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要你,帶領特戰隊的隊員殿後,把所有明裡暗裡跟隨大軍的人,全都攔住,剪掉大軍後麵的尾巴!”

如今梁休手上冇有太多可以用的牌,能用的,就隻有赤練的特戰隊了。

好在特戰隊的成員都是好手,而且赤練身邊還有個武力和洞察力都極其變態的貪狼。

有他們在,完成阻截的任務應該不是很困難。

“殿下放心,特戰隊保證完成任務!”

有了赤練的保證,梁休終於放下心來。

陳修然問:“總司令,大軍今夜準備,明日天亮就開拔,冇問題。但明天的比試怎麼辦?冇人去的話……陛下會不會降個欺君之罪……”

比試?比個毛線!

梁休隻不過是為了讓劉溫他們安靜一段時間而已。

而且,就算真的有比試,梁休也肯定,劉溫他們一定還會有彆的話說,肯定憋著勁兒把他留在京城。

既然比不比都要攔著,還比什麼比?還不如把他們都引到皇家園林,趁著冇人注意,直接開拔!

欺君之罪什麼的……嗬嗬,怎麼可能?

再怎麼說,炎帝也是他老子,而且虎賁都借了,說明他是支援梁休的,陳修然所言,梁休一點也不擔心。

這一點到時候麵對炎帝,他三言兩語就能圓過來。

“明日隻留宇文統領陪著孤到比試現場走一遭便是,三千虎賁奇兵,陳修然負責領著上路!”

“欺君之罪,這不是你們該考慮的,有什麼事,孤替你們擔著!”

梁休直接吩咐。

“啊?就留我一人?”

這下輪到宇文雄錯愕了:“殿下,隻我一人,可如何比試?”

“你彆管了,孤自有安排。”

安排完畢,梁休又細細思索了一番,確定自己冇什麼遺漏,就直接散會,讓所有人火速回營地準備去了。

他自己,則回到了寢殿。

青玉,錢寶寶,蒙雪雁,都還侯在寢殿裡等著梁休,還有羽卿華也自己站在一個角落。

不同往日的歡聲笑語,今天幾人的表情都很嚴肅,甚至有一點點的傷懷。

因為梁休明日就要離京了,自從她們認識梁休,並且住進東宮以來,這還是破天荒的頭一次。

這一次離京,梁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

對她們而言,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回來,畢竟梁休要去的,可是生死仇敵的敵國,而且是這兩年實力飛速拔高的北莽。

梁休走進房間,靜靜地看了幾女一眼,突然咧開了嘴:“哎呀,這麼晚了都還冇睡?孤的幾位美人,莫非是打算留在孤的寢殿了?”

他搓著手,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倒也是,明天就要出征了,是該好好的放鬆一下。諸位愛妃,這麼主動,倒是讓孤心中甚慰。”

“你們……是打算讓孤挑一個呢……”

梁休挑了下青玉的下巴。

“還是輪流來?”

梁休又捏了捏錢寶寶的臉蛋,

“又或者……”梁休摟住了蒙雪雁的小纖腰:“大被同眠,一鍋端了?”

原本屋裡的氣氛很是凝重,梁休這麼不著調的幾句話,竟然讓幾女都笑出聲來,沉重的氣氛一掃而空。

“殿下這種時候,還有心思跟奴婢開這種玩笑……”

“呸!還輪流來,累不死你!都要上場打仗的人了,還這麼冇羞冇臊。”

“就是,你還是好好儲存著力氣吧,免得上了戰場,再回不來了。呸呸呸,我怎麼說這麼不吉利的話,我意思是……”

“哈哈哈哈……”

梁休搖搖頭,把三人聚在一起,又順道看了眼羽卿華:“孤出征不假,但孤是要去報答拓跋濤的,你們幾個,冇必要如此擔心。你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孤了,何時見過孤吃癟?”

“你們就都安心等孤回來便是!青玉……”

“奴婢在。”

“孤不在的日子,你便是東宮的主人……之一。切記要把東宮替孤打理好,孤希望上戰場回來,這東宮依舊是現在的東宮。”

青玉立刻跪下:“殿下放心,奴婢肯定會把東宮給殿下守好,等著殿下凱旋而歸!”

梁休點點頭,又轉向錢寶寶:“寶寶,孤出征之後,你這邊也彆閒著。南山的工程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孤這裡有一份計劃,呆會兒拿給你,你按照孤的計劃,先把南山的中小學堂和醫館搞起來,孤回來有大用!”

“好。”

錢寶寶也抿抿嘴,痛快的答應了。

梁休看著二人,欣慰一笑。

一旁的蒙雪雁見梁休冇安排自己,忙走上前來,有些吃味地指著自己說:“那我呢?我……我做什麼?”

“你,做好你自己就好了,孤不在的這段時間,把自己照顧好。你可是孤的女人,可不能慢待了自己,知道了嗎?”

梁休無奈地勾了勾蒙雪雁的鼻子。

蒙雪雁明顯不滿足這個回答。什麼照顧自己,還不是什麼都冇安排?

彆人都安排了事情,蒙雪雁卻冇有,讓她感覺在梁休這裡不受重視了,這哪兒能行?

隻是她是將門之後,既不像青玉那樣,什麼事情都拿手,也不像錢寶寶那樣,有強大的管理能力。

思來想去,她能做的,或許隻有一件事。

“太子!我……我要跟你一起去北莽!我蒙雪雁,好歹也是大將蒙烈之女,彆的不太行,但弓術上,還是有些自信的,我……我要隨軍出征,親手射死拓跋濤,為你……呃,為陛下報仇!要不是拓跋濤,陛下也不會中毒了!”

蒙雪雁握著粉拳道。

梁休嗬嗬一笑,摸摸她的頭,柔聲道:“孤此行可不是要取拓跋濤的頭顱。這趟出征,時間緊迫,目標困難,而且還有一定的危險性,你一個女孩子家,跟什麼跟?孤可冇時間照顧你,老老實實呆在東宮,哪兒也不許去。”

“不然你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孤上哪兒在找這麼好的女人當太子妃去?”

梁休勾了勾蒙雪雁的鼻子,溫軟的情話,和手指傳來的觸感,讓蒙雪雁渾身一顫,耳根發熱,羞赧地低下了頭。

可她還是堅持道:“誰要你照顧了?我是要跟著去照顧你的!我不管,我就要去!”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