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通吉一聲令下,狼駒騎立即出動。

五千匹戰馬奔踏上前,地麵震動,發出隆隆的聲響。

兩軍之間的距離,不過裡許,也就五百多米吧。

非常接近,狼駒騎又是本就擅長速度的,因此在烏通吉看來,自己這騎兵一動,對麵的大炎太子軍隊,想跑都跑不了,隻能全都留在頑城。

陳修然見烏通吉上鉤了,掩在麵甲之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騎兵對衝?

我喜歡。

天下間還有什麼騎兵,能比得上他身後的鐵浮屠的?

他高舉令旗,大喊一聲:“虎賁營!衝鋒!”

“駕!”

“殺!”

三千鐵浮屠狂奔起來。

雖然隻有三千人,但鐵浮屠這邊一動,站在城牆上觀戰的城主,明顯感覺到腳下傳來的震動,立馬強勁了三倍不止。

不過,隻用肉眼看的話,鐵浮屠這邊的氣勢,要比狼駒騎那邊差遠了。

首先,速度上,鐵浮屠不如狼駒騎。

人馬都披著重甲,能衝起來已經不易了。

第二,鐵浮屠身上的鎧甲,外麵都有一層棉甲覆蓋,這就造成了陽光之下看過去,一點反光都冇有。

而狼駒騎,士兵是穿著全身常規鱗甲的,雖然為了速度上的優勢,這些鱗甲的甲片厚度比較薄,但放在陽光下一照,銀光閃閃,怎麼也要比鐵浮屠那邊視覺效果強多了。

鐵浮屠衝到一半的時候,烏通吉看著鐵浮屠的速度,心中更加輕視。

“這大炎不同往昔了,太子的軍隊,竟然如此不堪,連點像樣的戰馬都冇有,哈哈,笑死我也。”

烏通嘲笑幾聲,甩了下馬鞭,也持著長戟拍馬上前,打算親自殺幾個敵人,過過手癮。

他胯下的汗血寶馬,全力奔跑起來,迅捷如飛,很快就追上了狼駒騎,意氣風發。

隻是,當兩軍終於接觸,衝殺起來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烏通吉被嚇破了膽。

衝在最前麵的一名烏通族勇士,攥緊手中長槍,看準了前方的一個敵人的心口,紮了上去。

按照以往,以他們狼駒騎的速度,這一槍紮上去,直接能把敵人紮個對穿。

可這次,他遇上的是鐵浮屠。

他速度很快,紮的也很準,隻是長槍紮上去之後,給他的感覺,好像一槍紮在了城牆上。

狼駒騎為了速度,用的並不是鋼槍,而是木製的槍桿。

他手中槍桿立刻彎折起來,巨大的反作用力,將緊握槍桿的他,直接向後頂飛出去。

“怎麼會——”

這個念頭剛在這名勇士的心頭升起,對麵的鐵浮屠已經衝過來了,後發製人,鐵浮屠騎兵手中鋼槍一刺。

“噗呲!”

被紮成對穿的,是他自己。

而對麵的,被他的長槍刺中的虎賁騎兵,隻不過後仰了下身子。

同樣的景象,在不斷地重複。

火速衝到鐵浮屠麵前的狼駒騎,一個接一個的倒下。

烏通吉都看傻了。

怎麼回事?

這些鐵浮屠騎兵……明明這麼慢,為什麼……這麼強?

他們身上穿的什麼?為什麼……武器對他們補齊作用?

他的輕視之心,終於收了起來,定睛一看,才發現這支大軍的不同。

為什麼自己的狼駒騎一槍紮過去,冇把敵人紮死,反倒把自己頂飛了回來?

因為眼前的敵人之間,居然每三四個人,就用鐵鏈相互連在一起的。

雖然狼駒騎的長槍,冇有破掉他們的鎧甲,但衝擊力還是有的。

鐵浮屠被命中的士兵,正常也該倒下。

但是,一個人被紮,有身邊至少兩個人分擔衝擊力,如此一來,這力量就被減弱了很多,以至於到最後,就隻稍稍仰了仰身子。

這還不是最令烏通吉心驚的。

更令他害怕的是,鐵索連騎所帶來的衝擊力,是翻倍增加的。

鐵浮屠的衝擊速度,的確不如狼駒騎快,但也隻是慢上兩三分而已。

騎兵該有的衝擊力,一點不差,甚至因為身上的重鎧,還比普通的騎兵衝擊力更強。

狼駒騎衝過來,第一次攻擊之後,基本上衝勢就緩了下來。哪怕他殺了一名敵人,接下來的戰鬥就基本上靠馬上拚戰了。

但鐵浮屠不一樣。四個人鐵索連在一起之後,也更加穩定,四個人並排在一起,簡直就是人形坦克,根本無法阻擋。

鋼槍將麵前的敵人頂飛,甚至插個對穿之後,向前的衝力仍在,能繼續向前,直麵敵人的第二排,第三排!

鐵浮屠鎧甲本來就比尋常的鎧甲重一倍。

想在馬上把兵器玩出花來,比較困難,尤其是衝鋒,不需要華麗呼哨,隻需要列陣,將鋼槍提起來夾在腋下,用力挺著就是。

有幾個鐵浮屠的士兵,手中的鋼槍甚至串糖葫蘆一般,插上了兩三個人,推到後來胳膊都抬不起來了,不得不把手中鋼槍放下,設法抽出來再繼續殺敵。

鐵浮屠騎兵之間勾連用的鐵索,也不僅僅是鐵索而已。

每兩個人之間的鐵索上,都掛著三個生著尖刺的鐵球,每一個都有拳頭的兩倍大小。

這些鐵球狀如狼牙錘,但上麵的尖刺,卻比狼牙錘上的齒更尖銳,鋒利。

這些鐵球,能非常有效的對第一波衝擊未能殺死,隻是落馬的敵人,造成二次傷害。

鐵浮屠的速度再慢,也是戰馬衝鋒。

在這種速度之下,鐵索中間的鐵球,就算冇有刺,呼嘯著撞在人身上,也足以要人性命。

帶上尖刺,隻會讓敵人死的更徹底。一撥過去,黝黑的鐵球幾乎個個上麵都覆滿了鮮血,甚至有的鐵球的尖刺上還掛著敵人的碎肉,殘肢……甚至還有戰馬的。

戰況一邊倒。

鐵浮屠完勝!

第一波衝鋒過後,五千狼駒騎至少有三千人永遠都站不起來了。

剛剛還意氣風發的烏通吉,宛如看見了煉獄降臨人世,頓時被嚇破了膽。

他立刻勒住了韁繩,迅速調轉馬頭。

也得虧他對麵前的敵人輕視的厲害,纔沒有像往常一樣身先士卒,衝在了最後麵,才保住了一條小命。

“撤!撤!快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