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雖然在赤練等人內應的幫助下進入了頑城,但烏通吉的回防大軍來的太快,直接把徐懷安的隊伍堵在了門口。

這樣一來,秦牧的炸藥小隊,根本冇法接近物資,更不用說毀滅了。

徐懷安的任務很簡單,清理出道路,讓秦牧的炸藥小隊得以在城內通行!

但這個任務又很艱钜!

頑城內,可是有著一萬五千名北莽守軍的,其中五千,還是烏通部族的精銳部隊!

對上刀槍不入的鐵浮屠,他們如同豆腐一般容易被摧毀,可野戰旅的鎧甲,可冇那麼強悍。

念及同伴的安全,徐懷安隻能立刻結陣!

他下達命令之後,衝入城內的野戰旅士兵立刻行動起來。

野戰旅士兵人人都有盾,有槍,腰間還有佩刀,但訓練的時候,是有側重的,可以分為刀盾兵,長槍兵,神射手三種。

刀盾兵第一時間分作三排,以城門的寬度為半徑,先圍成了一個半圓。

第一排盾兵蹲著,右腳向後蹬地,左腿屈膝直立。將半人高的的盾牌擋在在身前,能完全把自己的身形蓋住。

第二排盾兵躬身舉盾,雙腳錯開,身子稍稍前傾。

第三排直立站著,高高舉起盾牌,也是雙腳錯開,以保證自己能承受敵人的重擊而不倒下。

雖然盾兵分成了三排,但因為野戰旅的特製的大盾防禦麵積較大,所以其實每一排士兵與士兵之間都是有距離的,三排的人穿插在一起,距離其實非常緊密。

這三者的盾牌擺放,也非常講究,互相交疊在一起,但第二排躬身盾兵的盾牌,是放在其他盾牌後麵的。

因為這三個姿勢,上下都不是很穩,敵人進攻,衝擊下麵的盾牌,大多數攻擊都會落在盾牌上緣,容易造成底下的盾牌上翻。

而頂部的盾牌,因為高度原因,受力多在下緣。

所以需要中間的刀盾兵,將自己的盾牌交疊在兩者中間,用躬身的姿勢,分擔衝擊。

這樣的陣形,能最大程度上削減盾牌的受力。

野戰旅早就操練了無數次,實驗證明,這樣的陣形,非常穩固,莫說是人拿著刀槍衝上來,就算是騎兵加上戰馬的衝擊,也能勉強捱上一兩下。

而且野戰旅,可不光會防禦。

刀盾兵相互交疊的盾牌之間,是有特彆預留的縫隙的。

這些縫隙,隻有半個碗口那麼大,留給身後的槍兵做攻擊用。

野戰旅中的槍兵分支,手中的鋼槍是特製的,他們背後會比普通士兵多背一截鋼棍。

這一截鋼棍,和他們手中的長槍粗細對等,鋼槍末端和鋼棍前段是鐵匠細心琢磨出來的榫卯結構。

平日裡手中鋼槍殺敵,結陣之時將身後鋼棍取下,往鋼槍上麵一懟,然後一轉,便能連成一體。

將此長出了一半的鋼槍從刀盾兵盾陣的縫隙中穿過去,槍兵可以用儘全身力氣向前往前推,槍尖過處,除了自家的鐵浮屠,穿什麼鎧甲的敵人都能戳個對穿!

“放緩步調!丙級步幅,推進!”

徐懷安騎著高頭大馬,見陣形已成,下了推進的命令。

步幅,是梁休的野戰旅平日陣法訓練中的一大特色,分為甲乙丙丁戊五級。

甲級為全速衝殺,要求士兵根據各自的情況,全力殺敵,用在敵弱我強的情況下。

戊級為原地固守防禦,刀盾兵將大軍團團圍住,陣形也會由三排,增加至四排堆疊,盾牌之間不留縫隙。

除了舉盾的人之外,後方槍兵也放棄攻擊在後麵擋著,將盾陣的防禦屬性發揮到最大,用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意在把友方軍陣煒城一個鐵桶,儘可能多的拖延時間,最大程度的保證隊伍不會減員,以待援軍。

從甲級到丁級,越往後,步幅的規定的越加嚴格,要求每個士兵都熟記每個等級,每一步該邁出多少距離,無論個體高矮胖瘦如何,都要嚴格執行。

丁級步幅,要求士兵之間步幅差距不超過半尺。這樣移動速度會降低,但是穩固程度會大大提升。

徐懷安不知道南門將敵軍引出去多少,隻能滿打滿算,當頑城內還有兩萬守軍來執行。

徐懷安帶領的野戰旅,總人數不過六千人,差不多是敵軍的四分之一,而且還有一大半冇進來,城內不過一千五百多人而已。

謹慎起見,他下達了丙級步幅推進的命令。

刀盾兵開始往前走,丙級步幅,一步不過一尺,也就三十厘米的樣子,放在兩軍對壘之中,算得上是蝸牛爬的速度了。

推進期間,城門兩側一旦有了縫隙,就有刀盾兵立刻衝上去補全。

這樣緩緩推進,盾陣的圓弧將會像漣漪一般,緩緩擴張開來,逐漸張開安全區域,讓身後友軍能全部進來。

“殺!殺!殺!殺!”

野戰旅的士兵們口號喊得整齊劃一,如雷鳴陣陣,震耳欲聾,叫人頭皮發麻。

頑城守軍氣勢洶洶,高喊著殺來,臨到陣前,卻發現野戰旅無懈可擊,手中兵器,不論是長槍還是莽刀,都根本破不開盾陣的防禦。

哪怕是人快跑著,接著速度衝上去,淩空飛起一腳,跺在盾牌上,也無濟於事。

隻有受擊的盾牌會稍稍向後歪一小下,然後瞬間恢覆成原來的樣子。

而衝上來的敵人,卻會迎來盾後鋼槍攻擊,刺中了,不死也是殘廢。

盾後麵的長槍,倏地快速捅出,不管有冇有紮到敵人,都會迅速被抽回去,然後重新發力。

頑城的守軍的確衝過來了,而且還將野戰旅這點人給團團圍住了。

可是在野戰旅這種陣形之下,卻毫無辦法,隻能眼睜睜看著刀盾兵步步往前推進,而他們自己,卻隻能緩緩向後移動。

“烏通將軍!大事不好了,北門!北門已經被破了!已有數千人衝進城了!”

“什麼?怎麼會這麼快?數千人?騎兵嗎?”

手下士兵來報,烏通吉震驚萬分,一把抓過報信兵的衣服,將他整個舉在半空問道。

“不……除了敵軍將領之外,都是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