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太子製勝的秘密,在身上的鎧甲!既然馬身上的鎧甲,內有乾坤,人身上恐怕也是一樣。”

蕭痕嘀咕兩句,見戰馬衝出去百米,再調轉回來,他足尖猛地一蹬地麵,朝著“太子”奔跑過去。

“都閃開!”

蕭痕大吼一聲。

金吾衛立刻讓出一條道路,讓蕭痕快速跑過去。

他算準了時間,“太子”的戰馬衝到戰陣中的時候,他剛好衝到馬匹側麵。

蕭痕一個飛躍,整個人直接抱住了馬上“太子”的腰,藉著自己的體重帶來的力量,將馬上的“太子”擰著腰拽了下來。

“砰!”

一聲重響之後,二人悉數落地,之後的瞬間,二人翻滾著分開,各自站了起來。

蕭痕喘著粗氣,哈哈大笑了幾聲:“哈哈……殿下,得罪了!今日既然是比試,蕭某就不會有半點放鬆!除非我三十名金吾衛全被你乾趴下,再也站不起來,否則,今日的比試,便不能算你獲勝!”

話音未落,30金吾衛便呼啦啦地圍了上來。

“哼!”

他眼前的“太子殿下”一言不發,隻稍稍後退,冷哼一聲,默默抽出了腰間的鋼刀,擺好了架勢。

竟然還要打麼?

真要以一人之力,硬撼三十人?

為了出征給炎帝找解藥,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蕭痕此刻不得不對眼前的“太子”心生敬意。

無論此戰結果如何,最起碼太子的正麵形象,算是在蕭痕心裡紮根了。

不過,考慮到出征北莽的難度和成功回來,救得炎帝的可能性,蕭痕還是想把太子留下!

“都給我圍住了!誰要讓殿下突圍了,一個月不給肉吃!”

蕭痕喝道,近身肉搏,他不敢然手下貿然動手,他們手上拿的都是真傢夥,萬一一個不慎把太子給傷到,那可是要命的事兒。

隻要把他圍住,讓他動彈不得,僵持一會兒,炎帝和大臣都看夠了,自然會宣佈太子落敗。

蕭痕想的很好,隻可惜他算錯了。

陣中的“太子”的確被圍了,身前背後全都是明晃晃的大刀長槍,但是……

他身上穿著“鐵浮屠重鎧”這些刀槍對他來說,根本構不成威脅!

“哼,蕭統領高興的太早了!”

重甲太子終於開口,接著就隨便選了一人主動發起了進攻,全然不顧周身的刀槍,主動用身體撞了上去。

蕭痕聽到他的聲音,不由愣了一下,因為那聲音,分明就不是太子的!

這聲音聽著耳熟,但蕭痕一時間想不起來是屬於誰。

他來不及發問,就見令人驚異的事兒發生了。

“太子”用自己的身體正麵撞上刀槍,他自己冇事,反而是持刀槍的金吾衛擋不住刀柄槍桿上傳來的力量蹭蹭後退。

破開一個口子之後,他揮起手中大刀,攻向左右距離比較近的金吾衛,多用刀柄,刀背,或拍天靈蓋,或擊後腦勺。

金吾衛隔著頭盔都能感受到大力衝擊,許多人隻捱了一下就覺得天旋地轉,暈倒在地。

倒下兩三個之後,其他金吾衛才反應過來,照這麼打下去,他們輸定了!

這怎麼能行?金吾衛30人不敵太子的野戰旅一個,這要傳出去,他們這些大老爺們,臉都不用要了!

蕭痕雙眼通紅,大吼道:“都給我上!此人不是太子殿下,無須顧忌!隻要能贏,就是把他砍成重傷也沒關係!”

周遭金吾衛一聽,不是太子?那還忌憚什麼?往死裡整啊!

頓時,剩下的20多人一擁而上,手中刀槍毫無顧忌的插向他們的敵人。

“鏗……”

刀槍臨身,卻再難以寸進,二十多人頂著前方敵人,叫他蹭蹭後退了好幾步,但刀槍就是紮不進他的身體,反而叫他雙手握住兩杆槍往側麵使勁一擰,一拖,將兩名金吾衛拽到跟前,一人給了一記重拳在腦門。

那兩名金吾衛當即倒下。

得了空隙,他再度化被動為主動。

金吾衛雖人多,卻頂不住眼前的敵人刀槍不入還武藝高強,被他胳膊掄一下,像是被秤砣砸中似的疼。

而且這人還專攻人的腦袋,幾乎兩三下就能敲暈一個。

金吾衛見狀,知道此人身上的鎧甲有異樣,便試圖根據經驗,刀槍往鎧甲接縫的地方紮。

可外頭棉甲覆蓋,叫他們看不準該紮什麼地方,尋常鎧甲護不到的脖子,肩胸之間的缺口,甚至有人專門瞄準了他握刀的手背!

所有可以試的地方都試了,敵人真的堪稱刀槍不入,攻擊全無作用!反而因為用力過度,金吾衛手中的刀槍都斷了不止一把。

很快,二十幾名金吾衛全都倒下了,隻剩下蕭痕這個金吾衛統領,和他麵前身著鎧甲,看不出究竟是誰的人還站著。

勝負,從一對三十,變成了一對一。

兵器破不開防禦,蕭痕乾脆丟下了手中的長刀,衝著麵前的人伸出手指挑釁:“來啊!”

“太子”嗬嗬一笑,也將手中兵刃遠遠扔出去,二人對衝,戰在一處。

蕭痕發現,敵人雖然防禦極強,但動作卻比自己稍顯遲緩。這是個優勢!

身為大統領,蕭痕也是一名九品級彆的武者。

無懈可擊的鎧甲或許能防禦兵刃的劈砍穿刺,但卻防不住蘊含內勁的拳掌!

內力一旦到達某種高度,再結合武技,真的會產生“隔山打牛”的效果!

蕭痕利用自己比較靈活的動作,進攻,閃避,慢慢竟然占了上風。

隻可惜,好景不長,身著鎧甲的“太子”突然改變了武技,擺出了蕭痕從未見過的架勢。

這是什麼武功?

蕭痕冇有貿然上前,仔細觀察一番,發現此人身上全是破綻。

是什麼誘敵進攻的招式麼?

蕭痕隻是猶豫了一瞬,便再度攻了上去。

管他什麼誘敵招式,隻要他多加小心,還能打不過麵前這個速度遜色不少的敵人不成?

“看掌!”

蕭痕迅速出掌,卻不料眼前的敵人腳步輕彈,跳舞一樣閃到了旁邊,順勢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後彈跳起來,用雙腿夾住了他的整條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