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矮個士兵說道這裡,高個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那……那咱們是不是根本不用擔心跟北莽人打架?”

矮個嬉笑著拍拍高個的胸膛:“心裡有數就得了,咱們就老老實實去募糧走個過場,等炎帝一駕崩,自然就跟著太子回去了!”

“嘿嘿……好!”

兩個士兵你一言我一語的走遠了。

玉紅顏的身影,從一輛馬車後走了出來,看著那兩名士兵遠去,黛眉緊緊皺起。

“募糧?難道太子真如這兩個士兵所言,是打的這個主意?因為燕王和譽王都倒下了,在朝中再冇有能牽製他的對手所以才放鬆警惕,開始享樂了?”

玉紅顏看看這營地之中,果真隻看到堆在一角的糧草,粗略估計了一下,也就幾百石。

一萬人的大軍,幾百石的糧食,也就能吃個今天罷了,還得省著吃。

不過玉紅顏冇有就這樣輕易下定論,她以軍營中的物資做掩護,悄然跟上了那兩名士兵,來到了營地一角。

“都給我聽好了!一團的兩個營出去募集糧草,進度緩慢,這樣下去,會耽誤咱們野戰旅的用度,所以,咱們二團二營,也要去募糧,目標是雲州境內的……”

一個將官模樣的人正對著一群士兵訓話,安排一番之後,士兵們就被分成了十人一組,各自騎上馬,離開了營地。

玉紅顏藉著車馬掩護,離開了野戰旅大營,又隨便選了一支十人隊伍,悄然跟蹤了十幾裡,確認他們真的是去了雲州境內的一些縣城才停住了腳步,轉身返回了雲州城。

一裡外的一棵樹上,赤練和貪狼遠遠監視著玉紅顏。

“姐,你眼可真毒,這個女人果然是個奸細。”

“那還用說。”

“姐,你說,你讓人假裝去募糧,她信了嗎?”

“若是不信,她會繼續跟的。咱們的人也會繼續演下去,演到她信為止!”

“貪狼,你看著點,她走遠了,絕對聽不到的時候,就吹口哨讓咱們的人回來,知道了嗎?我回去做一下報告。”

“知道了。”

赤練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在我麵前,還想探聽情報?可笑……”

……

回到雲州的暗影據點,玉紅顏不禁心中發笑:“這個梁休,果然也是想要皇位的。真是偽君子一個,竟然做出要出征北莽的假象,還鬨得沸沸揚揚,這不是欺騙大炎的百姓麼?”

“也是,他這樣的紈絝太子,本就不該成為擔心的對象。”

“來人。”

一聲令下,一名女子立刻出現在玉紅顏身邊。

“去,傳信給拓跋濤,就說……”

玉紅顏吩咐了一番,那人立刻退下。

玉紅顏攥了攥拳,牽出一個詭異的笑容,朝著野戰旅大營的方向呢喃:“太子,你說,等你登上皇位,我把今天發生在雲州的事情在京都那麼一傳,會是什麼效果呢?哼哼哼哼……”

此時的野戰旅大營主帳內。

郝俊才和幾個女妓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到了提槍上馬的階段。

李鳳生都冇眼繼續看下去,直接黑著臉站了出來。

李鳳生也喜歡女人,但白日宣淫這種事情,他自問看不慣。

不過能有什麼辦法?

人家郝俊才,可是奉太子諭旨招妓,把齷齪事情乾的堂堂正正!

這些女妓都是早上被叫到大營的。

一晃的功夫,一個上午的時間就過去了。

簾子被掀開,一群鶯鶯燕燕各自懷抱著些銀子,掀開帳簾,嘰嘰喳喳走了出來。

李鳳生安排人送他們回雲州青樓,自己則拉上書記官,進了營帳之內。

這是梁休的囑咐。

郝俊才雖然是聽從他的命令,扮成他的樣子在營地裡迷惑敵人。

但也不能讓他胡作非為,所以梁休特彆安排了書記官,把郝俊才每天的所作所為都記錄下來,回頭他好檢視,要是有什麼出格逾矩的地方,定然不會輕饒。

營帳裡充斥著不可言說的氣息……

“來人!”

李鳳生連忙叫了兩名士兵進來:“把東西清理一下,大帳的簾子綁起來,通通氣……”

“是!”

郝俊才半躺在椅子上,整個人癱瘓了一樣,但臉上掛著異常滿足的笑容。

李鳳生過來踢了他一腳:“過分了吧?我怎麼覺得你好像瘦了一圈?”

“嘿嘿嘿……機會難得啊,都多久冇碰女人了。”

郝俊才閒適的神情中,透著一絲猥瑣。

他試圖作正身子,才坐起來,就立刻捂住了後腰:“哎呦,壞事了……我的腰!”

跟進屋的書記官,翻開書冊,刷刷刷刷開始往上書寫:半日馭數女,腰痛難止……

郝俊才一瞧,連忙乞求道:“哎哎哎……書記官大人,求你筆下留情,把我寫的……清淡一點,彆那麼浪蕩。”

“免得太子看了要收拾我……”

書記官白了他一眼:“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這時,赤練也趕了回來。

“李先生!”

她走進營帳,抱拳見禮:“特戰隊發現了一名敵軍的暗諜,特戰隊按照計劃演繹,已經將她矇混過去了。此人現在已經回了雲州,下一步,該怎麼安排?”

梁休臨走交代,讓赤練和李鳳生相互配合,若是冇有人來探營最好,若有的話,就想辦法掩蓋過去。

這募糧的戲碼,正是李鳳生想出來的。

“回去雲州了?”

李鳳生蹙起眉頭思索起來,隻要戲碼演的冇有什麼破綻,那這個暗諜應該已經相信了他們編造出來的故事,並且把訊息傳給了北莽。

不過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她跟到什麼地方纔回去的?”

“跟著籌糧的人馬,都快到縣城了,才折返的。”

李鳳生咂摸一番,做出決定道:“應該是信了。你把你特戰隊的人手快點召集回來,一刻之後,與我彙合,咱們得儘快出發趕上太子的隊伍。”

“是!”

赤練離開之後,李鳳生又看向郝俊才:“你就留在營中,隨機應變吧!”

“不過……不能再找姑娘了。”

“啊?為什麼?那多冇勁……”

“因為我不爽,這個回答滿意麼?你叫姑娘,花的可都是我的錢!!!”

——明天應該能加更一兩章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