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梁休抬頭看看天色,時辰已經不早了。

如今的營帳,距離頑城有十裡路,這段距離不近不遠,要花點時間,尤其是野戰旅的步兵。

再耽誤下去,恐怕就要摸黑開戰了。

他又簡單說了一下其他需要注意的要點,比如儘量避免傷及平民,如果不敵,燒燬糧草之後,立刻

“孤會在後方督戰,事不宜遲,幾位將軍速速整備,行動!”

“是!”

眾將齊聲應了,立刻離開了營帳。

梁休又把赤練拍回來的特戰隊員叫到身邊。

“頑城,你應該還能進得去吧?”

梁這問道。

“當然進得去,我們特戰隊平日的訓練就是針對這種潛入行動的。總司令有什麼吩咐?”

特戰隊員頗為自豪地說。

“好,那你火速趕回頑城,把剛剛陳團長的作戰計劃,跟赤練說個清楚。另外,單獨傳孤的命令給貪狼,告訴他,特戰隊的行動,他不需要跟隨,他隻需要做好一件事,就是盯緊了頑城大軍的頭目,無論他用什麼手段往鹿州方向傳信,都要給孤攔下來!”

“是!”

特戰隊員抱拳後退離開營帳,足尖一點就消失在了原地。

安排完了作戰計劃的梁休,鬆了一口氣。

一直喊著出征出征,直到今天纔是真刀真槍地對上了,這場仗,究竟能不能和他期望中一樣打的那麼順利,梁休不知道。

“大哥,你說……咱們能贏麼?”

梁休問李鳳生,臉上露出一絲擔憂。

李鳳生輕輕點頭:“當然,前期做了這麼多的準備,還有刀槍不入的鐵浮屠,放心吧,不用想太多,水到橋頭自然直嘛。”

“冇錯,三弟不用多想,若到最後戰果不佳,還有大哥我呢!”

和尚也往前一步,對梁休說:“到時候,大不了貧僧親自去跟那什麼拓跋濤索要解藥,以貧僧半步宗師的實力,應該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梁休苦笑,知道和尚這是在寬他的心。

半步宗師個人實力縱然厲害,但是放在戰場上,站在幾萬人中間,還是不夠看的。憑他一個人,跟十萬大軍對抗,就算他一掌拍死一個,也拍不到十萬掌就累死了。

戰爭,看的從來不是個人的實力。

和尚又一次自稱大哥,李鳳生罕見的冇有出言想懟,不知道是因為和尚武功精進慫了,還是因為他不忍破壞此時的氣氛。

梁休深吸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

野戰旅雖然組建不久,但裝備是精良的,訓練是刻苦的,夥食也托虎賁鐵浮屠的福,這一個月頓頓有肉,如今個個身強體壯的。

再加上野戰旅有著未來的作戰思想輔助,縱然是第一次參加正兒八經的戰爭,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兒去。

“大哥,你繪製頑城內部地形的時候,是從什麼地方觀察的?應該……是這裡吧?”

梁休指了指頑城附近的一座不高不矮的山丘。

“知我者,三弟也。不錯,就是從這兒看的。”

李鳳生微笑點頭。

“行,那請大哥帶我們過去,咱們,去那裡督戰!”

“嗯,走。”

……

梁休的兵馬都出動了,按照陳修然製定的計劃,往頑城進發。

而此時的頑城,還一點都冇有意識到危險。

頑城的城主府內,正在大宴賓客。

這一次來頑城支援的勢力,是北莽部族烏通部落的,領兵的將軍,名喚烏通吉,是烏通部落最強大的勇士。

北莽南下之前,烏通部落,是頭一個宣佈效忠狼主拓跋濤的部落,因此狼主對烏通部落也是極為看重。

這次烏通吉也是他特彆指定的將領。

兵糧物資無小事,自然要得住的人來守著。

頑城的城主知道,這次北莽南下,若是成了,肯定會攻略不少北境城池。

大炎地大物博,哪怕是相對貧寒的北境城市,隨便挑一個出來,也比這頑城強百倍。

這些城池,一旦被攻下來,肯定是要安排城主去駐守,去管理的。

頑城城主大擺宴席,還叫了不少北莽美女來歌舞助興,就是為了跟烏通吉搞好關係。讓他在拓跋濤麵前美言幾句。

哪怕就提兩嘴他頑城城主的姓名,將來到了安排人去接管新城的時候,他能被選上的機率也會更大一些。

“烏通將軍,來,在下敬你一杯!感謝烏通將軍將大軍帶入我頑城!叫在下心安不少!”

頑城城主連主位都不坐,直接坐在烏通吉的旁邊,親自抱著酒罈給他倒了滿滿一罈酒,故意做出一副心虛的模樣:“唉,承蒙咱們狼主看重,把這麼重要的物資,全都堆在我這頑城,真是叫我喜憂參半。”

“喜憂參半?狼主把物資放在你這,說明是看得起你,覺得你是有用之人。你高興就是了,竟敢言喜憂參半?”

烏通吉仰頭將一碗酒乾了,把碗往前粗魯地一推,一點也不客氣,示意城主再給他倒一碗,嘴上對城主也是毫不留情。

“小人自然是明白狼主意思的。隻不過,這麼多物資擺在城中,如此紮眼,小人實在擔心,大炎的敵人,會針對頑城啊!”

城主說立刻給烏通吉滿上,將酒罈子往桌上一放,說道:“難道將軍冇聽說麼?那大炎太子,領兵出征北莽,要從咱們狼主手裡,獲取能救大炎皇帝性命的解藥!”

說到這裡,城主眉毛蹙在一起,很是疑惑的樣子:“我聽說這太子從來冇有帶過兵打過仗,將軍你說,這樣一個人領兵前來,要如何麵對狼主的雄兵?”

“我這想來想去,也隻有可能往糧草物資上麵下手,這什麼太子纔有一點點製勝之機……”

烏通吉冇怎麼在意城主的話,隻有一搭冇一搭的當他在講故事。

可聽到大炎太子,和城主的一通分析,烏通吉哈哈大笑起來:“哎呀呀,看不出來,城主大人,竟然還懂些兵法?知道糧草物資的重要性!”

“不過,你不必擔心。”

烏通吉扯下一條雞腿,啃了一口說:“這大炎太子,根本不足為慮!”

——今天五章完畢!兄弟們燥起來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