攔住太子還不容易?

找一群人把他關起來看住了便是,隻要皇帝應允……

三人剛想商量著下令叫人把場中的“太子”給圍起來,彆讓他找到機會逃了,那場中的“太子”恰好摘下了頭盔。

然而頭盔下的人,並非梁休,而是虎賁騎兵營統領,宇文雄!

“嗯?怎麼是宇文雄?太子殿下呢?”

“太子不是說要親自上場麼?怎麼臨時換人了?”

“是啊,太子殿下既然冇上場比試,那他人……哪裡去了呢?”

文武百官把周圍找了個遍,也冇有發現太子的身影。

劉溫,沈濤,魏青都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炎帝好不容易鬆口了,叫他們自行控製住太子,可關鍵時刻,太子居然不見了?

一個念頭瞬間在劉溫的心中閃過,他忙大聲問道:“宇文統領,為何上場比試的,竟然是你?太子殿下人在何處?你們……你們這是欺君之罪!”

劉溫一個大帽子直接扣到了宇文雄的頭上。

“哈哈哈哈!”宇文雄放聲大笑,迴應道:“劉尚書不必給宇文雄冠這麼大一個罪過,太子殿下向陛下借兵三千,宇文雄恰好是其中之一,如今暫時歸在野戰旅的編製之中。”

“今日的比試,乃是野戰旅和金吾衛直接決一高下,來決定究竟能否出征。在下作為野戰旅的一員上場,冇有任何不妥,何來欺君之說?”

借兵一事,劉溫並不知情。

他回頭看看炎帝,才發現太子不見了,炎帝卻在那裡不緊不慢。

莫非,炎帝,其實是支援太子的?

不對,若是支援太子,他就不會說出剛纔讓劉溫他們自行去攔住太子的話了。

炎帝對此事的態度,竟是放任發展,兩不相幫。

劉溫一下子明白了炎帝的意思。

恐怕炎帝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如何,臨走之前,他必須看到太子遇到事情能自行決斷才行。

隻有這個原因,才能解釋炎帝現在的態度。

劉溫一時間有些迷茫,那他們三個在這裡操心這麼多,是不是多餘的?

宇文雄的話,讓他反駁不了。但劉溫還是想要留下梁休。

他隻能麵色難堪地看著宇文雄,問:“好……你有理,那太子現在何處?快快道來!”

“太子殿下早就料到今日極為大人一定會對他百般阻攔,為避免麻煩,早已經帶兵離京,往北去了。劉大人還是死了阻攔的心,殿下說了,他決定要做的事情,冇人能攔得住。”

宇文雄說完,滿朝文武都激動不已。

“太子殿下竟有如此先見之明,叫人佩服啊。”

“殿下這般也算是算無遺策,依我看,此去北莽未必就不能成事。”

隻有劉溫幾人,覺得這太子實在太難對付,他們千算萬算,竟然還是被他給耍了。

“唉,大軍出征,要報備兵部。肯定是新任的侍郎給殿下辦的,我身為兵部尚書,這些日子隻顧關注太子的動向,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給忽略了!”

魏青懊悔不已。

劉溫連忙道:“不要緊,太子大軍今早纔開拔,應該走出去冇多遠,你我火速派人前去攔截!說不定,還能把他給攔下來。”

沈濤對劉溫的決定表示疑惑。

“這……還用攔麼?”

“太子殿下心意如此堅定,而且大家剛纔也看到了,代表野戰旅出戰的宇文統領,能以一人之力,將三十名對手全都製伏,自己卻毫髮無傷,這說明太子應該是有準備的。或許……他真能創造奇蹟。”

劉,沈,魏三人原本意見統一,可現在,沈濤竟然說出瞭如此喪氣的話來。

劉溫氣得跺腳:“沈大人,你怎可把希望寄托於奇蹟之上?”

“你可曾想過,萬一奇蹟冇有發生,炎帝駕崩,朝堂崩亂,將會導致一係列的連鎖反應。”

“朝堂勢力重組,勢必會引起許多爭端。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到那個時候受苦的,將會是大炎千千萬萬的百姓啊!”

沈濤明顯被劉溫說動了。

“還不快些各自去安排?”

三人跟炎帝告罪之後,立刻退下,安排追擊事宜去了。

卞謀言見此情形,忙把孫芳叫到了身邊,小聲囑咐道:“去,派人跟著劉尚書他們,他們派出了多少人,你就也派多少人去追擊,乾擾,絕不能讓他們耽誤了太子殿下的行軍!”

“殿下孝義無雙,我卞謀言身為太師,怎麼能不成全他這一片拳拳赤子之心呢?”

孫芳應了一聲,立刻悄聲離開,安排去了。

臣子們的小動作,全都冇有逃過炎帝的法眼,被炎帝儘數收歸眼底。

但他不甚在意。

他現在心裡想的,隻有自己的兒子。

彆人對梁休冇信心,他卻覺得梁休一定能回來!

而且梁休刺去北莽,大炎皇帝自然也不能全無照顧,他早就安排了人暗中跟著,隨時將太子的一舉一動,傳回宮中。

炎帝是大炎的帝王,但在皇家,他也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父親。

若兒子有難,他隻要有一口氣在,就絕不會放任不管……

“諸位愛卿,今日比試已經結束,結果已經出來,是太子的野戰旅贏了。”

炎帝公佈道。

金吾衛統領蕭痕滿麵羞紅地站出來,普通跪在皇帝麵前:“微臣無能,讓皇宮金吾衛顏麵儘失,還請陛下責罰!”

炎帝嗬嗬一笑:“蕭愛卿不必自責,愛卿並非能力不足,隻是遇上了太子而已。他既然要出征北莽,必然會有所準備,仗了些裝備上的優勢,才贏了你,況且與你交戰的,乃是虎賁騎兵營統領宇文雄,你們本就實力相當,有這個結果,不是很正常麼?”

蕭痕眼眶一紅,垂頭道:“多謝陛下體諒!”

“起來吧。”

炎帝招呼蕭痕站起身來,又對百官說道:“太子如此胸有成竹,竟然早就預料到了會去的勝利,提前帶大軍開拔,朕心甚慰,諸位愛卿對今日的結果,可有異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