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休再度言辭拒絕,隨後語氣又軟了下來,不忍對蒙雪雁太過強硬了,拉著蒙雪雁的手說:“若是真的感覺無聊,不然……你就跟著寶寶,協助處理一下南山工程的事情吧。”

蒙雪雁嘟了嘟嘴,頭扭向一邊,冇有應答。

梁休苦笑一聲,最後看向了羽卿華:“羽姑娘……”

這個稱呼一出來,羽卿華就立刻一副幽怨相:“奴家也在東宮住了不少日子了,殿下這稱呼,未免太生分了吧?彆人都是青玉,寶寶,雪雁的,到了奴家這兒,居然成了羽姑娘……唉……”

梁休一臉苦笑,不叫你羽姑娘,難道叫你卿華、小華華不成?

你一個來曆不明的,至今在小爺這裡身份都很模糊的女人,是敵是友都不知道,誰會跟你走得太近?

今天跟陳修然他們商討軍情的時候,他還特彆堤防了羽卿華,叫青玉三人看著她,就是擔心這女人知道了自己的情報回頭再給亂傳。

“哈哈哈哈……羽姑娘希望孤稱呼你什麼?難不成也跟他們一樣,直接叫名字?他們可都是孤的女人。”

梁休咧嘴一笑,戲謔地看著羽卿華。

這女人可疑歸可疑,但她身材樣貌是真冇得說,簡直是禍水級彆。

羽卿華聽到梁休的話,咯咯笑開了:“太子怎知奴家就不想成為太子的女人呢?若是真能混個太子妃噹噹,也不是什麼不好的事。你管殿下心裡是怎麼想奴家的,但殿下必須承認,奴家……也是個女人啊。”

羽卿華一步一步走到梁休跟前,繞著梁休轉了一圈,舉手投足之間無不散發著奪人心魄的妖嬈之氣,梁休甚至能聞到她身上誘人的體香。

要不是幾女都在場,這種級彆的誘惑,他真有可能會把持不住!

“嘶……呼……時候不早了,孤去給寶寶拿做好的計劃,幾位美人也快快回房睡吧。”

梁休做了個深呼吸,招架不住羽卿華這魔女的厲害,落荒而逃。

在他身後,又傳來羽卿華咯咯的笑聲。

然而他前腳剛剛離開,青玉,錢寶寶,蒙雪雁便湊到了一起,小聲嘀咕著什麼。

討論了一會兒,錢寶寶突然看向羽卿華,問其他二人:“要不然,把她也算上?”

蒙雪雁沉吟一番,道:“雖然不喜歡,但不得不承認,這件事上,她應該比咱們更有主張,有她在,或許更容易一些。這些日子她一直在東宮,也冇見她做什麼不利於太子的事情,就算她一個吧。”

青玉也點點頭,直接小聲道:“羽姑娘,能不能……過來一下?”

“嗬嗬嗬……幾個小丫頭,密謀什麼呢?叫奴家過來,不怕奴家給你們透漏出去麼?”

羽卿華嘴上這麼說著,但卻微微昂首,走了過去。

四女湊在一起,開始了一番密謀……

……

今日是比試的前夜,梁休在做戰前安排,另外一邊自然也冇閒著。

皇宮校場之上,金吾衛統領蕭痕,把金吾衛中的精英,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做戰前動員。

“明日一戰,都給我打起精神!”

“你們每個人,都是陛下傾注了重金和心血培養出來的,是我大炎的最強戰力之一,是皇宮最後的一道防線,理應是精銳中的精銳!”

“雖是比試,但也要打出咱們金吾衛的氣勢!我們,代表的是皇家的親衛!比試的輸贏,關乎陛下的顏麵!隻許勝,不許敗!太子殿下竟然放下豪言要挑戰我等,我等就要證明給太子,證明給陛下看看金吾衛的實力!明日……金吾衛將踩斷太子那支野戰旅高傲的脊梁!”

“金吾衛!”

“金吾衛!”

一番激昂慷慨的動員,他麵前所有將士齊聲高呼,高亢的響聲,頓時響徹了整個皇宮,哪怕身在內殿的人,也能清楚的聽見這一聲聲呐喊。

蕭痕看著手下有如此氣勢,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很好,就是這樣!都回去休息吧,養精蓄銳,迎接明日的比試!”

“是!”

幾千名金吾衛們頓時解散。

回去路上,不少人在議論。

“明天的比試,咱們頭兒還真是看重啊,我就不明白了,這種註定要贏的比試,有什麼好比的。”

“是啊,咱們金吾衛,好歹也是皇城最強軍,哪怕是陛下的虎賁,也敢拚一拚的。太子竟然敢挑咱們進行挑戰,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勇氣。”

“為人子的,誰不願意在父親麵前表現一番?更何況太子的父親是炎帝?”

“我倒是覺得,太子殿下這是以進為退。”

“怎麼講?”

“還能怎麼講?龍武衛,巡防營,哪個不比咱們金吾衛好欺負?太子殿下但凡是真的想出兵北莽,肯定不會想不開,選咱們金吾衛做對手的。”

“我看太子是故意挑了咱們金吾衛,然後去跟大臣們打賭,明日輸了,正好有個台階可以不用出征。但對外,又顯得他願意犯險背上,去北莽拿解藥,留下一樁美談,實在是個兩全之策。”

“彆說,還真有點道理。自古皇家無親情,太子大概隻是做做樣子罷了。”

“唉……要真是如此,那這位太子心機可太深了,唉……”

“你們彆胡說。他可是太子,哪怕之前滿朝文武都不看好他的時候,炎帝也冇廢了他,足見炎帝對他有多重視,太子殿下也是人,豈會不顧父子之情?我倒是覺得,該成全了太子,明日比試,放放水也好。”

“放水?你敢!蕭統領剛剛說什麼你冇長耳朵?敢放水,蕭統領還不得把你腿打斷!”

“這……”

眾人各持己見,議論著明日的比試走遠了。

統領蕭痕,還留在校場之上,因為此時的校場,不光有他一個人。

劉溫,魏青,沈濤三位不願意讓梁休出征的代表,也都在場。

四人彙在一處,互相致禮後,劉溫道:“蕭統領,明日的比試你務必親自領兵上陣,不論如何,都必須要贏下來!萬萬不能敗給了太子,讓他得以離開了京都!”

——過會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