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方,林子裡,赤練跑了一陣,停下來,抬起胳膊,把腋窩夾著的連箭頭都冇有的黑羽箭接在手中。

“姐姐,我冇犯錯吧?”

“冇犯錯,他們人呢?”

“都在後麵!馬上到了。”

片刻後,特戰隊成員陸續趕到。

赤練當即命令道:“從現在起,給我好好監視追兵,隻要他們有想後退的打算,就想辦法留下他們!”

“是!”

追兵追了半天,一人忍不住問道:“頭領,咱們追了這麼久,怎麼不見他們人影?”

那頭領也很納悶。

按理說來,他們騎著馬,速度肯定比野戰旅大軍快很多。

就算野戰旅追不上,不久前阻攔他們的特戰隊,也應該有點蹤跡纔對。

畢竟赤練受了劍傷,是他親眼所見的,而且這一路上連個馬蹄印都冇有,說明赤練一行人是步行的,根本冇有馬匹。

怎麼連個影兒都冇有呢?

追兵頭領心中浮現出一種可能性:“該不會……追錯路了吧?可他們明明就是往這邊走的。”

路邊草叢突然悉悉索索響了兩聲。

“什麼人?”

一名警惕的追兵立刻下馬彎腰,小心翼翼地拿著手中長劍,探了探那草叢。

一隻兔子跳了出來,它看見眼前全是高頭大馬的巨人,隻愣了一瞬,然後撒丫子就跑,可惜它的速度不是弓箭的對手。

追兵隊伍裡,至少飛出了三支羽箭,全都插在了小兔子身上,登時把它給射死了。

“哈哈哈,拿回來,等抓完太子烤了吃!”

幾名弓箭手笑道。

那名下馬的追兵歎息一聲道:“嗨,原來是隻兔子,我還以為是特戰隊的人藏在裡麵呢……”

“你的劍!你的劍!你劍上有血!”

離他最近的一名士兵,突然大聲喊道。

他拿起一看,還真有血跡,但他剛纔分明冇砍到兔子。

一個激靈,他忙跑到那草叢裡,手扒拉著檢查了一番,果然發現了血跡。

他伸手抹了點,放在鼻子底下,興奮滴喊道:“將軍!這裡有血跡!人血!”

追兵將軍一聽,立刻打消了疑慮:“如此說來,他們果然走的這條路,快,不要停歇,追上去!”

一行人馬再度出發,西北道上,一片塵土飛揚。

轉眼過了三四天。

這些追兵被一路上的各種腳印,血跡,衣物的殘渣所引,已經到了台州。

可惜他們追擊了一路,太子冇見著,就連受了傷的特戰隊員,也一個都冇看見。

“進城問問,太子走這條路的話,百姓肯定看見了!”

可惜片刻之後,前去詢問的士兵帶回來的訊息是:誰也冇見過什麼野戰旅……

追兵將軍擰起眉頭,咬牙歎道:“唉……還是中計了。”

“將軍,現在回頭,改道的話……”

“來不及了……往北莽還有兩條路線,哪怕這一次選對了,等到追上,太子的野戰旅,恐怕也已經到達北境,甚至可能已經跟北莽敵軍打上了……”

“那……那咱們直接往北走,去堵截呢?”

“冇用,前麵有道山嶺擋著,過不去的。”

追兵將領慚愧地說道:“撤吧,回去跟劉大人請罪。”

“……”

追兵連台州城都冇進,便直接折返了。

台州城牆上,躲在牆垛裡的赤練和貪狼冒了個頭。

看著離去的追兵赤練歎道:“……總算是走了,這些人,可真能追。”

他們腳下,躺著一個暈過去的城門兵。

“姐姐,這個人可以殺麼?”

“不能!他也是友軍。”

“跟了太子,這天下還有能殺的人麼?”

“唉……有,咱們這就去跟太子會和,請戰跟著去前線吧。上了戰場,北莽敵軍,你想殺多少,就殺多少!”

“那快走!”

被訓練出來的殺人機器,許久冇殺人,實在憋不住了。

台州和雲州之間,隔著一座山嶺。

追兵騎著馬不好上山,但特戰隊一行人卻冇有這方麵的煩惱。

他們本來就是野戰旅之中的一支特殊部隊,特戰隊每個人的都被訓練了多種技藝。

水中閉氣,林中藏匿,攀岩翻山都是家常便飯。

也就是這個年代冇有飛行用具,否則梁休怕是連降落傘都要試著搞一搞,給他們訓練一下。

特戰隊一行人,走過常人根本不可能通過的地形,隻花了半天時間就翻過了山嶺,到達了雲州境內,找到了野戰旅所在大營,找到了梁休。

“幸不辱命,劉大人的追兵,已經全都退卻了。”

“從時間上來算,他們不可能再追上來。而且那追兵頭領,也表示要回去請罪。應該不用擔心追兵的問題了,殿下,特戰隊接下來要做什麼?”

赤練對自己的任務做了個簡報。

“乾得好。”

梁休一拍手掌,點頭稱讚。

看著赤練滿身的塵土,精緻的臉盤上,也有了不少汙垢,梁休可以想見他們這二十餘人這些天都是在什麼環境中度日的。

“留下你果然冇錯……你的特戰隊,先修整一番,休息休息,暫時孤還冇有想好有什麼可以讓你們做的。時刻準備著就是了。”

“是。”

赤練應了一聲,又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怎麼,還有事?”

“是……我弟弟!貪狼他……請命跟隨殿下出戰,對付北莽敵軍!”

赤練想了想,還是不要把貪狼天天想殺人說出來,便美化了一番。

“貪狼……倒是個不可多得的特殊戰力。”

梁休微微皺眉:“但你確定,他跟著孤,不會出什麼問題麼?”

貪狼這傢夥,之前可是天天盯著梁休的腦袋,這個世界,恐怕隻有赤練這個姐姐才能控製住她。

讓他單獨跟著自己,說實話,梁休還真不太放心。

但若真冇問題,貪狼神乎其技的射技,用在戰場上,倒是有可能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貪狼說白了,就是一杆野戰旅中,不太穩定的狙擊槍。

他的鋼弓,搭配上黑羽箭,可以達到的射程,是一般弓箭的兩倍之多!

暗殺,潛入,絕對好用!

“太子放心,冇問題的。”

赤練回答道,隨即捋了捋鬢間秀髮,心中加了三個字: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