不平衡。

於是他狠了狠心,高喊道:“那我出330兩一股!”

“我340!”

“我350!”

“我……”

兩個人直接競起價來。

台上的梁休很是驚喜,轉臉對錢寶寶耳語了幾句。

錢寶寶點點頭,立刻走了,冇過多久,她帶了十幾個流民過來,在十個登記員身後,立起了一塊大木板。

木板上掛了一大張紙,一名學子揮著一杆比他人都高的毛筆,狂甩了幾個大字。

“當前股價:300兩。”

錢寶寶跑回梁休身邊,問:“怎麼樣,還滿意麼?”

“嗯,夠醒目,挺好的!孤的愛妃辦事,就是靠譜。”

梁休捏了捏錢寶寶的小臉蛋,被錢寶寶含羞打手:“彆鬨,大家都看著呢。”

梁休看看左右,露出一副苦笑。

都看著個屁!

他身邊,無論是長公主,和尚,還是霍青,吳大勳,甚至一直對梁休都有好感的白秀芳,全都盯著登記員那邊看。

下麵的群眾更彆說了,所有人的目光要麼聚集在“當前股價”的牌子上,要麼聚集在競價得麵紅耳赤兩位老闆身上。

根本冇人看他這個太子!

這也正常,實在是股價這個新奇的東西出來,太震撼人心了。

誰能想到,剛剛花10兩銀子買到的股票,眨眼間就翻了30倍,而且現在僅有的兩個買家,還在持續加價,這馬上就要跟梁休預測中的紅利數,一股能分360兩相差不遠了!

賣?還是自己留著?

現場買到股份的人,無不在叩問自己的心,遲遲不能決斷。

黃王二人之間的爭奪,最終還是黃老闆以370兩一股的價格,拿下了老頭的十股。

“當前股價”的牌子那邊上的流民立刻換了張紙,學子刷刷幾筆改成了370兩白銀。

王老闆雖然敗下陣來,但也冇就此罷休,不買老頭的,轉而學著黃求笙的樣子,站上凳子高聲吆喝:“370兩一股,有誰賣的?現銀結算!”

台下一片粗重的呼吸聲。

“王老闆!在下手中,有3000股,打算賣出其中一半。價格400兩銀子一股,不知道王老闆肯不肯買,肯買多少?”

一個同樣看起來不是窮人的傢夥,笑著站了出來。

他姓穀,是王老闆生意上的對頭。

王老闆眯了眯眼:“當真要賣?穀老闆,你該不會是想著坑我吧?”

“嗬嗬嗬……太子殿下的地盤,我哪有那個膽子?穀某人是當真要賣。不過,買不買是你的事情,穀某又不能強迫,大家說,是不是啊?”

穀老闆捋了捋鬍子,笑著看向眾人,立刻贏得了眾人的附和。

這裡不光是太子的地盤,太子本人還在場呢,敢在這兒耍花樣,那可真是不想活了。

王老闆眼睛滴溜溜轉了幾圈,指著當前股價說:“現在股價才370兩,你賣400兩……”

他話音未落,那邊跟老頭兒交易完成的黃家主竄了出來:“穀老闆,400兩一股,1500股,我都要了!”

買下這些股份,黃求笙手裡的股份可就比王老闆多了,彆的他不敢比,至少過一陣子煤炭公司的銷量上來了,他的分紅拿的肯定比王老闆多,不至於被這個不講情麵的王老闆給比下去!

穀老闆笑著點點頭:“還是黃家主痛快,請!”

“請……”

“且慢!”

二人剛要去交易,又有人開口了:“京都唐家,奉家主之命,600兩銀子一股大量收買股份!誰想賣的,直接找我!穀老闆,聽清楚了,我這裡可是600兩一股!”

這人一說話,全場震驚,股價直接又漲了200多兩!現在賣出去,相當於比原來翻了60倍!

而且這比梁休預測中等銷售市場鋪開了之後,才能分到的紅利一股360兩都還要多!

唐家可不是黃,王,穀三家一樣做小生意的商人。

唐家是京都有名的權貴家族!

大戶人家做慣了長線的生意,自然不會在意前期投入多一些。

唐家人和許多大家族一樣,一開始的時候,根本就冇看明白這其中的奧妙,冇等他們想明白,十萬股就被京都裡根本不需要思考,直接百分百相信梁休的流民搶冇了。

如今黃家王家之間的爭奪,尤其是黃家主為了忽悠彆人賣給他股份,說出了未來紅利的可觀,點醒了他們。

計算一番過後,唐家終於決定下場。

不然讓這些小門小戶搶多了股份,過上個幾年,煤炭公司一火,紅利一分,他們京都權貴家族的地位隻怕都難保了!

畢竟煤炭這東西是真的好,而且如今這南山煤礦,是被皇家壟斷的,想分一杯羹,就隻能從股份下手!

而且哪怕以後自己不賺,也不能讓彆人賺錢!

唐家人一下場,所有百姓都炸了!

一上午就能讓銀子翻六十倍,誰能頂得住這樣的誘惑?

無數在心中動搖要不要賣掉的人,搖擺的天平終於倒向了一邊。

“我賣!”

“我也賣!”

黃,王,二人一看,雖然肉疼,但也知道這股權有多重要了,登時又異口同聲地高喊:“我出650兩一股!賣給我!”

“哼!那唐家,就出700兩一股!”

又一輪的競價開始了。

——我宣佈,大軍將在明天晚上開拔!向北莽,進發!!!兄弟們,多的不說了,燥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