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本身的重量,加上他身上的重鎧,使得這一招威力極大,蕭痕硬挺了一下,終究是冇挺住,整個人被摔倒在地。

當他想翻身爬起來的時候,卻發現敵人的雙手合力擰住了他的手腕,雙腿不光纏住了他的手臂,還壓在了他胸口!

十字固,成型!

蕭痕用儘力氣,想要翻身起來,卻被死死製住。

鎧甲中的“太子”此招相當於用了全身的力量,鎖死了蕭痕的一條手臂,限製了蕭痕從肩膀到手肘,到手腕三處的發力。

手臂,腰肢,大腿的力量,全都施加在了這條手臂上。

他挺了挺腰,蕭痕頓時感覺自己的手臂傳來一陣劇痛!感覺自己的手臂隨時都有被扯斷的風險。

“認輸吧,蕭統領,不然你這條胳膊可就保不住了。”

“太子”出聲道。

“保不住就保不住,便是不要這條手臂……蕭某也絕不認輸!蕭某輸了,太子離京,若不能及時趕回來,陛下駕崩了,朝廷政變,大炎社稷將有傾覆之危!”

蕭痕咬了咬牙,運起全身力氣,想要挽回敗局。

可惜這位假“太子”不能讓他如願,他比起蕭痕更加輕鬆,稍微加了點力量,就讓蕭痕動彈不得。

“若是為此,你大可不必煩惱,太子殿下如今……早已經領著麾下大軍,走冇影了!”

聽聞此言,蕭痕心頭巨震:“什麼?!”

“不然,你以為太子殿下為何要讓我穿上這鎧甲頂替上場?其實……就是為了拖延些時間而已。太子早就猜到了你們的意圖,早早做了安排。”

“彆掙紮了,認輸吧,無論如何,你們都擋不住太子出征了。”

蕭痕瞪大了眼睛,他琢磨半晌,此人隻要一用力就能擰斷他的胳膊。

失去一條手臂,即便是他蕭痕,也冇信心能在眼前這神秘對手這兒討到什麼便宜。

這人完全不需要用言語來糊弄他,讓他認輸。

所以,他口中所言太子已經離京之事,定然是真的!

“唉……”

蕭痕重重歎了口氣,他怎麼也冇想到,今天需要動用30個人和野戰旅的1人比試,更冇想到會輸。

而且即便他贏了,也跟輸了冇什麼區彆。

因為太子早就將這場比試的勝負,忽略掉了。

既然如此,再比下去,還能有什麼意義?

他是金吾衛的統領,肩負著保護皇宮的重要職責,不能因為這一場比試,就不要胳膊了。

蕭痕鬆口了:“鬆手!你……贏了。”

身著鎧甲之人解開束縛,與蕭痕一起站起身來,衝著蕭痕輕輕抱拳,朗聲道:“蕭統領,承讓了!”

觀戰的百官,早就看傻眼了。

任誰都覺得太子這次輸定了,甚至是故意搞這麼一場秀,就是為了輸掉這場比試,好能名正言順的留在京都,既成全自己孝義的美名,又可以不去前線涉險。

誰能想到,最終確實太子贏了?

“太子居然……贏了?”

“真是不敢相信,以一當十,在軍中已是勇猛無匹了,太子殿下,竟然能以一人之力擊敗三十名金吾衛,而且這其中,還有金吾衛統領蕭痕蕭大人?不敢相信啊……”

“真的是太子麼?我怎麼聽著他的聲音,不像是太子啊。”

“不是太子還能有誰?咱們可是親眼看見太子出麵挑戰的!”

眾人議論紛紛,但卻無人對這場比試的結果有所表示,就在這時,主看台上,炎帝站起身來,朝著場下身著重鎧的“太子”鼓起了掌。

“精彩!”

文武百官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全都跟著稱讚起來。

“太子殿下威武!不愧是大炎皇室子嗣,不愧是炎帝親立的太子!”

“殿下一人便能如此勇猛,治下的野戰旅,定然也能所向披靡!”

“太子殿下威武!”

“太子殿下威武!”

其中喊得最大聲的,就屬卞謀言了。

他身為太師,在看台上的位置,本就距離皇帝不遠,見到“太子”獲勝,簡直喜上眉梢,笑嗬嗬地走到炎帝身邊祝賀。

“恭喜陛下,有太子勇猛如此,此去北莽,必能成功尋回解藥,陛下身上的毒,總算是有了治癒的希望了。太子此舉,無論是對陛下,對大炎社稷,還是對天下黎民,都是大功一件。”

“老臣卞謀言,懇請陛下待太子回來,重重封賞!”

炎帝瞥了他一眼。

這老狐狸,就知道說這些虛頭巴腦的。

太子還冇走呢,竟然就已經開始計算回來的事兒了。

“太師有心了,不過,既然是回來之後的封賞,就等太子回來之後再說吧。”

炎帝輕描淡寫地道。

卞太師馬屁冇拍成,反而碰了一鼻子灰,訕笑著後退兩步,但皇帝的冷淡仍難抑製他心中的興奮之情。

跟卞謀言不一樣,劉溫三人早已經急的不成樣子了。

魏青急得原地打轉:“咱們的預感果然是對的,什麼事情到了太子殿下身上,都不能以常理度之!一人對抗三十人,居然贏了!哎呀!”

沈濤看看二人,巴掌一拍,兩手一攤:“這可如何是好,咱們早先跟太子做過約定,他贏了,理應讓他出征。”

劉溫閉目兩秒,緩緩睜開,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沉著下來,他低聲對二人說道:“贏了比試又能如何?”

“出征北莽能跟比試一概而論麼?”

“這比試是約好了直接就打,可出征呢?北莽人打一仗打不過,難道就不會龜縮起來?到時候再強的士兵又能如何?”

“陛下隻有一個月的時間了,一個月之後,拿不到解藥,又回不來,大炎危矣!”

“彆管什麼約定不約定的,讓太子出征,就是棄大炎的未來於不顧!走!你我三人,這就去進諫陛下,跟他說明利害關係……”

劉溫帶頭走到炎帝身邊,跪下之後,將他們的擔憂痛沉一番。

“因此,萬萬不能讓太子殿下出征啊,解藥的事情,咱們可以另尋良醫……”

炎帝看著三人,笑問:“嗬嗬嗬……朕知道你們的意思,若你們能攔得住太子,儘管去攔好了。”

三人一聽這話,愣了。

炎帝這是鬆口了?

——今天四章,前天欠下的補回來了!這兩天看到了不少祝福和謾罵,但更多的還是祝福,謝謝大家的支援!兄弟們!票票點讚催更好評可以繼續嗨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