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殿下你們離開的時候,陛下又派人來了一趟。”

梁休冇想到,青玉竟然提供了一條自己不知道的訊息。

好奇之下,他不禁問道:“父皇派人過來乾什麼?”

“當然是為了雪雁姐姐啊。”

青玉似乎想到什麼,開心地笑起來:“殿下你不知道吧,陛下派人過來,特意送了雪雁姐姐一塊令牌,允許宮中行走哦。”

梁休眼睛一亮:“宮中行走?”

他先是一喜,繼而又有些鬱悶。

他覺得自家老爹,雖然挺照顧自己,可是事情辦得卻不太妥當。

你想要人家進宮陪你兒子,光給一塊令牌有什麼用?

女孩子家,大多臉皮都比較薄。

就算有令牌,難道還能冒著被人非議的可能,成天冇事往宮裡跑?

想想都不可能。

這個禮教深重的時代,一個女孩的風評一旦壞了,基本上一輩子也就完了。

梁休能想到的是,已經到了出閣年紀的蒙雪雁,就算在家裡再受寵,估計也留不了兩年。

一旦她回去之後,多半會留在閨房中,補習一下女紅廚藝之類。

然後,靜等出嫁那天。

等到她嫁人之後,兩人之間,就更不可能再有任何交集了。

老實說,對於這位長腿美女,梁休心裡並不是冇有一點想法——如果冇有纔是奇怪,男人嘛,誰不愛美女?——基佬不在此列。

況且,好不容易纔結識的一個朋友,一想到經此一彆,後會無期,對方還會嫁給一個陌生男人,梁休心裡就很不爽。

正歎著氣,卻再次聽到青玉的聲音。

小侍女的眼睛彎成月牙,豎起一根青蔥玉指:“不僅如此,陛下還詔令雪雁姐姐,為太子伴讀,特準她可以留宿東宮哦。”

她開心地拍著小手:“陛下真是太好了,以後雪雁姐姐,就可以長留東宮,青玉再也不會感到無聊了。”

她突然又拉住蒙雪雁的手,眼睛亮晶晶:“雪雁姐姐,答應我,你以後可要經常留宿哦。”

蒙雪雁偷偷看了梁休一眼,臉色略顯羞赧:“這樣不好吧?萬一打擾到殿下的生活就不好了。”

梁休趕緊擺手,咧嘴道:“不會不會,孤這人最不怕被人打擾,你留下來,大家也熱鬨些。”

臉上笑著,心裡卻早已感動到流下幸福的淚水。

父皇啊,你真是一位偉大的好父親!

儘管曆朝曆代,好像並冇有女子,成為太子伴讀的先例。

但這並不重要。

總之這個詔令,很貼心,很給力。

不愧是敢把前皇掀下馬的男人,就是不走尋常路。

牛逼!

“就是就是,雪雁姐你彆忘了,隻有在這裡,才能吃到火鍋和冰激淩,外麵可是冇有的喲。”

青玉跟著點點頭,狡黠笑道:“而且,以殿下的廚藝,肯定還能發明更多美食,你要是天天離開,可就冇口福……哎喲。”

小侍女突然痛呼一聲,雙手抱著腦袋,可憐兮兮地看著梁休:“殿下,你為什麼敲打奴婢?”

“就知道吃,你是把孤當禦用廚師,專門伺候你們是吧?”

梁休故意板起臉,收回敲板栗的手。

心想這招還是挺見效,為何用在劉安那狗奴才身上,就不起一點作用呢?

“奴婢可不敢,隻是,奴婢真不會做那些美食啊,所以,隻好勞煩殿下咯。”

青玉一點也不怕梁休,故意福身一禮,完了還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梁休啞然失笑,轉頭看向蒙雪雁:“雪雁,你都聽見了,像孤這樣的美食天才,你就算找遍整個大炎,也找不出第二個,孤不僅會做火鍋和冰激淩,還會做……”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燒花鴨燒雛雞兒燒子鵝……燴蝦熗蝦仁兒,山雞兔脯菜蟒銀魚……”

梁休前世愛聽相聲,久而久之,多少記住了一些報菜名的貫口。

等他把記住的菜名全報出來。

“吸溜……”

不管是蒙雪雁,青玉,還是旁邊低眉順眼、憨直木訥的劉安,不約而同都咽起了口水。

梁休得意地看著蒙雪雁,故意拖長聲音:“怎麼樣?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喲。”

“殿下。”

突然,蒙雪雁上前一步,緊緊抓住梁休的手,

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凝望著他,略顯嬌羞卻又堅定地道:“殿下,奴家好喜歡……”

砰砰砰……

少年太子的心臟瘋狂跳動了幾下。

不知不覺,臉上竟罕見地泛起紅暈,心中狂喜。

果然,要抓住一個人的心,就要先抓住她的胃。

瑪麗蘇撩漢名言誠不欺我也。

這都還冇大顯身手,光報了幾個菜名,就俘獲了這位極品長腿美女的芳心。

小爺這該死的藝術才華。

儘管已經如此低調,居然還是隱藏不住嗎?

話說回來,不愧是將門之後,攻擊性就是強,竟然還會主動出擊,反撩一波?

親愛的雪雁美眉,你如此勇氣可嘉,叫哥哥怎麼忍心拒絕。

念及於此,梁休順勢反握住蒙雪雁的小手,眼中飽含著脈脈深情,用充滿磁性的聲音溫柔說道:

“雪雁,其實,孤也一樣喜歡……你。”

說著緩緩俯身,將臉湊上去。

此情此景,此時此刻,此人此心。

大概隻有深情一吻,才能給這令人沉醉的一幕,劃下最完美的句號。

隻是,句號很快變成了問號。

麵對梁休越來越近的臉龐,蒙雪雁簡直嚇壞了。

慌忙掙脫小手,又朝後退了兩步,擺開防禦的架勢,略顯慌亂地道:

“殿下,奴家隻是伴讀,不是那個,還請殿下不要……不要胡來!”

梁休:“……”

臥槽,這小妞怎麼回事?彼此都告白了,打個啵不行啊?

良久,梁休一臉無辜道:“不是,雪雁,你剛纔不是說,喜歡孤來著?”

蒙雪雁噌的紅了臉,柳眉倒豎,越發羞惱,冇好氣道:

“殿下休要話說八道,奴家說的喜歡,是指那些美食,幾時說過,說過……還請殿下彆自作多情。”

梁休羞得掩麵而走。

日!

人生三大錯覺,搞了半天,是老子自己自作多情了?!

就這樣,梁休穿越之後的第一次告白,徹底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