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見統一,下一步就是要製定作戰計劃。

梁休指了指身前漢子:“陳修然,你是團長,這一戰怎麼安排,你說一下吧。”

“是!”

陳修然站在地形圖前,仔細觀察了頑城所在的位置、周圍環境,以及完成內部的大致街道排布,隨即吐出兩個字:“分兵。”

此話一出,秦牧當即就皺起了眉頭:“分兵?團長,你冇搞錯吧?咱們加上鐵浮屠,一共就一萬三千人,郝俊才的二團二營還在雲州,咱們這邊九千都不到。”

“頑城新來了一萬人,加上原來的守軍,不是兩萬人麼?九千對兩萬都已經夠嗆了,這要是再分兵,還怎麼打?”

陳修然嘴角微勾,摸著下巴道:“你說的不錯,人數上,我們處於劣勢。攻城相對於守城,也更加困難。”

“咱們的九千人,哪怕有鐵浮屠,常規作戰的話,也很難打贏固守頑城的兩萬人。”

“但是……”

陳修然把手指放在了頑城中那大大小小的氈房位置,說道:“我們的目標,是毀壞頑城的物資。”

“拿下頑城,是次要目標!如果順利的話,當然可以一舉把頑城給占了最好。”

“但若是不順利,要至少保證把頑城裡儲存的物資毀掉,此戰纔有意義。”

“毀掉物資,鹿州的拓跋濤得不到補給,就不敢輕易對青州發起進攻,我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陳修然目光掃過眾人,豎起兩根手指。

“頑城有兩萬人,光是燒燬物資,對我們的九千人來說,也是非常艱钜的任務。”

“但是,我們有已經潛入頑城內部的特戰隊配合!可以打開城門,隻要保證打開城門之後,我軍能快速接近物資區域即可,有總司令研製的炸藥,很容易將那些物資全都燒燬。”

“然而正麵進攻,敵人肯定會在城門處固守,哪怕有赤練在內部配合,估計也會有些難度。大家彆忘了,北莽人善射!到時候接近都是個問題。”

“鐵浮屠屬於騎兵隊伍,在城內地方狹窄,難以發起衝鋒,戰力會受到極大的限製。”

“所以,想要達成目的,必須得用些手段。”

徐懷安在一邊兒都聽急了:“你能不能彆婆婆媽媽的,有主意了就直接說行不行?”

看著徐懷安不耐煩的勁兒,陳修然咧嘴一笑,不再賣關子,指了指頑城的南北兩門。

“分兵,先讓鐵浮屠的騎兵隊對南門發起進攻,同時野戰旅的6000人,設法繞到北門附近遠遠埋伏下來。”

“北莽人最厲害的就是騎兵和弓箭,而且北莽人也大多是直腸子,鐵浮屠隻有三千人,城內的守將看到這個數量,八成會掉以輕心,派兵出城應戰。”

“隻要他第一波不把兩萬人全都派出去——這幾乎是不可能的——那以鐵浮屠的強悍防禦力和強大沖擊力,必然能對敵人造成沉重的打擊。”

“然後,城內守將必然會大驚失色,提起重視。之後無論他是組織人關門固守,還是組織更多的人出城迎戰,對我軍而言,都是機會。”

“到時候,讓鐵浮屠中一人發射信號彈,赤練的特戰隊,負責把守軍數量比較少的北門打開,潛伏起來的6000人,趁著敵人的軍力都在南門,一鼓作氣進城,佈置炸藥,毀壞物資!”

“等完成第一目標之後,再臨場應變,看看能不能直接拿下頑城!”

眾將看著地圖默默點頭,梁休也覺得陳修然此計設想的十分周全。

時間所剩無幾,他立即安排相應的出戰將領:“陳修然!”

“末將在!”

“你擊敗過宇文雄,虎賁鐵浮屠,你應該能指揮得動。此戰,孤就命你帶領三千鐵浮屠,進攻南門。”

“是!末將領命!”

“徐懷安!”

“末將……小人在!”

徐懷安應到,他如今被革去了二團團長的職務,暫時還冇有恢複……身份並非野戰旅將領,自然不能以末將自稱。

他今日能在這裡一起開會,他心裡清楚,也不過是梁休看在他是安國公徐繼茂的後人的份兒上,讓他參與參與罷了。

梁休聽見徐懷安的反應,不禁輕笑了一聲:“嗬,你還算有點自知之名,知道自己如今是什麼身份。”

“說,在底下跟士兵同吃同睡一個月的時間,知道自己錯在哪兒了嗎?”

徐懷安摸著後腦勺,耷拉著腦袋:“我……我錯在把打仗看成了是我們將領的事,根本冇把士兵們一視同仁的考慮進去。司令,我徐懷安……知錯了。”

“以後還會不會被人一挑唆就扔下兄弟們不管,隻顧著自己爽了?”

徐懷安想也不想就回答道:“自然不會!為將者當身先士卒,隻要有這條命在,我就永遠跟兄弟們站在一起!”

這個反應,讓梁休很是欣慰,看來他把徐懷安擼掉的舉措,是正確的。

“很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梁休拍拍徐懷安的肩膀,對他說:“今日起,恢複你二團團長的身份!孤命令你,率領野戰旅六千人火速奔襲至頑城北門,在附近小心埋伏,按照剛剛陳團長的計劃,收到鐵浮屠發出的信號,方能帶兵衝鋒。明白嗎?”

能官複原職,徐懷安喜出望外,當即拍著胸脯笑道:“末將明白!請總司令看我表現!”

“秦牧!”

“末將在!”

“你帶領二營的士兵,跟徐懷安一起行動。但孤要交給你們一個特殊任務!”

“你們二營,將隨身攜帶炸藥入城,入城之後,你們二營的人首要目標是找到頑城內物資所在,並且迅速佈置好炸藥,進行引爆。”

“是,末將遵命!”

梁休抓住秦牧的雙肩,麵色凝重地對他說:“孤是看你平日裡心比較細,才把這任務交給你們二營的。告訴我,能不能保證完成任務?”

“太子殿下放心!二營士兵操練從來都是最積極的,殿下發明的火藥,我二營士兵也是最先學會使用的!末將秦牧,保證完成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