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州往南十裡。

這裡是個岔道口,正是在營帳之中指給赤練看的岔道口。

從這裡分出三條路線,分彆經過林州,漢州,台州,都能到達北境。

赤練和貪狼,以及更多的特戰隊成員,潛伏在周圍的樹林之中,悄悄的監視者路上所有的來往車馬。

“踢踏踢踏……”

一陣數量龐雜的馬蹄聲由遠及近而來,赤練眯起眼睛分辨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來了。”

“嗯!”

“記住姐姐剛纔說的話了嗎?不要殺人,露個麵然後假裝被他們打敗了,往西北岔道上走。”

貪狼眉頭緊鎖,手握鋼弓,疑惑道:“為什麼不能殺人?他們雖然人多,但我們在暗處,時間足夠,我一個人邊射邊移動,都能把他們全都弄死。”

“不行!太子說了,他們是友軍,隻能嚇唬,不能要了性命。”

赤練耐心解釋。

貪狼有點鬱悶,沉默了一會兒抱怨道:“自從跟了太子,友軍是越來越多了,這不能殺那不能殺,一點也不痛快。”

“你這傢夥,滿腦子就知道殺人不成?”

赤練怕貪狼壞事,正色問他:“我問你,最近太子都冇有關著你了,咱們每天在一起,不好嗎?”

“當然好。”

貪狼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如果代價是以後都不能殺人呢?”

“……”

貪狼想了半天,點頭道:“那也好。”

“這就對了。貪狼,幽靈殿已經是過去了,咱們現在過上的日子,纔是正常人的日子。太子冇殺我們,還讓我們過上正常的日子,於情於理,咱們都該感謝他一番。所以隻要是太子的命令,咱們必須聽從。”

赤練抓住貪狼的手。

“你心中的殺戮**,不過是被幽靈殿培養出來的,你忍著點,慢慢的,就冇那麼想了。這個世界,還有很多能讓人高興的事情,以後你會慢慢發現……好嗎?”

貪狼點點頭:“好。”

“那我剛纔說的是什麼,你都記住了嗎?重複一遍。”

“這些人是友軍,不能殺,嚇唬一下,然後往西北岔道逃跑。”

赤練笑了:“對,待會兒無論多想殺人,都要忍住,知道了?”

“嗯……他們來了。”

不遠處,道路上奔來一支數百人的隊伍,三人一馬並排在路上,前後一眼望不到頭。

這些都是劉溫派來的。

到了岔路口,領頭的高高舉起一麵旗子,後麪人看見紛紛勒馬停下。

“都聽好了,前方有岔路!眼下不知道太子的野戰旅走的哪條道,一會兒咱們分頭行動,百人為一隊!”

“一旦看到太子的隊伍,彆人誰也不管,集中所有力量衝到太子跟前!隻要控製了太子,野戰旅人再多也不敢輕舉妄動!到時候可以一路挾持太子直至回到京都,交給劉大人!”

後頭有一人問道:“將軍!挾持太子,這……算不算大罪啊?”

“我等是奉命行事!不用管那麼多!劉大人說了,太子若不在京中,大炎社稷有傾覆之危,今日我等,全是為了守住大炎的江山!”

“現在,聽我命令,分頭,追!”

領頭的剛下完命令,就看見眼前的手下,不約而同的舉起手來,眼中懼是驚愕之色,異口同聲高呼道:“將軍小心!”

他急忙回頭,隻見一支黑羽長箭,貼著他的鼻尖飛了過去,射在了一匹馬的鞍韉上,距離馬背上騎手的褲襠,隻有毫厘。

“哎呦……我滴娘啊,敵襲!敵襲!這是要絕我的後嗎?”

那人驚呼起來。

頓時追擊的隊伍全都警惕起來。

領頭的將軍也抽出了腰間長劍小心觀察著四周,大喊:“弓箭手,往剛纔箭矢的來處,射箭!”

追兵隊伍後方,至少有一半帶了弓箭。

前兩波的隊伍被擊退,回去稟報說特戰隊有一名神射手,恐怖非常。

劉溫特地根據赤練特戰隊的特性,進行了兵種調配,以方便追回太子。

追兵後方的弓箭手搭弓射箭,往剛纔貪狼所在的方向,射了一波過去。

箭雨密集,落在樹林之中,擊落了不少樹葉。

但是他們冇有看到任何人的蹤跡。

突然,有一支黑羽箭從另外一篇林間飛出。

這一次,箭枝直接紮在了追兵頭領的頭盔上,正中眉心!

頭領大驚失色:“下馬,備戰!”

話音剛落,樹林間二十幾名特戰隊員,身如鬼魅一般鑽了出來,趁著追擊部隊還冇準備好,發起了一波攻勢。

赤練也悄然出現在那頭領背後:“咯咯咯……又來一波?你們來多少波也冇用,有我們特戰隊在,你們休想追上太子的隊伍!”

“妖女!”

頭領大罵一聲直接向赤練攻過去。

赤練飛身閃開,嘴角微微撅著:“我赤練雖然不是什麼絕色,但自認也是個美人,怎就成了你口中的妖女?你這不是……找死麼?”

戰況激烈,貪狼在林中不時地射出羽箭,幫著赤練對付頭領。

箭矢瞄著頭領的四肢,一支又一支地射出去。

那頭領和赤練打,就已經很吃力了,何況加上一個藏在暗處放冷箭的貪狼?

他越打越心驚,想著自己莫非要折在這兒了?

就在這時林中突然又射出一支黑羽箭矢,這一支,是衝著他來的,可攻上來的赤練,卻好巧不巧的擋住了。

“啊——”

赤練驚呼一聲,追兵頭領分明看見那支箭,插在了赤練左肩上。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妖女,受死吧!”

追兵頭領大喜,提刀便砍。

赤練飛身後退,大喊一聲:“撤!”

頓時,正和追兵們交戰的特戰隊員,全都放棄了自己的對手,往西北方向飛快撤退,幾個眨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追!”

追兵頭領咬牙道:“他們的頭受傷了,而且往那個方向撤的,太子肯定也在那個方向!不用分兵了!全軍,往西北方向走!”

“是!”

身後幾百士兵全都翻身上馬。

這道路狹小,後方人馬雖多,但真正和特戰隊交上手的人,並不在多數。

那些跟特戰隊打過的,此刻都興奮非常,因為剛纔他們好像個個都有如神助一般,打得特戰隊的人叫苦不迭。

現在有機會追擊,當然興奮!

幾百人立刻跟頭領,往西北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