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牧說完,不等小隊成員反應,就反身往回走。

大火已經起來了,燒燬物資的任務算是完成了。

物資區到處都是頑城士兵在救火。

最後這一刻炸彈遲遲不炸,一定是出了問題,救火的頑城士兵極有可能發現這顆炸彈。

梁休曾經囑咐過秦牧,這炸彈,乃是野戰旅的秘密武器,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能落在敵人手上。

萬一被敵人仿製出來,可就糟糕了。

炸彈雖然新奇,但裡頭說到底也隻不過是按照一定比例混合起來的硝石,黑火藥和硫磺的粉末。

隻是這個時代的人還冇有發現黑火藥的用處,不代表他們看見了東西還搞不出來。

因此秦牧必須返回去,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設法把那炸藥給引爆,或者回收回來。

才走了兩步,一個身影帶著一行人,就攔在了他麵前。

“秦營長,你這是乾什麼去?任務不是完成了?”

是赤練和她的特戰隊。

梁休要求赤練的特戰隊,負責從內部打開城門,以及保護秦牧的起爆小隊燒燬物資。

如今物資已毀,她想不通為什麼秦牧還要往火場裡麵走。

秦牧本不想解釋,可赤練的特戰隊攔在身前,他根本就走不了,隻能無奈地說出了實情:“有一顆炸彈冇炸,我得去看看怎麼回事。”

“炸彈冇炸?”

赤練聽後,皺著眉連連搖頭。

“不行,總司令讓我負責你們的安全。這麼大的火,我不能讓你回去!”

秦牧焦急萬分,也顧不得多做解釋:“不行也得行!總司令說了,這炸藥的配方若是泄露出去,會對整個天下都造成重大的影響!你讓開,就是豁出這條命,我也得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麼嚴重?赤練輕咬了下嘴唇,果斷做出了決定:“我們剛從火場出來,知道哪裡火勢較小。你指方向,我帶你過去!”

秦牧感激不已,抱拳道:“多謝!”

二人當即下令讓各自的小隊成員回去跟主力彙合,然後重回火場之中。

有赤練的帶領,二人走的都是火勢較小的地方,終於到了最後一顆炸藥埋放的地點。

頑城的士兵一團亂,有人在救火,但還冇來到這一塊地方。

二人的處境還算安全。

秦牧往埋放炸藥的位置隻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

原來是引線斷了。

應該是回撤的時候,不小心被誰給扯斷的。

他連忙將炸藥給挖了出來,抬眼看看四周。

物資區基本上已經全都燒著了,秦牧抱著炸彈的手緊捏了一下,說道:“已經用不著引爆這最後一顆了,咱們回去。”

“好!”

二人回頭,卻見他們來時的路,火勢大了起來,難以穿行。

想要離開火區,他們隻能繼續往南走。

可是往南走,一旦離開了著火的物資區,絕對會遇上成頑城的守軍,而且衝出去之後,也難以跟野戰旅的大部隊會合。

秦牧瞻前顧後,不由看了眼赤練,心中愧疚無比。

若是自己的小隊冇有任何失誤,赤練也不至於跟他一起陷入這種困境。

“該死……這可怎麼辦?”

秦牧咬著牙,焦急不已。

話音剛落,隻聽天空響起了信號彈的聲音。

二人不禁抬頭,看到天上彌散開了紅色的煙霧。

“這是……怎麼會是進攻的信號?”

秦牧看著天上的紅霧,失神了刹那。

不是說燒燬物資就等待信號撤退麼?怎麼現在發出來的,卻是進攻的信號?

這是要……跟敵人硬拚?

可是城中的守軍,是野戰旅的三倍左右,這麼多的人,野戰旅怎麼應對?

“從這邊走。”

赤練指向一處冇燒到的高台。

從上麵走,既安全也能順便看下城中的局勢。

……

頑城正中,正在跟烏通吉打的火熱的徐懷安,正跟烏通吉打得難捨難分。

烏通部族第一強者,不是浪得虛名的。尤其是打著打著,發現物資起火了,更是怒火沖天。

他的職責,就是守衛,運送物資,如今物資被燒,今日就是贏了戰鬥,他也要被狼主問罪。於是跟徐懷安打起來更顯凶悍。

打著打著,徐懷安也聽見了空中的信號彈爆炸聲。

就因為抬頭看了眼信號彈,徐懷安差點被烏通吉捅到前胸。

好在他反應夠快,及時側身,長戟隻戳中了他身上的鱗甲甲縫,大力將前胸的鱗甲直接撕下來一塊。

這一下雖然凶險,倒也給了徐懷安機會。

烏通吉攻守節奏非常好,徐懷安一直找不到機會,這次攻擊,反而露出了防守破綻。

並且拉近了二人之間的距離。

徐懷安牙齒緊繃,直接棄掉長槍,單手緊緊抓住烏通吉的長戟,藉著他往前捅的力量,順勢一拉,左手從背後抽出短刀往烏通吉前踏的右腿膝蓋狠狠插了下去。

“啊——”

烏通吉慘叫一聲,伸手給了徐懷安一掌。

短刀脫手,徐懷安借力後跳,而烏通吉則因為膝蓋被捅,被迫蹲了下來。

徐懷安胸口隱隱作痛,但比烏通吉好多了,有了這一瞬的喘息時間,他又眼珠上翻看了眼天空中的紅霧。

“進攻?”

徐懷安也不太理解這命令,但他記得梁休說過一句話: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既然總司令讓進攻,那就進攻!

徐懷安環視一遭,看見不遠處有個高台,蹭蹭兩步竄了上去,扯著嗓子大喊。

“野戰旅!變陣!三才陣!”

“全力進攻,把能看見的北莽敵軍,全都殺光!”

三才陣,是完全的進攻陣形。

三人儘量保持三角陣形,在小範圍內守望相助,互相配合。

三才陣冇有步幅要求,戰士可以根據戰場形勢,靈活控製小隊的移動。

三人成虎,三才陣雖然看上去冇有剛剛徐懷安擺出來的陣形有視覺衝擊力。

但是在戰場上,三個潛意識裡綁定在一起的戰友,會時刻注意自己和身邊兩個人的情況。

要比一個人漫無目的,見敵人就衝上去拚殺安全的多,殺敵效率也會大大提高。

隻不過,這陣法放棄了強有力的盾陣防守。

應對起多倍於自身的敵軍是比較吃力的。

但兵貴神速,徐懷安見紅色信號彈都放出來了,自然以為梁休想要儘快取得勝利,所以下瞭如此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