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梁休身邊的長公主,早已經激動的滿臉漲紅,滿麵紅光,她緊緊攥著梁休的手腕,按捺不住地喘著粗氣:“活了!活了!真的活了!股價活了!”

梁休看著“當前股價”一會兒一變,也是樂得合不攏嘴。

“是啊,不止活了,還長勢挺猛。”

他還想著,這股市剛剛出現,或許要過上一兩個月,甚至半年一年的,才能活起來。

萬萬冇想到,當天就有這麼激烈的反響,看來未來的東西,古代人隻要理解了,也不是接受不了。

“臭小子,莫非這就是你說的……炒股?”

“不錯,這就是炒股。現在可以算是大牛市了!”

“看來,本宮有必要回去好好研讀一下你給的那個什麼炒股秘籍了。”

長公主暗自說道。

梁休點點頭:“是該好好看看。那裡頭還寫了怎麼操盤,若姑姑學會了操盤,以你手中的股份數量,股價上漲能賺錢,甚至隻要看準了機會,股價下跌,照樣能賺錢。”

“梁休,這都快漲到這麼高的價格了,咱們手裡的股份,要不要賣點?”

長公主突然指了指當前股價的牌子,問。

她身後,錢寶寶,魏青,吳大勳,白秀芳也都投來了疑問的目光。

很顯然,他們也有這樣的想法。

梁休笑著搖搖頭:“這股價漲了,你們手中的股權反正是跟著一起漲的。股權在你們手裡,和賣出去,一樣都是值那些銀子,但賣出去的話,可就冇法分紅利了。你們缺錢麼?不缺錢的話,何必要賣?”

眾人恍然大悟。

“姑姑,寶寶,你們兩個一個是南山的董事長,另一個是我南山的大管家。你們切記,孤往外放股權,是為了南山煤礦能擴大經營和銷售,說到底,煤礦銷售纔是大頭,好好經營纔是正道。”

“炒股的事情,就讓拿著股權的散戶們去炒就行了,你們研究透了秘籍,可以在股價下跌的時候,做點操作賺點銀子不是不行,但不要把心思全都放在這個上麵。”

梁休的話讓眾人直點頭,他們都是原始的大股東,最少的都有一萬股。

台下這些散戶大家族們,也有在爭搶股份的,但他們無論怎麼爭搶就總共十萬股,參與爭奪的,卻有十幾二十戶,想要收到超過一萬股,基本是不可能實現的。

而他們這幾個大股東,家族的利益,已經和南山煤炭緊緊捆綁在一起了,當然要為南山煤礦負責。

梁休見大家都陷入了沉思,滿意地舒了口氣,能聽得進去,然後再動腦子想就好。

一個公司的發展,就怕股東啥都不考慮,做出對公司不利的決定來。

“等這十萬股炒起來,再發行股票的時候,價格可就不是十兩銀子一股了,到時候增發,你們都有優先購買權。所以不用擔心自己的份額會變少,到時候賣多少,全看自己的意願。今日募集的這一百萬兩現銀,先投入運作吧,儘快把蜂窩煤的銷路打開。”

“孤回來之前,這一百萬兩銀子,應該夠了。等孤回來,再決定什麼時候發行。”

長公主聽聞此言,臉上的興奮之色不由少了一些,她低聲詢問:“太子,你此去北莽,有幾分成算?”

“嘿嘿……孤做事,姑姑還不放心?冇有個**成把握,孤纔不會去冒險。”

梁休無比輕鬆地說,但長公主卻感覺他是在強顏歡笑,麵色凝重。

見狀,梁休不得不再給這個打心底替他擔心的姑姑打個強心劑:“呃……出征之前,孤會證明自己的實力,這訊息姑姑想必已經知道了吧?實在不行,你跟父皇說說,到時候也去看看孤的軍隊和金吾衛的比試,也好對皇侄有點信心!”

“好……本宮一定到場!梁休,你這個臭小子,可一定要萬事小心,本宮還指著你賺錢呢。”

曆來英氣的長公主,竟然換上了一副慈愛和擔憂的表情,對梁休道。

梁休知道,這是擔心到真情流露了。

他躬身行禮,故意動作很大,搞怪誇張:“謹遵長公主之命!”

長公主知道梁休是在逗她,抿嘴伸手點了梁休腦門一下:“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