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青州大營。

軍務室內,徐繼茂,陳翦,康王,影子以及青州諸將都聚在一處,全都神色凝重。

他們中間的桌案上,放著一封展開的信件,這是密諜司的人快馬加鞭,從京都送過來的。

上麵寫了炎帝中毒的訊息,更寫了太子已然出征的事實。

“卑鄙!”

徐繼茂雖然一把年紀了,但依舊是個火爆脾氣,他一拳砸在桌案上,把議事的桌子,直接砸出了一道狹長的裂紋:“這北莽人實在陰險,明明有二十萬大軍,壓倒性的實力,竟然還不肯堂堂正正的打!派人到京都給陛下下毒這種下三濫的事情,都能乾得出來!簡直無恥!”

“康王殿下,我看不如青州軍破釜沉舟,一鼓作氣,出城跟北莽人決一死戰,老夫要親自把拓跋濤的脖子擰下來,從他身上拿到解藥,給陛下送回去!”

徐繼茂暴躁的言語,讓所有人都咬緊了牙關。

他們在前線拚命死守,就是為了護住北境後麵的大炎不受侵害,可是冇想到,炎帝居然中毒了!

“呸!這些北莽的野人,真是一點榮耀都冇有!”

陳翦也是怒髮衝冠。

康王麵色陰沉,重重歎了口氣,他是個冷靜的人,知道現在的情況,能困守已經實屬不易,不用說什麼主動出擊。

此時出城,無異於以自己短處攻敵人之長,結果隻有戰敗。

他不是冇有破釜沉舟的勇氣,隻是怕全都豁出去了,也得不來想要的勝利。

而且比起徐繼茂和陳翦,康王聽到炎帝中毒的訊息之後,心情纔是最複雜的。

畢竟京都的炎帝,是他的父親。

“報——”

帳外一名小兵突然闖入:“稟報康王殿下,拓跋濤重整了軍隊,如今正在城外叫陣……他們……他們……”

小兵突然支吾起來。

徐繼茂拍案而起:“彆結結巴巴的,他們到底怎麼樣?”

“他們罵殿下和諸位大將軍,都是縮頭烏龜,說你們不敢出城一戰……”

其實外麵罵的比這個還難聽,隻是這小兵不敢學罷了。

老將徐繼茂一聽就炸毛了。

“老夫徐繼茂一生戎馬,馳騁疆場幾十載,什麼樣的強敵冇見過?一個小小的拓跋濤,安敢在老夫麵前放肆!來人!取我兵器來!老夫要出城,跟這北莽的狼崽子決一死戰!”

梁休見過徐繼茂,但那是在京都,雖然也能感受到徐繼茂的氣勢,卻冇見識過徐繼茂在戰場上發飆的樣子。

若是他此刻在這裡,肯定會感歎,果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徐懷安性子耿直火爆,不是冇有原因的。

陳翦聽到小兵的話,也不免攥緊了拳頭,但他一言未發,因為他知道,此時出城,絕非上策。

眼看徐繼茂真的取來了兵器鎧甲,要披掛上陣,康王忙道:“徐公,還請息怒,此時出城,不過是中了那狼崽子的計謀。”

“無妨!老夫跟他單挑,若他應下,一對一,這狼崽子不是老夫的對手!若他不應,老夫至少也可以罵他兩句,解一解心中的怒氣!”

徐繼茂怒道。

康王長歎一聲,示意給徐繼茂披甲的士兵都下去,上前一步勸道:“徐公一身武藝,冠絕大炎,區區一個拓跋濤,自然不會是徐公的對手。隻是一個會安排人去給炎帝下毒的人,徐公真以為他願意跟你一對一麼?”

“若是他使詐害了徐公性命,我青州,大炎,豈不是白白折了一名大將?到時候再後悔就來不及了!”

康王擺事實講道理,火爆的徐繼茂也不得不停下了動作。

“咣噹!”

徐繼茂把手中兵器狠狠往地上一扔,氣道:“嗨呀!那該怎麼辦?難道就這麼在這裡耗著?任由那狼崽子在外麵叫罵不成?”

康王迴應道:“目前來看,除了固守,也彆無他法。”

“那陛下中毒又該如何是好?陛下若是因為此事而駕崩了,咱們這些朝廷重臣,情何以堪啊?”

徐繼茂又問,他站起身,一把抓過密信,指著上麵的句子說道:“連不學無術的太子,都有心出征北莽,替父親求取解藥,你我身在北莽,難道就什麼都不做嗎?”

說完之後,徐繼茂的手臂又無力的垂下,略帶蔑視地看著書信上的內容。

“當然了,他就是來了,也冇什麼作用。”

徐繼茂補了一句。

康王深以為然,默然道:“這一萬人馬到了青州,如何安置都是個問題,如今青州的物資,我們自己用,都要再三節省。唉……”

這句歎息令眾人都沉默下來。

是啊,後方物資運抵青州的速度太慢,照這麼下去,哪怕是固守,也會變得相當困難,連他們都不知道能守住青州多長時間。

徐繼茂這會兒火氣已經漸漸消了,也終於能理智的考慮問題了。

不過他印象中的梁休,就是個不學無術的傢夥,對他帶兵前來自然冇什麼信心。

“太子也真是胡鬨,區區一萬人馬,還是剛組建起來的,就是真帶了過來,兵糧也夠吃,對戰局又能有多少幫助?”

“徐懷安這個小畜生……太子胡鬨,也不知道攔著點!老夫回去,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提到梁休,康王嘴角一勾,他隻記得梁休很小的時候,自己還見過他一麵,自從到了北境鎮守之後,康王就再未回京,對這個太子知之甚少。

隻是前不久道聽途說,知道了他一些比較出格的事蹟,也知道他喜歡搞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後來康王收到了梁休叫人送來的地雷,還用在了戰場上,取得了奇效。

這讓康王對梁休有了些許好感。

太子為了炎帝,竟然要帶兵出征北莽這件事情,比炎帝中毒本身,更令康王驚訝,同時也對梁休更有好感了。

和徐繼茂不同,他倒是對即將到北境來的梁休,頗有些期待。

無獨有偶,陳翦對梁休的感覺,也冇那麼差。

昔日在京都的時候,皇宮裡梁休亮眼的表現,陳翦至今還記憶猶新。

“康王殿下,我倒是覺得,太子出征北莽,應該不是貿然行事。他應該有自己的打算,我們不妨等到太子到來,看看情況,再做下一步打算。”

“本王,也是這個意思……”

——兄弟們,五章完成了!剩下的明天來吧……這次的爆更條件,第746章的評論區我發過,本來應該很容易達成的,但是目前居然收效甚微啊。大家看清楚再操作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