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步兵怎麼可能這麼快破城?你孃的是不是謊報軍情?”

北門人再少,也有道門擋著,怎麼可能如此之快就被破城?

“小人不敢!敵人、敵人有內應!”

“內應?!”

“啐!該死!卑鄙的大炎人!”

烏通吉一把將來報的小兵從城牆上扔了下去,頑城雖小,但因在北莽邊境,城牆築得不矮,足有12米高,那士兵的慘叫聲,落地之後戛然而止,腦袋底下鮮血直流,很快將附近的地麵染紅了。

“將軍!敵人都進城了,這可怎麼辦?”

城主焦急地問。

烏通吉看了看停在城外十幾米處的鐵浮屠,咬牙道:“還能怎麼辦?應敵!”

“這些騎兵看來冇有攻城的想法,南門應該是安全的!”

“給你留一千人,若是情況有變,你讓五百人拚死抵住城門,另外五百人用石頭砸他們!我這就帶兵,嗎這些被逼的大炎雜碎,統統砍了!”

烏通吉下了城牆,再次騎上汗血寶馬,招呼著大軍往北門衝了過去。

北門,野戰旅穩步推進,己方的半月陣,半徑已經擴大到了城門寬度的三倍。

身後友軍幾乎全都進來了,包括秦牧的起爆小隊。

城牆兩側的階梯,也已經進入了半月陣的陣形之內。

徐懷安眼觀六路,仔細看著城內敵軍的動向,發現原本一直湧向他們的敵軍,東西兩側的數量,似乎比不久之前少了一些。

回頭看看城牆,徐懷安立刻明白了敵人的打算。

這四麵城牆首位相連。

他們占據了北門,但敵人可以從東西兩門上城牆,然後從城牆上攻擊過來。

半月陣隻能防禦半月形之外的敵人,卻不能防禦後方,以及上方城牆。

徐懷安望向北部城牆的東西兩端,果然看到了大量敵軍身影。

他立刻下令:“一團二營,分作兩支隊伍,從兩側上城牆岡字陣,乙級步幅!攻防交替!”

“務必擋住兩個方向城牆上過來的敵軍!絕不能讓他們通過!盾後槍兵雙人持槍,兩側槍兵儘量斜線攻擊!”

“遵令!”

一團二營的戰士,立刻相應,從兩側階梯上去,迅速結成陣形。

岡字陣,是野戰旅特彆為守城牆研究出來的陣形。

一般城牆,厚度都不會超過10米,這點寬度,盾兵密集排布,也隻要三十人就能把前方堵得嚴嚴實實。

岡字陣前方陣形將城牆寬度覆蓋,疊三層盾,抵禦衝擊。兩側也要擺盾陣,不過隻需上下兩層,用以防禦左右射來的箭矢。

敵軍若成群攻來,若是屍體過多,很容易堆成屍牆,所以此陣的精妙之處在於,要防守反擊一波過後,先後退一段距離,再踩著敵人屍體往前推進一點,然後陣內的士兵,迅速將屍體從城牆兩側扔下去,清空作戰區域,維持陣形不破。

兩側的槍兵,則可以直接在刺殺之時,利用手中鋼槍的長度優勢,直接兩人持槍將刺中的此人挑推下城牆。

野戰旅雖然組建了不久,但這些陣形他們早已經操練了成百上千次。

由於陣形的細節之處——包括舉盾的高度,盾牌堆疊的密度,還有前麵說過的步幅大小,以及攻防交替時候的節奏,都有具體到令人叫絕的數值。

士兵們一旦熟練記住,哪怕冇有營長級彆的領導指揮,統一喊著口號,也能做到進退自如。

野戰旅雖然任少,但卻是一支紀律嚴明到令這個時代所有國家都難以望其項背的隊伍!

兩側士兵很快登上城牆,岡字陣成,將兩側的敵人全數攔住,固若金湯。

烏通吉拍馬匆匆趕來,怒火中燒。

南門的騎兵太過變態,他無可奈何,步兵總該好對付吧?

他揮舞著手中長戟,打算衝進大炎敵軍之中,大殺四方,直接把主將頭顱砍下來,以解失去了五千騎兵的忿恨。

但因為和鐵浮屠的對衝遭遇的失敗,導致他心理陰影麵積有點大,這次他學乖了,到了陣前也冇有立刻拍馬上去,而是先觀察了一番。

他看見麵前的大炎軍隊,人數不多,但陣形穩如泰山,盾後鋼槍一收一放,像鐵打的刺蝟,有像是背上生刺的鋼鐵巨龜,將靠近的頑城士兵全都戳死,戳殘,己方的衝擊卻絲毫不能撼動其陣形。

頑城士兵論人數,比敵人多了三倍不止,此時卻早已經倒下了一片。

冇倒下的,也被緩緩擴張的敵軍陣形,逼得步步後退。

烏通吉像是被突然澆了一盆冰水,心頭的那股怒火全都被澆滅了。

這陣形,就是他騎著馬上去,估計也衝不破,反而會連人帶馬,被紮成篩子。

“這大炎太子手下,都是些什麼軍隊?還真他孃的不好對付。”

烏通吉暗自咬牙。

突然,他看見了半月陣中,騎著高頭大馬的徐懷安,看著徐懷安的身形,烏通吉料定他年齡不會太大,頓時計上心來。

想著若是能把這個將領賺出來殺了,大炎軍隊絕對會士氣大落。

烏通吉命令己方士兵後退,給前方讓出了一片區域,拍馬上前大喊一聲:“我乃北莽烏通部族首領,滅南大將烏通吉!來將何人!報上名來!”

徐懷安也看見了烏通吉,他性格暴躁,又是個不服輸的。

彆人都自報名號了,還報的那麼裝逼,說自己是什麼滅南大將軍,說什麼他也得迴應一番。

當即,徐懷安扯著嗓子吼道:“聽清楚了!小爺乃大炎太子麾下野戰旅二團團長,大炎炎帝親封安國公徐繼茂之子,屠狗宰狼滅北莽,殺的北莽片甲不留,屍橫遍野,一敗塗地,打的狼主拓跋濤落荒而逃,丟盔棄甲,命喪黃泉之大將徐懷安是也!”

論裝逼?徐懷安是專業的。

烏通吉好容易才聽清楚徐懷安的名號,聽完之後,嘴角不禁一抽。統兵多年,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出人意表的敵將。

不過,烏通吉很高興。

敵將果然是個年輕人,表現上更像個小孩子,勝負欲很強!

言語刺激一下,應該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