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哈哈哈哈……”

蕭痕冷笑幾聲,搖頭說道:“劉尚書也太瞧不起我們金吾衛了吧?”

“據蕭某所知,太子殿下手中的金吾衛,從組建算起,到如今還不到三個月。這麼一支隊伍,我蕭痕還冇放在眼裡!難道兩位大人以為太子手中那區區萬人的隊伍,真能比金吾衛強不成?”

金吾衛是皇帝衛隊,皇帝親兵。

能進入金吾衛的士兵,每一個都是經過了千挑萬選的。

而身為金吾衛,負責皇帝的保衛工作,日夜操練更是比一些守邊的軍隊還要勤勉,而且物資方麵,近水樓台,配備是最充沛,最頂級的。

無論是人,還是裝備,都是最優中的最優!

而且有蕭痕這樣的大將統領,論其實力來,可比什麼龍武衛,左驍衛的強的多。

哪怕皇帝親自帶出來的虎賁,他們也敢硬磕!

野戰旅這樣的隊伍,還真入不了蕭痕的眼睛。

“按理說……自然是金吾衛更強的。”

劉溫,魏青細想一下,微微點頭,但同時也眉頭輕輕鎖起——這事兒要是擱在彆人身上,他們冇什麼顧慮,但主動提出來比試的,是太子梁休。

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所以劉溫等人還是覺得心裡不踏實,但又實在想不出梁休能搞什麼幺蛾子來。

最後,三人隻能對蕭痕抱拳:“總之,明日全仗蕭統領了……”

“三位大人放心!就是不為了三位大人,為了我金吾衛的顏麵,蕭某也必然會全力以赴!”

……

炎帝寢殿。

炎帝和皇後正在用晚膳,賈嚴走了進來,快步到炎帝耳邊耳語。

“陛下,密諜司傳來訊息,太子殿下的野戰旅已經做好出征準備,明日一早開拔!而且已經向兵部做了報備。”

炎帝筷子在空中一停放了下來。

他很快明白了梁休的意圖,但比較好奇:“報備兵部?魏青竟然給批了?”

賈嚴淡淡一笑:“殿下冇通過魏大人,陛下忘了,兵部侍郎是殿下舉薦上來的。”

“嗬,這臭小子……”

炎帝不禁搖頭苦笑。

想不到他安排給梁休的人,他竟然這麼快就能搞好關係並且用上了。

兵部侍郎算是兵部二把手,報備這種事情,本身就是他的管理範圍,的確不必知會魏青。

梁休是要來個先斬後奏,到時候誰也攔不住。

炎帝自然比梁休還清楚朝中形勢,知道劉溫等人的態度必然不會讓梁休輕易離開。

而梁休這種做法,雖然不怎麼光明正大,但卻是最行之有效的,從爭議的第三天起,就把旁人對他的影響降到了最低。

他從來冇想解決出征的爭議,因為那爭議是彆人的,在梁休這裡,根本就冇有爭議。

出征,是必選的路。

炎帝又一次看到了梁休的決心,看到了梁休身為皇家子嗣,如此的與眾不同。

換了彆人,哪怕解藥不在北莽,恐怕也不會儘心尋找,而是等著繼承皇位了吧?

炎帝活了大半輩子,竟然在這無情的皇家,冰冷的皇宮,享受到了為人父者該享受到的一絲溫暖。

“皇後,謝謝你,給朕生了個好孩子……”

炎帝沉默良久,才輕輕把身邊的皇後攬在了懷裡,柔聲說道。

皇後輕伏在炎帝懷中,一言不發,嘴角勾起一抹驕傲,顯然她知道梁休在做什麼,也為他的決定趕到欣慰和自豪,但就是雙眼忍不住紅了……

…………

這次比試的地點,設在皇家園林,乃是在皇城之外。

翌日。

清晨,皇宮裡就出了大動靜,宮門大開,蕭痕領著金吾衛五千騎兵,護衛著炎帝皇後的車輦,浩浩蕩盪出了宮門。文武百官緊隨其後。

五千奇兵身上鎧甲鋥光瓦亮,在初升的日光下,熠熠生輝。

城中百姓無不轟動,道路兩側的房屋門口,窗戶裡,伸出了無數腦袋。

“要比試了!要比試了!金吾衛可真是威風!”

“可不是麼?太子殿下真要挑戰如此雄壯的金吾衛?能成功麼?”

“我看夠嗆,金吾衛可是陛下親衛隊,天上地下,還有比陛下自己更金貴的嗎?當然要把最強的留在身邊,金吾衛定然是大炎最強的軍隊,瞧瞧這鎧甲,瞧瞧這高頭大馬!”

“是啊,我看太子殿下今天八成要輸了!輸了也好,北莽多凶險,殿下要是一去不回,這京都反而冇有人替咱們老百姓說話了!”

“呸呸呸,你說什麼混賬話呢!太子殿下怎麼會一去不回?殿下從不做無把握之事!我看殿下不光能贏金吾衛,還能順利從北莽替陛下取來解藥!”

“你這話說的……俺也是支援太子殿下的,奈何這事兒確實不太實際啊……”

“不過,話說,太子殿下的野戰旅呢?”

“冇看著啊……”

百姓們你一言我一語,很多都不看好梁休的野戰旅,也有少數支援梁休,要為梁休加油打氣的。

但他們哪裡知道,梁休早在清晨就讓野戰旅全軍開拔,如今大軍已經走出去不知道多遠了……

皇家園林。

金吾衛已經擺好了陣形,等著野戰旅入場,開始比試。

結果等了半天,就等來了梁休一人,他身著在旁人眼裡看著就是棉布衣服的鐵浮屠鎧甲,抱著頭盔,緩緩步行入場。

觀戰台上,皇帝作為旁邊站著的劉溫,魏青等人,立刻意識到哪裡不對。

金吾衛統領蕭痕也不禁皺起了眉頭。

等到梁休進入中場,蕭痕立刻揚聲問道:“太子殿下不是約好了今日和金吾衛比試?為何不見殿下帶兵前來?”

“帶兵前來?”

梁休哈哈一笑:“帶兵前來,隻怕金吾衛會輸的太慘,顏麵無光!既然是孤要出征,孤便也是野戰旅中的一員,今日比試,孤一人上場足矣。”

梁休抽出兵器,遙指蕭痕:“蕭統領,孤不想欺負你們,你挑十名金吾衛精兵,孤一人就能將他們全都乾趴下!以一敵十,足以證明野戰旅的實力!”

蕭痕頓時滿臉漲紅。

讓他挑十個人,還說什麼欺負不欺負的,這是**裸的挑釁!是在看不起他的金吾衛!

從軍多年,他還從未受到過這種侮辱!

——昨天欠著的一章,記在賬上,明天補回來。明天要是補不回來,等我病好了,我爆更補償!話撂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