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名士兵成列站在南門後麵。

每人都用雙手頂著前麵的後背,最前麵的往前推著城門。

其實這根本用不著。

偌大一個城門,光是掛上門栓之後的堅固程度,也不是騎兵拿著槍桿子能衝開的。

否則,也不會有衝車這種東西了。

但,這是城主的命令。

突然間。

嗖!

一支羽箭插在了城門上。

“咚”!

羽箭上掛著一個球狀的東西,掉在了地上。

這球屁股上還有跟繩子燒著,呲著火花,發著“滋滋滋滋滋”的響聲。

頑城內的士兵冇見過炸彈,離得近的幾個下意識地退開一個小圈的空間。

“什麼東西?”

“誰知道,冇見過……”

“怎麼還冒火花?不會是大炎人弄進來的吧?”

“哈,笑死人了。大炎人?大炎人弄這種玩意過來乾嘛?看咱們兄弟看個樂嗬麼?”

“哈哈哈哈……”

幾個士兵笑做一團。

此時的南門城外,陳修然看見了從城中射出來的信號彈。

“藍色?莫非……”

陳修然眼前一亮,急忙下令:“停止衝鋒!虎賁營騎兵,後撤,遠離城門!”

最後一波衝過去的鐵浮屠立刻回撤歸陣,調轉陣形後退了一百米。

城牆上露了個腦袋尖兒的城主見他們撤了,茫然問身邊守兵小隊長:“他們……這、這又是要乾什麼?”

小隊長用呆滯的目光迴應他。

突然。

“轟隆!”

一聲巨響!

城牆上的城主,還有一眾弓箭手,頓時覺得地動山搖一般。

“娘哎,這又是怎麼了?”

城主好不容易穩住身形,眼睛正好看見一堆硃紅色的東西,從城下飛了出去,直飛出去十多米米才落地。

等城主認清了底下的東西,登時渾身哆嗦起來,指著城下,結結巴巴地問:“這……這……這不是我南城的城門麼?”

這次身邊的小隊長有迴應了:“確實是。”

頑城南門,已被炸開。

五百名頂門的士兵,處在爆炸中心的,被炸成了碎塊,外麵的,被爆炸的衝擊波轟飛了十幾米,落了一地。

爆炸之後,浸了火油的碳粉,碳末落在這些士兵身上,很快就燒著了他們身上的布料。

已經被炸死的,和隻是摔了一下的都還好說,要麼感覺不到灼燒的疼痛,要麼爬起來就能滅火自救。

最慘的就是那些要死冇死,還留著一口氣兒的,胳膊腿兒都抬不起來,隻能眼睜睜看著鎧甲的內襯著火,並且燒得越來越大,聞著自己的肉香,命喪黃泉……

城門已開,陳修然大喜,槍指頑城:“鐵浮屠!衝鋒!”

三千鐵浮屠浩浩蕩蕩,胯下戰馬再度狂奔起來,如潮水一般從南門湧入了城內。

高台之上,秦牧看見鐵浮屠悉數衝進城內,終於鬆了口氣。

他們進來了,形勢就不一樣了,彆說城內隻有一萬幾千的守軍了,就是有兩萬三萬,也不夠鐵浮屠殺的……

烏通吉正忍著膝上的痛指揮頑城士兵以人海戰術衝擊野戰旅。

纔剛剛有了點戰果,就聽見了身後的轟鳴巨響。

回過頭去,烏通吉遠遠地看見城門外騎兵接連不斷地湧入,魂兒都嚇飛了。

那可是連自己的五千騎兵都乾不過的變態軍隊,城內這些士兵,身上的鎧甲比那五千狼駒騎可差遠了。

對上鐵浮屠,還不是雞蛋碰石頭?

“撤!撤退!從東西門突圍出去!”

烏通吉吼了一嗓子,四下張望,找到一匹馬,一瘸一拐地衝過去騎上,拍馬就往東門逃竄。

徐懷安一槍掃過兩名頑城士兵的喉嚨,見烏通吉要跑,大吼一聲:“孫子莫逃!”

他掂起鋼槍反手握住,助跑兩步往前飛擲而出。

“倏——”

鋼槍從烏通吉所騎戰馬左後腿擦了過去,戰馬一個踉蹌。

雖然戰馬冇摔倒,但速度降了下來,跟烏通吉一樣,變得一瘸一拐的。

“嘖,歪了。”

烏通吉能看見鐵浮屠。

陳修然自然也看見了烏通吉要逃。

城中地形不夠開闊,陳修然當即下令,鐵浮屠大軍分為三路。東西路各500人,儘快趕到大門口阻住潰逃敵軍。中路2000人,分散開來,對付頑城士兵。

陳修然自己,當然一馬當先,駕馬去了東門方向。

烏通吉的馬一瘸一拐的,雖然跑得早,卻跟陳修然同一時間到了東門。

陳修然都不用開口,隻騎馬往東門前一立。

烏通吉就已經嚇得魂飛破散了。

五千狼駒騎可是毀在他眼巴前的。關上城門,鐵浮屠進不來,他可以暫時把那份恐怖的記憶給忽略掉。

可現在鐵浮屠就在眼前,烏通吉身子都軟了。

他眼前閃過一幅幅畫麵,斷臂,殘肢,一排排倒下的戰馬和狼駒騎戰士,還有那黃沙土地上,被染紅的大片土地。

每一幅畫麵,都讓他心中懼意倍增。

“都給老子上!攔住他們!攔住他們!”

烏通吉喊道。

跑是跑不了了,隻能想想怎麼保命了。

身為北莽將軍,烏通吉雖然打了敗仗,但為將者的本分還是有的。

他騎著瘸馬,仗著自己對頑城熟悉,七拐八繞地躲過了光著膀子到處找他的徐懷安,回到了城主府。

徑直走向了傳信閣。

“海東青!海東青!”

烏通吉人還冇走到傳信閣,嘴上就已經在喊了。

傳信閣立刻走出兩人,一人到一個大籠子旁邊,從裡麵抓出來一隻身形嬌小的獵鷹。

另一人則準備好了紙張筆墨,看向烏通吉。

這是北莽人特彆訓練出來,用作來傳信的。

它比信鴿速度更快,飛得又極高,用來傳信,既安全又迅速。

“寫……寫!”

烏通吉滿頭是漢,一瘸一拐地走到二人跟前,吞了口唾沫:“寫,大炎太子奇襲頑城,其會控製地火,頑城物資被全數焚燬,且其麾下有一支騎兵,刀槍不入,悍勇無匹,衝殺一合,滅儘五千狼駒騎……請狼主,速速從鹿州撤軍,回守駿城,以免被大炎,前後包夾。”

“快……送出去!必須送出去,否則的話,狼主就危險了!”

執筆的人唰唰唰寫完,將信紙疊起來,小心綁在了海東青的腿上,從窗欞間放了出去……

——好了,四章!有點累,實在是不行了……求大家給一波宣傳,來一波好評,麼麼噠!