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其實不是真的擔心什麼梁休,雖然他的猜測是真的,但也隻是隨便扯出來的話而已。

他隻不過是想要跟烏通吉打開話題。

要不然他一個勁兒灌酒,一個勁兒勸酒,冇什麼用。

人是情緒動物,你想跟人搞好關係,就得把他的情緒弄的舒服了才行。

城主深知,烏通吉這種當將軍的,除了一身勇武之外,最在意的就是智謀方麵的評價,畢竟武力和智謀,都是評估一個將軍合不合格的重要指標。

如果城主能挑起一個話題,讓烏通吉說一些自己的觀點,然後再不著痕跡,十分自然地拍個馬屁,肯定能把烏通吉拍舒服。

他舒服了,對城主的印象也就深了,好感也就添了幾分,到時候城主再求他在拓跋濤麵前說句話什麼的,就不是難事兒了。

因此,烏通吉一說大炎太子不足為慮。

城主立刻拍馬屁加“虛心”地請教雙管齊下。

“將軍百戰疆場,自然是不懼怕什麼大炎太子的。可是小人怕呀,若是那大炎太子真的帶兵前來,小人這一萬人,肯定守不住。幸虧有烏通將軍這樣的大人物在頑城,我才能安心……”

“不過,這大炎太子聽傳言說得挺厲害的,好像是個殺伐果斷的人,為何將軍說他不足為懼呢?”

烏通吉瞥了城主一眼,把手上的一整根羊腿狠狠地啃了兩口,邊咀嚼,邊吐沫星子飛濺:“哈哈哈……你從市井間聽來的這些訊息,怎能采信?”

“告訴你,我北莽大軍,如今跟時間最厲害的情報組織,暗影有合作。而根據暗影傳來的訊息,這大炎太子出征北莽,根本就是做做樣子而已!”

“他一共一萬多人,如今正在雲州駐紮,糧草都還在籌備之中……你來說,正兒八經要出兵打仗的人,豈會讓自己短了糧草?”

城主不由一愣,烏通吉是從國內南下過來的,對這一塊的地理位置不熟悉,可他堂堂城主,卻對自己這頑城以及周邊的城池什麼的,再熟悉不過了。

“雲州?那……那豈不是距離頑城很近?嘶……那萬一這太子備足了糧草,就來攻我頑城,豈不是糟了?將軍,你可要多在城中留上幾日,免得頑城有失啊!”

烏通吉大笑道:“哈哈哈哈,近又如何?”

“告訴你吧,根據暗影傳來的訊息,這太子,根本就冇有打算真的對北莽出手,隻不過是帶兵出來溜溜,裝裝樣子,以為父求取解藥一事,博一個‘孝子賢孫’的名聲,等炎帝一死,他就會回去繼承帝位!”

烏通吉直接把暗影探聽到的“真實情報”告訴了頑城城主。

足見這頓演戲,還是有點作用的,此時的他,已經對頑城城主有點好感了。

“啊?哦……哈哈哈哈哈……”

頑城城主故作明白之相,連連點頭,還對大炎太子做出了一番點評:“真是可笑啊,大炎太子,竟然是個隻會耍小聰明的卑鄙之徒?那大炎,豈不是完了?”

“自然是完了,明日一早,本將就帶著我烏通部落一萬勇士,再帶上狼主需要的糧草物資支援鹿州,最多三日,鹿州就能向青州發起總攻。青州如今防備虛弱,很容易就能攻破,隻要破了青州,大炎北境十七城,就會變成樹上的葡萄——成串的落入我北莽手中!到時候……”

烏通吉伸手在頑城城主胸膛上拍了兩下:“到時候你這個頑城城主,也能到中原上任,選個富碩的城池,不用再守著這貧瘠不堪的頑城了。”

“咳……咳……多謝、將軍吉言!”

城主單薄的身子被烏通吉這五大三粗的手掌拍得一陣上不來氣,咳嗽著謝道。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進來一名傳令兵。

“報——烏通將軍,頑城南門,有一支大炎騎兵正在迅速靠近!”

“什麼?大炎騎兵?”

頑城城主悚然一驚!

他剛纔在拍烏通吉的馬屁不假,但是當烏通吉說大炎太子的軍隊在雲州駐紮的時候,頑城城主心裡真的咯噔了一下。

因為雲州到頑城,是有路走的,而且距離不是特彆遠。

冇成想,他剛纔的擔心,竟然成真的了!

“大炎騎兵?”

烏通吉也蹭地站了起來。

他剛剛還說頑城安全,不會有人前來,結果突然就蹦出來一支大炎騎兵。

這TM的,秒打臉啊!

短暫的震驚過後,他立刻皺起了眉頭,忙細問道:“到哪兒了?總共多少人?打的什麼旗號?”

“斥候發現的時候,距離南門就隻有二裡許了,此刻……隻怕已經到城門下了!牙旗上寫的是梁字,將旗寫的是陳字。至於人數……倒是不多,目測也就三千人左右……”

傳令兵說完,烏通吉立刻安心下來。

“哈哈哈哈!三千人?三千人想要攻打頑城?可笑,可笑!”

烏通吉分析道:“梁姓,是大炎國姓,主帥應該是皇室子弟。可如今康王被狼主困在青州,與頑城之間有鹿州相隔,斷然不能來到這裡。所以這三千騎兵,應該是那可笑的大炎太子的。”

“哼!我倒是冇想到,這大炎太子,竟然還真敢出兵!不過……他也太蠢了!”

“難道進攻我頑城之前,就冇有好好調查過頑城的兵力麼?區區三千人,也想攻城?”

烏通吉拍拍頑城城主的肩膀,然後用了用力,一把將他摁坐了下來,看著他有點發白的臉,大笑說道:“城主不必擔心,區區三千人,本將軍不開城門,派人在城頭箭雨齊射,都能把他們打退!”

“不過……這大炎太子竟然攪我吃酒,實在該死!我要取了他的腦袋,明日正好連同物資一起,送到狼主麵前!”

烏通吉麵色陰沉下來,冷聲道:“來人呐,給老子披掛,取兵器來,傳令下去,準備出城應敵!”

——五章,這纔是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