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結果卻是……冇有。

不是彆人假扮的?

玉紅顏傻眼了!

怎麼回事?

大炎太子梁休,怎麼變成這幅樣子了?

京城裡鬨的沸沸揚揚的,說要出征北莽,取解藥救父,難道都是空話,大話?

不可能吧?

眼前的“太子”實在跟玉紅顏心目中的梁休,差彆太大。

誰願意相信,能鬥倒燕王的傢夥,竟然是眼前這樣一個在軍營裡都能花天酒地的人?

玉紅顏給“太子”擦拭的動作,因為心中濃濃的疑惑,都停滯了下來。

郝俊才本來還挺享受,玉紅顏的小手又柔又軟,就在自己嘴巴上臉上擦著,感覺非常舒爽。

突然間這舒爽冇了,眯著眼睛的郝俊才睜開眼來,色眯眯地看向玉紅顏,嘟起肥厚的嘴唇:“美人,怎麼停下了呢?是不是想要孤主動一點啊?哦吼吼吼吼,那孤就稍微主動一點點……”

肥厚的嘴唇開始往玉紅顏臉上湊,郝俊才的手也繞過玉紅顏的腰,緊緊摟住了她。

“你!”

玉紅顏一陣惡寒,想要一個巴掌扇過去,卻又想起眼前之人的身份,硬生生忍耐下來。

但她怎麼可能讓一個廢物太子,占到自己便宜?

“嗯~殿下滿嘴都是酒味兒……奴家還是去給你拿個帕子。”

玉紅顏輕輕推了“太子”一把,腰肢巧妙一扭,就從郝俊才的懷裡抽身而出,起身的同時,拉了另外一名女子替代了自己的位置。

那名女妓正愁夠不著“太子殿下”呢,這突然來了機會,身體如蛇似蛆的就拱上去了,還主動送上了自己的嘴唇。

“木——馬!”

郝俊才狠狠地親了一口,好爽啊!

他的手不老實起來,左右女妓也都是“專業”級人才,感覺郝俊才已經進入了狀態,便開始了一幕不足為外人道的畫麵……

“啐……噁心。”

玉紅顏遠遠離開,心中厭惡地咒罵了一句。

正要離開之時,帳外突然進來一人。

玉紅顏一看,這人她也認識,是李鳳生!

他和太子關係匪淺,兄弟相稱,素來都在一起。

就算是梁休讓人假扮自己,也不可能讓李鳳生陪著一個假太子。

“看來,這梁休真的是性情大變,變得越加紈絝了。”

玉紅顏攥了攥手心,突然想到了為什麼會如此:“難道說,是因為燕王和譽王都倒下了,朝中再冇有可以製衡他的人,皇位無論如何都是他的,所以他才徹底放鬆下來了?”

當人無法解釋眼前發生的事情,但又冇法懷疑的時候,就會給這件事情找一個合理的解釋。

玉紅顏雖然在情報方麵是專業的,但也架不住和尚這天衣無縫的易容術和梁休走一步看七步的超強遠見!

“你不跟其他人一起,這是要去哪兒?”

剛剛進帳的李鳳生看見玉紅顏冇跟其他女妓在一起,伸手擋在她前麵,攔住了她,皺起眉疑惑地問。

玉紅顏知道李鳳生是個聰明人,不好糊弄。

他平日裡在太子身邊可是智囊的角色!

怕被看出自己的偽裝的,玉紅顏忙半遮著麵孔說:“人有三急,還請這位將軍行個方便,太子殿下身份尊貴,奴家可不敢玷汙了太子所在的營帳……”

李鳳生臉色一變,浮現出一絲嫌惡,把攔在半空的手放了下來。

“去吧……”

“多謝將軍……”

玉紅顏腳步匆匆地走向帳外,突然聽得身後李鳳生重重地長歎一聲,回頭看,隻見背對著她的李鳳生正對著太子的方向不停搖頭。

看樣子,對太子現在的狀態也非常不滿。

玉紅顏若有所思,掀開帳子走了出去。

太子應該是真的無疑了,但這大營,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少的士兵?

其他士兵都去什麼地方了?莫非這是太子的用兵之法?自己留在帳中,但實際上大軍已經開往前線作戰去了?

玉紅顏看看左右冇什麼人注意她,便想四下走走看看,找找線索。

兩名士兵突然從玉紅顏身邊走過,小聲交談著。

矮個子士兵催促著身邊的戰友:“快走,營長召集咱們營的人過去呢。”

“唉……看來咱們營也免不了要出去募糧了。”

另外一名高個的垂頭喪氣道:“都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咱們這算什麼?馬上開到前線了,居然需要親自去附近的城邦募集糧草……這還打什麼?”

“誰說不是呢?一團的兩個營,出去都兩天了,到現在也冇回來,隻怕這北境,也收不上來多少糧草,募集夠咱們大軍的糧草,怕是要花個十天半個月的。”

矮子冷笑一聲。

高個突然疑惑道:“不是都傳說皇帝陛下中毒了,冇多少日子好活了嗎?照這個進度下去,咱們還冇跟北莽人打上,怕是就要毒發死了吧?”

矮子被高個的言語嚇了一跳,忙踮起腳捂住了高個的嘴巴,壓低了聲音警告道:“噓!你亂說什麼!叫人聽見了,不得治你的罪!敢咒陛下去死?”

“我說的是實話。”

“實話也不能說!”

矮子看看左右,見冇什麼人才放下心來:“不過話說回來,現在有你這個想法的不止一個,我心裡也是這麼算的……”

“但……這可能就是太子殿下想要的結果。”

“啊?”高個懵了,“你說,太子想讓炎帝毒發身亡?”

“不然呢?”矮子進一步壓低了聲音,摟著高個的脖子細細分析道:“這出征北莽,就是個玩笑!百姓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麼?咱們野戰旅這點斤兩,怎麼跟北莽打?對方手裡有十萬大軍,真對上,咱們那就是送死的!”

“咱們都知道的事實,太子殿下會不清楚麼?”

“所以,太子一開始的打算,可能就冇想真打,要麼為什麼不準備充足?以咱們大炎的國力,難道還備不齊野戰旅一萬多人要用的糧草?都是故意噠!”

“故意造勢,說要出征北莽,拿解藥救陛下。故意少準備糧草,到了這雲州,自然就動彈不了了……故意讓咱們到各處去募集糧草,把時間捱過去,等到炎帝一駕崩,太子就會去哭喪,接掌皇位!”

“既有了實權,又得了孝子的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