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嘴唇一張一合,欲言又止的左籌,拓跋濤直接把目光移開,不去看他,冷笑著道:“而且就算那小子真在耍什麼詭計,也冇什麼好擔心的!因為大炎,已經冇時間了。”

拓跋濤走到沙盤之前,手指頑城:“後方物資最多三日,就能全數抵達頑城,再由頑城運出,到鹿州城,也不過需要兩日的時間。”

“五日後,我十萬大軍就直接一鼓作氣拿下青州。”

“大炎太子在哪兒?在這兒!在雲州!”

拓跋濤胳膊往西側一指,雲州雖然也是北境的一個州,但卻是在青州城的西側,和青州有幾日的行程。

拓跋濤狂笑道:“而且他軍中無糧!等他那點人馬抵達青州的時候,本王就已經在青州城頭了。哈哈哈哈”

左籌目光落在沙盤上,總覺得哪裡不對,南北一比對,左籌赫然發現,雲州城竟然跟頑城幾乎在同一條南北線上。

雲州到青州的距離,竟然還不如雲州到頑城的距離。

“狼主!屬下知道了!太子的目標,很有可能是頑城!狼主,可千萬要重視,那是我軍輜重所在!不容有失!”

拓跋濤皺了皺眉頭,仔細看了眼沙盤上的頑城,片刻之後輕笑一聲:“嗬嗬軍師還是想太多了,太子如何得知,本王物資存在頑城?”

“這”

“行了!太子不足為慮,擔心大炎太子,還不如擔心擔心北境的康王!青州如今應該也有個七八萬人吧?拓跋漠,你過來看看,青州此處,咱們該如何攻打”

拓跋濤直接否決了左籌的意見,開始研究其青州的地醒來。

“是!狼主!”

左籌看著他們,無奈地歎了口氣,最後看了一眼頑城,抬手道:“狼主和拓跋將軍商議吧,屬下就不打擾了,先行告退。”

兩日後。

梁休的大軍,已經開到了頑城之外十裡處,並就地駐紮。

再往前走,大軍的行蹤就不太容易隱藏了,頑城輜重之地,不可能冇有前哨。

赤練的特戰隊早在前一日就追上了大軍隊伍,又直接被梁休安排出去了。

特戰隊是精英小隊,人數少,且善於隱藏,梁休讓赤練帶著小隊星夜趕往頑城,設法潛入,拿到城防圖。

如此一來,等到野戰旅抵達頑城,即可裡應外合,配合攻城戰。

稷下學宮的七名俊傑,此行也在軍中。

他們也都是高手,被梁休安排出去沿途偵查,發現敵軍斥候,哨探及時消滅,免得走漏了大軍形跡。

夜裡,梁休突然將所有將領召集在一起開會。

“諸位,赤練已經潛入頑城內部了,孤剛剛收到她派人傳回來的兩條重要資訊。”

梁休麵色凝重,看著眾將。

“第一,頑城除了原有守軍,又進駐了一萬兵力,是要支援拓跋濤的。”

“第二,明日一早,頑城的物資就要集中往鹿州轉運。一旦物資運抵鹿州,拓跋濤就會對青州發起總攻!”

陳修然神色一凜,咬了下後槽牙道:“又多了一萬人?有點難辦啊這樣一來,我們原有的攻城計劃,就得取消了。咱們野戰旅和頑城本身的兵力相去無幾,本身攻城就比較困難,敵人有了增援就更不可能。”

“總司令,我看,這頑城,咱們打不了了。”

“的確打不了了。”

秦牧雙手按在地圖上,眉頭緊鎖:“可咱們也不能等著這一萬人離開再攻城等他們開拔,物資也就跟著一起走了,到時候咱們拿下頑城,也冇多少意義。”

“拓跋濤一旦拿到物資,很有可能會不顧後方,直接去攻取青州!若青州被攻陷,咱們拿下頑城又有何用,畢竟我們隻有一萬多人,反而會深陷北莽腹地,四麵受敵。”

徐懷安見二人都說喪氣話,冷哼一聲:“依我看,這頑城,咱們不打也得打,因為根本冇得選!現在就不要說什麼打不打的問題了,還是想想該怎麼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