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重複著這樣的對話,循環不止,像極了小孩子罵架。

但烏通吉注意力全在徐懷安身上,徐懷安卻一直觀察著陣形推進到了什麼位置。

徐懷安和烏通吉對罵,烏通吉衝上來,烏通吉戰馬被捅死,然後又和徐懷安對罵。

這幾個過程中,野戰旅的戰陣一刻未停,依然以丙級步幅緩緩推進著。

終於,城外的六千野戰旅全進來了。

城門口地方尚還算寬闊,野戰旅士兵大多聚集在半月陣中間。

但再往裡走,就有建築物阻擋了。

徐懷安冇工夫跟烏通吉你來我往,觀察著地形,冷靜地下了命令。

“變陣!以連為單位,組群星迴旋陣!全軍乙級步幅!推進!”

群星迴旋陣,基本陣形也半月陣一樣,刀盾兵在外,槍兵在內。

隻不過群星迴旋陣,是攻擊陣形。

群星迴旋陣,最多12人一組,外圍隻有一層盾,防禦麵積冇那麼大,但會以鱗片的形狀圍城一圈,內部槍兵將長槍向順時針的方向偏轉探出一小段。

隊伍統一迴旋前進,攻防一體,盾牌防禦,外側探出的槍尖在陣法旋轉起來之後,俯視看下去,整個陣形就像是一片飛速旋轉的鋸片。

乙級步幅,乃是陣形推動的速度,而陣法中的士兵旋轉起來的速度,則要快的多。

此時變陣,是因為野戰旅全軍皆已進城,而且已經結成了強有力的防禦,清出來了一片區域。

這塊地方足矣立足。

今天的任務,主要是燒燬物資,殲滅敵人,隻是其次。

徐懷安需要給秦牧的起爆小隊,清出一條通往物資存放區的通路,好擺放炸藥!

命令下達之後,全軍齊聲呼喝:“殺!殺!”

半月陣突然加速,猛地向前推進了兩步,然後迅速後撤,用這一瞬間清理出來的空間,每個連隊迅速聚合在一起。

群星迴旋陣成型,原本渾然一體的六千大軍,瞬間散成了一個個小團體,猶如白天突然變成黑夜,群星躍然夜幕一般。

一個又一個的迴旋陣法,以剛剛三倍的速度向前挺近。

突然變陣之後,本來在半月陣前,已經適應了半月陣推進速度的一部分頑城士兵,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捲入了群星迴旋陣的“槍尖鋸刃”範圍之內。

陣內的鋼槍隻探出了三分之一不到。

也隻有如此,才能保持旋轉的過程中不會將敵人插死在槍頭上無法擺脫,敵人靠近鋸刃的範圍,隻會被旋轉的槍尖劃得遍體鱗傷,卻無法對陣法的行進造成阻礙。

群星陣法一出,頑城士兵再度急退,野戰旅控製的空間,又增加了。

徐懷安扭頭對秦牧說道:“秦牧,兄弟們會儘全力替你爭取時間,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放心,都到這裡了,保證完成任務!”

秦牧應了一聲,親自帶領這起爆小隊,矮著身子悄然從各群星陣中穿行而過,往物資存放地點衝去。

徐懷安終於不在陣中了。

烏通吉身邊,不少頑城士兵都倒在了群星陣外。

但群星陣各自分散,中間有了空隙,身為頑城大將,烏通吉是有能力從中穿行的。

烏通吉冇有浪費時間去再找一匹馬,如今頑城內的守軍個個都被嚇破了膽,必須儘快將他們鼓舞起來才行。

而鼓舞士氣的方法,就是斬殺敵將。

野戰旅陣形已經分散了,隻要士氣上來,以頑城的兵力優勢,一群人圍上一個陣法,死幾個人,總能把這小小的陣法給破掉的!

“黃毛小子!爺爺來取你性命了!殺!”

烏通吉提槍向前,躲過向他衝過來的幾組群星迴旋陣連隊,徑直衝到了徐懷安麵前。

“哈哈!來得好!小爺正想教你嚐嚐我的厲害呢!”

徐懷安大笑道,一踢馬肚,迎了上去。

看準了時機,徐懷安提起手中長兵就往烏通吉身上刺。

烏通吉也不愧是個將領,武藝還是很強的。他閃身躲過徐懷安這一擊,手中長戟橫掃,砸在了徐懷安的馬頭上。

戰馬嘶鳴,坐在馬上的徐懷安平衡受到了一定影響,而烏通吉,則趁著徐懷安搖擺的瞬間,欺身上來,長戟往徐懷安下盤一探一勾,妄圖用長戟上的橫刃,廢掉徐懷安一條腿!

徐懷安果斷棄馬,單手在馬背上使勁兒一拍,整個人微微彈起。

他腿一縮,踩在了馬鞍上,接著猛力一蹬,手中長兵掄了個半圓,從上往下,豎直地劈向烏通吉。

這一招威勢太猛,速度也夠快,烏通吉來不及閃避,隻能雙手托起長戟架住。

隻不過徐懷安的力量,本身就優於同齡人,這一擊又足足掄了個半圓,再加上躍至半空落下時的重力加成,所攜的力道,是常人力量的兩三倍多!

砸在烏通吉的長戟上,巨大的力量讓本來站立的烏通吉被破半跪了下來。

“啊!你這廝,好大的力氣!”

烏通吉最終咬牙撐住了,不過有點吃力。

相較而言,徐懷安就輕鬆多了,他不屑一笑,罵道:“我的兒,怎麼還跪下了?你我之間,不必如此多禮!”

烏通吉又被罵,怒氣沖沖,凶性上來,大吼一聲“你找死!”,接著,把徐懷安的兵器架到了一旁,站了起來。

二人頓時戰成一團。

秦牧帶領起爆小隊,隨身攜帶者梁休特彆給他們製作好的炸藥,迅速靠近了物資存放區。

幾個組著群星迴旋陣的連隊,應徐懷安的命令,沿路保護著。

到了物資存放地點,刀盾兵連隊首先衝了進去,再次變成防禦陣型,秦牧等人從他們身後走過,開始依次擺放炸彈。

梁休這次製作的炸彈,和以往不同,以往的炸彈,隻會爆炸。

而這次梁休在原本的炸彈基礎上,外麪包了厚厚一層沾染了火油煤炭。

這種炸藥點燃之後,不光會有爆炸效果,還會瞬間引燃外麵的沾染了火油的煤炭,無數燃燒的炭火會飛崩向四周,把所有易燃的東西,全都點燃。

為了避免誤傷到自己人,梁休要求,秦牧的起爆小隊,必須在佈置好炸彈之後,預留出引線,然後撤出爆炸範圍。

“糟了,大炎人的目標,是物資!物資!快,保護物資庫!”

頑城士兵人數眾多,哪怕秦牧的隊伍行動已經足夠隱蔽,但還是被圍在物資存放點的眼尖士兵給看見了。

當即就有人大喊起來。

——評分上漲0.1,爆更條件達成!今天七章更新完畢,明天更多少不確定,但應該不會少於四章的樣子——敢問各位,楚河我,短否?行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