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通吉喊了聲撤退,也不管身後的友軍了,駕馬往城中飛奔。

他有胯下的汗血寶馬,逃命速度非比尋常,身後的鐵浮屠大軍,被他遠遠甩開。

隻可惜剩下的狼駒騎,就冇那麼好運了。

兩軍已經對衝在一起,調轉馬頭已經冇那麼容易了,調頭的功夫,足夠身後的鐵浮屠追上來給出致命一擊。

好在鐵浮屠的衝勢,終於還是被狼駒騎給止住了。

就是止住鐵浮屠衝勢的代價有點大,狼駒騎,至少冇了一半!

還活著的狼駒騎士兵們,如今滿腦子都是懵的,他們也想逃,隻是逃不了,隻能跟鐵浮屠硬抗。

騎兵,最可怕的就是衝鋒,一旦衝勢緩下來,靠的就是雙方的實力比拚了。

近距離交戰,反而比較容易應對。

這是常識——也是倖存的狼駒騎們現下的錯覺。

“跟他們拚了!”

“殺!”

“大炎人體格不如咱們,砍他們的馬,強迫他們下馬與咱們交戰!”

狼駒騎士兵們呼喊著。

可當他們把拿著手中兵器,往鐵浮屠戰馬身上揮舞的時候,才發現他們又錯了,錯的那麼離譜。

北莽的冶煉水平,本就不如大炎,兵器裝備質量,原本就比大炎差。

而他們麵前的,又是加厚了一倍甲片的鐵浮屠,鋼刀砍在上麵,人也好,馬也罷,都屁事兒冇有,反倒是他們手裡的刀,有的砍出了豁口,有的直接崩斷。

“瑪德,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一名士兵想砍馬腿,卻被馬腿上包著的脛甲彈回了刀,不光刀壞了,還震的他虎口生疼,驚恐的叫罵了一句,下一秒就被馬上的虎賁騎兵砍死了。

還有人想試著把兵器往人的關節部位懟,可匆匆看過去,鐵浮屠士兵,身上冇有一處不在包裹的,就連鞋子,表麵也有一層鋼甲覆蓋。

全身上下,唯一露著的,就隻有眼睛了。

可是在混亂的戰場上,去攻擊敵人的眼睛,有多困難?

鐵浮屠的腳步雖然放緩了,卻依舊在挺近。很快,五千狼駒騎全倒下了。

隻有不到百人有機會調轉馬頭,跟著烏通吉回到了城內。

城牆之上觀戰的城主,早就看得兩腿發軟。

從他的視角看,震撼的程度,絲毫不必親自上陣來的差。

他隻看見,狼駒騎和鐵浮屠遇上之後,就如稻草碰到了鐮刀一樣,成片地倒下。

鐵浮屠衝殺過後,緩緩前行,露出了身後兩軍剛剛碰麵的位置,原本一片黃沙的地麵,已經變成了一片暗紅。

那紅色之上,更是有不少士兵的軀體,橫七豎八地躺著,太陽光一照,反射出一片慘紅的光。

“這是……什麼軍隊?怎地如此恐怖?這軍隊,莫非是……地獄裡來的?”

城主渾身冷汗,喃喃自語。

城門之下,烏通吉終於策馬狂奔,回到了城內。

烏通吉進城之後,翻身下馬,腿一軟,一個不慎踩空,直接摔了下來。

附近的士兵連忙過去扶他,卻被他一腳踢開。

烏通瞪大眼睛,驚恐萬分,大吼著下令道:“彆管我!去關城門!快!關城門!”

“絕不能讓敵軍進來!這支軍隊要是進來,頑城就冇了!”

逃回來的路上,烏通吉心驚不已地回頭看了幾眼。

他親眼看到了自己引以為傲的狼駒騎,在敵軍的麵前潰不成軍,像豆腐遇上了鐵錘一樣,撞的稀碎。

他是烏通部族最強的勇士,帶兵打仗這麼多年,北莽什麼部族的軍隊都領教過。

他也遇上過一些強大的軍隊,但再強大,也冇強到這麼離譜過。

他從冇見過這樣一支恐怖的騎兵,能一舉將他的五千狼駒騎全殲。

身後的士兵手上速度很快,立刻把城門關了個嚴嚴實實。

三千虎賁的速度還是稍慢了一點,一個都冇能進城。

頑城城牆上,弓箭手悉數就位,烏通吉也爬上了城牆,往下看。

城牆之下,三千虎賁騎兵渾身浴血——浴的是狼駒騎的血。

尤其他們身上的鎧甲外麵還有層棉布。

不管是人也好,戰馬也罷,一團血濺在外層的棉甲上,蘊散開來,麵積能比原來大三倍,視覺效果賊強。

烏通吉攥起拳頭,狠狠往城牆上砸了一下。

這些大炎人,竟然把他部族最強的騎兵給滅了!

那可是他部族上下,花樂無數的時間,金前,和心血,才組建起來的軍隊!

回到了城內,城門禁閉,烏通心中的畏懼漸漸散去,換上憤怒湧上心頭。

看著敵軍緩緩後撤,馬上就要離開射程之外了,烏通吉當機立斷,大喊道:“傳令!所有弓箭手都上城牆,放箭!把這些敵人,全都射死在城下!”

上千名弓箭手湧上了南門城牆,分作四排站著,搭弓射箭,前後輪換。

箭矢如下雨一般,往鐵浮屠軍陣中落去。

“該死的大炎人!竟然突入至我軍射程之內,我要你們……全都死在這裡!”

烏通吉看著箭雨馬上就要落在鐵浮屠頭上了,咬牙念道。

可令他冇想到的是,鐵浮屠全軍一點也冇有躲避的意思,也不提速,就催著胯下戰馬,直接掉頭,對著密密麻麻的箭雨,悠哉悠哉地往前走。

這些大炎人,是傻了嗎?

箭雨齊下,還不快點後撤,要任由自己被箭雨射死在這裡?

烏通吉想不通。

但下一秒,他就明白了。

第一波箭雨落在了鐵浮屠軍陣之中。

想象中敵人一個一個全都從戰馬上摔下來的場景,並冇有發生,那些北莽特製的,頗具殺傷力的箭矢,落在他們身上,竟然一根都留不住,全都往四周彈落。

偶然有兩根冇掉下來的,也隻是掛住了麵甲,在他們身上耷拉著而已。

鐵浮屠唯一的弱點,眼睛,也被他們用手擋住了,反正不是衝鋒,慢慢往前挪動,都不需要用眼看。

至於馬匹的眼睛……那目標是在太小了,北莽軍中不至於人人都是神射手,偶有命中,也隻不過損失一批戰馬。

“這……這些敵人,竟然……不懼弓箭?”

“這豈不是……刀槍不入?”

城主驚恐地坐在了地上:“這就是大炎的實力嗎?將軍!快想想辦法!他們要是攻破了城門,咱們就完了!”

——節奏會儘量加塊,大家莫急莫催,畢竟是一百五十萬字了,整本書的故事內容基礎已經奠定,不可能還像之前一樣,不求內核,隻顧唰唰唰裝逼打臉,那樣下去,整本書很快就會崩了——針對這點,我極有經驗。所以一句話,我寧願少兩個冇耐心的讀者,也不願意這本書寫廢。嗯,就是這樣。今天隻有三章,應該說近期最低也有三章,能多寫必定多寫給大家看!另外,感謝一直支援本書的讀者們,向大家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