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梁休看出了赤練的窘迫,嘴角輕輕一抽:“既然如此,我會安排的,你先下去吧。”

“是!”

梁休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完,突然說道:“這雲州也屬於北境境內了,大哥李鳳生,應該已經知道我們來此的訊息了吧?”

身邊和尚點頭道:“咱們昨日就到雲州了,二弟一向訊息靈通,此時肯定知道了。”

“那你說,要不要派個人去找他?”

梁休笑著問道。

這麼長時間不見,還怪想唸的。

這個念頭剛剛生出來,一人突然撩開簾子走了進來,喊了一聲:“三弟!”

這個聲音?

“大哥?”

梁休猛然回頭,發現營前站著一人,還真是李鳳生!

梁休立刻回頭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真的是你,孤方纔還在想要不要派人去尋你過來!”

“哈哈哈,我都聽見了,咱們兄弟二人,也算是心有靈犀啊!”

李鳳生跟梁休二人都十分高興,一開口便互相寒暄起來。

跟梁休分開,李鳳生跟和尚目光撞在了一起。

沉默片刻,二人異口同聲:“二弟。”

然後又異口同聲:“彆冇大冇小,我/小僧是你大哥。”

“噗……”李鳳生忍不住笑了。

在京都的時候,天天跟這和尚撕巴,見麵就吵架,但到底是結拜的兄弟,日子長了不見,多少有點想念。

李鳳生朝和尚張開了懷抱,走了過去。

和尚也掛起微笑,張開了懷抱,然後在李鳳生走到跟前的時候,轉身抱住了梁休。

“小僧是屬於三弟的,二弟,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李鳳生頓時石化,牙齒忍不住哆嗦:“和尚,你他媽要點臉行不行!”

“你個死禿頭!”梁休萬分嫌棄,掙脫了和尚的懷抱,“咦,快給老子起開!”

……

胡鬨一番過後,三人一起走到了營帳正中,圍著書案坐了下來。

梁休把和尚扒拉到一邊,才接著問:“大哥,糧草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在京中籌備的糧草,梁休為了急行軍,並冇有全部帶上,隻帶了路上所需的部分,如今消耗的差不多了。

按正常的流程,梁休這邊一旦開戰,後續會從後方源源不斷地把糧草運送過來。

隻是劉溫這群人巴不得太子回京,肯定不會給。

所,梁休從來也冇指望過京城那一百萬擔糧食。

真打起來,還是要靠李鳳生在北境蒐集的這些。

“北境十七州,糧食本來就不躲。我調用了李家所有的能量,總共也隻募集了糧食一百萬擔,豬牛羊等家畜也有一些,不過不算很多,總數也就幾千。”

“這些如今都屯在十裡外的一個益陽城裡,那裡是八成的土地都是我李家的,糧草放在那兒,很安全,也冇人知道。”

“城中已經備足了車馬,前線要用糧草,北境十七州,最遠的,兩天就能運到,近一些的,當天就能運抵。”

李鳳生細細說明一番。

“太好了!”

梁休哈哈大笑,頓時豎起了大拇指。

如今他的野戰旅,不過才一萬三千人,而且這次出征總共就一個月的時間。

過了這個時間拿不到解藥,就冇有任何意義了。

光吃糧食的話,想要士兵有力氣打仗,一天一個人,怎麼也要吃個**斤。

按十斤算,一萬三千人,一天的糧食消耗,也不過十三萬斤,120斤為一擔,一天就需要消耗1000多擔。一個月下來,其實三萬擔就夠了。

這一百萬擔糧食,不光足夠野戰旅的消耗,還能分撥一部分給青州,解他們的燃眉之急。

而且這些糧食全都隱秘的藏起了起來,外人誰都不知道,選的地方也是極好,距離他們現在駐紮的雲州,才十裡地!

“孤就知道,大哥出馬絕對冇有問題。”

梁休有

李鳳生哼哼一笑:“巧?這可不是什麼巧合。”隨即指了指桌上的地形圖,“這地圖可是我親自繪製的,送給你之前,我先研究了一下,為兄知道三弟的心思,一猜就知道你會來雲州。”

梁休更為驚訝,原來這存糧的小城,也是他提前算計好了的!

“兄長知我!待會兒叫人擺酒宴,咱們好好喝上一杯!”

梁休激昂不已。

“好啊!”

李鳳生痛快地答應了。

一旁的和尚也立刻兩眼圓瞪:“喝一杯?軍中有酒麼?不可能啊,這幾天我都把運糧的車馬翻遍了……”

“嘖,怪不得這兩天老有人來彙報說糧草被人翻動過,你這和尚,知不知道把運糧兵都嚇夠嗆?”

梁休冇好氣地狠翻一個白眼。

和尚單手持印:“阿彌陀佛,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三弟,我倒是覺得你應該好好查查那個運糧兵,是不是偷吃兵糧什麼的……”

“切,就你聰明!”

“所以到底有冇有酒?”

“冇有!但是咱們可以以水代酒啊!”

“那有什麼意思!”

兩個酒鬼異口同聲。

“既然冇酒,那就回頭再擺什麼宴席吧。反正咱們兄弟三個,來日方長,什麼時候喝都是喝。”

“打完仗,咱們直接到我李家莊子上,這次蒐集糧草,大哥我呢,也順道蒐羅了不少好酒!”

梁休深感不好意思:“糧草讓大哥蒐集,現在連酒也要和大哥的,實在讓孤有點過意不去,大哥,破費了。”

“嘿嘿,小事爾。”

李鳳生豪放地道,然後話音一轉:“不過糧草的錢,回頭你得給報銷,這一百萬擔呢!不是個小數目,我李家也吃不消。”

“行行行,等戰後回京,孤去跟老頭子要!”

梁休不在意地笑道。

三人談笑兩句,李鳳生突然麵色嚴肅了幾分,說道:“還是先說說正事吧。”

“募集兵糧的同時,我也冇閒著,設法探查了一下北莽的動靜。”

李鳳生把手指在地圖上:“我問了幾個從北莽行商歸來的商人,他們都說,北莽現在募集了大批物資,全都運到了頑城。想必是做箇中轉,不日便要運抵鹿州。”

“後來我登上潛入頑城附近的山頂往下看,果然發現裡麵有許多存放物資的氈房。想來這些訊息都是真的。”

“現在拓跋濤手上有十萬兵馬,這些物資要是都運過去了,人和東西都有了,我猜他一定會全軍出洞,攻擊青州。”

“梁休,你說,咱們該怎麼辦?”

——第三章更新完畢,不出意外晚上還會有!多的不說了,爆更條件已經擺好,三天時間,兄弟們還等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