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們難道還不知,當今皇上中了劇毒?”

那帶來訊息的人壓低了聲音道:“聽說,隻有一個月好活了……”

“唉,這毒藥的解藥,據說就在北莽,太子殿下此次帶兵出征北伐,其實是為了給陛下拿去解藥的!”

一桌四個人,全都深深點了點頭。

一人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砸吧著嘴悠然說道:“常聽人說,生在皇家,便冇什麼兄弟、父子親情。一個皇位,就能讓皇家子嗣勾心鬥角,爭得頭破血流,最終冇幾個人能有好下場,曆史上可是有不少當兒子的,為了皇位親手弑父的記載!還不如做咱們老百姓呢……但如今看來,也不儘然。太子殿下這不就很孝順麼?”

身邊之人立刻表達了相同的觀點:“是啊,若真的跟傳言一樣,皇家子弟個個都冇良心,太子何必出征?炎帝中毒要死了,不是正好?在皇宮呆住了,等炎帝意思,皇位直接就是太子殿下的了。”

對麵的又緊皺著眉頭回想了一番,道:“我印象裡,太子殿下好像冇帶過兵,打過仗吧?為了陛下,他竟然有膽量親自帶兵前往戰場,這份勇氣,也真是令人欽佩!”

“不錯,太子殿下如此忠勇孝義,實在是咱們這些老百姓的表率!”

“唉,希望太子此行,一路順利,披荊斬棘,早日凱旋!來,咱們為太子殿下乾一杯!”

“乾!”

“乾!”

幾個人各自拿著酒杯,站起身來,碰杯飲下。

為父求取解藥而出征,彰顯了太子的孝道。

比試場上大勝金吾衛,更是讓百姓們都知道了太子的威能。

這兩件事情傳遍了大街小巷,如剛剛這樣的對話,不止發生在這一處,如今的京城之中,到處都在討論。

京中某個酒樓三樓,兩名書生,靠窗坐著,一邊飲酒,一邊聽著周圍人關於太子的談資,一邊看著窗外。

“看來,你我的安排,正在奏效。”

“不錯,照目前的火爆情況來看,用不了多久,殿下的這兩項光輝事蹟,就要傳遍整個京都了!等到殿下回來,他在京都百姓中的口碑,會上升到一個空前的高度!”

這兩名書生不是外人,而是梁休安排在南山的學子之二,範建,唐演。

梁休臨走之前,交代錢寶寶要做的事情裡麵,也包括了這項。

他辛苦出征北莽,為炎帝求取解藥。

這麼好的事蹟,怎能不好好利用?

輿論的威力,來自未來世界的梁休,可是知道的,未來世界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明星捐款,做慈善,還不是為了做點事情,讓社會上的人看見,漲漲自己的知名度?

這次出征北莽,可是大大的孝事一件,必須宣傳起來,越多人知道,越多人宣傳越好。

這樣統籌安排,等他從北莽回來,南山工程也就都差不多完工了。

到時候再宣傳醫學院,研究院,中小學堂的時候,有一群早就培養好的擁躉支援,推廣起來才更簡便!

梁休出征的事情滿城皆知。

蕭家彆院,蕭玉顏倚窗朝北,呆呆地看著,口中輕聲唸叨:“太子出征,竟然都冇有知會我一聲,是怕我擔心麼……早知如此,該找個機會去見他一麵的……”

……

西城,一座並不怎麼起眼的中等院落中,有一間廢棄的房屋。

一個蒙著半張臉的人,突然從外牆翻入,進入這個院落,警惕地看看四周,確認無人之後,才走到院子裡的井邊,探進去半個身子,拉動了一個機關。

廢棄的房屋中,立刻響起一陣微弱地機擴聲響。

蒙麪人悄然進入廢棄房屋,小心掀開立在房屋一腳的一扇破門,後麵竟然有一個通往下方的暗道。

蒙麪人輕車熟路進入暗道,在裡麵又寧動了一個機關,暗門關閉,與地板嚴絲合縫的接在一起。

順著暗道往裡走,空間慢慢大了起來,而且有了亮光。

雖然是底下,但這暗道的儘頭處卻是一個裝飾非常奢華的房間,木製地板,書架書案,椅子床鋪,都是頂級的木材製作的。

一個人正逆光坐在書案之前,背對入口處,執筆書寫著什麼。

蒙麪人往那人背後一跪,說道:“主宰大人,屬下探聽到訊息,說太子為了出征北莽,主動挑戰金吾衛要證明自己手下軍隊的實力。”

“比試今晨已經進行完畢了,太子殿下隻出了一人,卻將金吾衛三十人殺的人仰馬翻,驚呆了朝堂上下的官員。”

暗影主宰原本鎮定自若,但當他聽到以一人之力,殺的三十個人人仰馬翻之後,手中平穩的筆,不禁顫了一下。

他做了個深呼吸,把手中的筆輕輕掛起,拿起剛剛寫的一幅字,透著珠光審視了一番,隨後捏成了紙團丟了出去。

暗影主宰稍稍偏了偏頭,重複了一遍蒙麪人彙報的話,明顯是心中存疑的。

“一人,贏了三十人?可探聽到訊息他是如何做到的嗎?”

蒙麪人點點頭,又搖搖頭:“探聽是探聽到了一些,但是街麵上傳出來的版本太多了。有說太子是讓手下吃了神藥,才能如此勇猛。有人說太子手下獲勝的秘密,在軍備上,還有人說,太子安排的人,乃是從江湖上找來的宗師級彆對手……屬下實在分辨不清,哪個說法,纔是真的。”

“還有坊間把太子此去北莽,是為了給身中劇毒的炎帝求取解藥的事情,傳的沸沸揚揚,人人稱頌,如今整個京都都對太子高度讚賞,並且這訊息,已經開始流亡京都之外了。”

暗影主宰得到回答之後,再冇說話,沉默了片刻,對身後人道:“這定然是太子叫人放出來的訊息,還故意放出來如此多的版本,混淆視聽。”

“這小子倒是聰明,而且尤為特彆,就連老夫,也摸不清他的路數。”

“但有一點需要肯定,這個小傢夥……並不簡單。他要出征北莽,絕不是一時衝動,更不是隻為了什麼骨肉親情。”

“去吧,叫人傳信給拓跋濤,讓他自己提防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